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饱受虐待的赤橙

  走到半路赤宝就睡着了,还趴在言徽爵背上流口水。

本来言徽爵并没有感觉,直到脖子里有温热的湿润感的时候,他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这个女人……

强压着把她扔掉的冲动,快步回到了别墅,把东西给王妈后就立马上楼把她放到了床上。

她竟然还没醒!

言徽爵无奈,只好弯腰给她脱了鞋子,扒了羽绒服才把被子给她盖上。

想他言徽爵,何时为一个女人做过这样的事情!

等她睡的安稳了,言徽爵立即冲进了浴室,洗了两遍,那种温热湿润的感觉还在他的脑海里重复,挥之不去。

突然发现,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他的解药,不光他的洁癖对她没有反应,就连她把那棵铁皮石斛给吃了,他也没伤她一根毫毛。

言徽爵看着桌子上的那盆光秃秃的植物,心里虽然烦乱但也没那种想要杀人的冲动了。

别人都只知道他出门要带这盆植物,却从来没有知道它对他的意义。

难道真的会有一个女人能代替她吗?

言徽爵和往常的圣诞节一样,一夜没睡。

“赤橙你别跑,你给我停下来,快点!”赤宝在房间、楼梯和过道来回地穿梭,手指着前面的一团迅速移动着的白色肉球。

赤橙现在真是越来越难缠了。

都敢不听她的话了。

“赤橙,你再跑你信不信我把你的毛给你剃光?!”

赤宝快被累死了,站在一个空旷的房间里用手指着缩在角落里的赤橙,大口呼着气。

肺都快被他搞炸了。

赤橙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她,爪子往后缩着。

“赤橙啊!你有没有一点良心,我对你那么好,每天好吃的好喝的供着你,陪你玩,陪你睡,还陪你聊天,你还去哪找像我这样的人……哦,不对,是狐。”

赤宝见赤橙不动了,继续柔声说道:“行了,乖,快点过来,我带你去吃好吃的,一定不拔你毛。”

赤橙根本不为所动,他自从来到这里,几乎每天都过得是非人的生活。

啊呸!

过得是非狐的生活。

因为赤宝站在狐的角度上觉得粥好喝,每天都会喂赤橙喝粥,不喝就给他吃萝卜……

这样也就算了,赤宝每天都会“虐待”他,给他说一些乱七八糟他不想听的东西,还美名其曰是和他培养感情,建立联盟。

其实最根本原因是琉璃珠。

她做人都快两个多月了,却一点琉璃珠的消息都没有。

尽管她每天都会去言徽爵书房里查资料,还用他的电脑搜一些关于琉璃珠的事。

结果,每次都让她失望。

失望的次数多了,累积起来就渐渐靠近绝望。

她心里委屈,又没有能倾诉的人。

虽然和言徽爵相处的还算和气,从圣诞节以后他就对她不冷不淡的,有时候好几天都不见人影,也有时候他回来的时候她还没睡,两人就打个招呼,或者坐在一起看会电视。

但是她也不能和言徽爵说琉璃珠的事,更不能让他知道自己已经不是原来的西门芥了。

更更不能让言徽爵知道她是赤灵狐。

第四十章 饱受虐待的赤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