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八章 她会一直这样吗

  玉罕不知道昨晚赤宝发生的事,所以不能理解言徽爵过激的反应,揉了揉了还没睡醒的眼睛说道,“她可能只是去洗漱了,出不了事的……”

言徽爵先是一愣,接着便冲上了楼,将赤宝卧室的门关上以后才走向浴室。

浴室的门是锁着的。

他将耳朵贴在了门上,里面隐约能传出来“哗啦”的水声,而且浴室门下已经开始往外冒水了,就像赤宝第一次在这里洗澡一样。

“赤宝,你快洗漱完了吗?水都流出来了……”言徽爵的声音里透着小心,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会有一天变成这样,如此在意一个人,“赤宝,你再不出来我就要开门进去了?”

然而并没有人回应他。

言徽爵只好去拿了备用钥匙,当他打开门的那一刻,他才知道什么叫抽筋剥皮、刻骨铭心的痛。

赤宝蜷缩地蹲在浴室地板上,头发被花洒上流下的水尽数打湿,凌乱地贴在白皙又伤痕累累的背上和手臂上,眼神空洞、没有焦距,纤柔的手指一遍一遍地用力搓着早就被擦出血痕的肌肤。

此刻的她就如同一个木偶,机械性地重复着相同的动作。

言徽爵看到这一幕,眼睛仿佛被一根根冰刺刺穿,此刻他真的希望他瞎了。

“洗那么久了,可以了,快起来……”很温柔的语气,但说出这一句话却费了很大的力气,当他的手臂触及到冰凉的水的时候,他的心脏又被人狠狠地砸了一拳,闷疼到窒息,这个蠢女人,怎么会那么蠢!

赤宝没有动,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她的目光,触及不到任何的人。

言徽爵将淋浴的开关关上,然后放了一浴缸温热的水,将赤宝抱起来放在里面,“赤宝,和我说句话好不好?我是言徽爵……”他一边轻柔地清洗着她的头发,一边示意她给他说话。

结果,等他把她的头发都吹干了她都没说一句话。

“别碰我……别碰我……走啊!”赤宝感受到手臂上被人触碰了一下,立马将身体蜷缩起来往浴缸里面缩,刚干的头发又被弄湿了,而且言徽爵身上也被她泼了一身的水。

言徽爵只是想看看她的体温有没有恢复,才触碰了一下她的手臂,不料她的反应这么激烈,“好,不碰你,不碰你……”言徽爵将手臂急忙收了回去,脚也踉跄地后退了几步,将头转向一边抬手扶额。

看着呆滞的赤宝,言徽爵只好给梁辉打了一个电话,“让一名女医生过来,记得带镇静剂……”语气里透着无奈,“还有,带个心理医生过来。”

很快医生就来了。

赤宝被打了镇静剂,躺在卧室里睡着了,言徽爵帮她盖好被子就去了书房。

“言总……”等在书房的心理医生见言徽爵进来了,随即起身向前走了两步。

言徽爵挥手打断他,接着问到,“如果她受了很大的惊吓,会一直这样吗?”

第一百一十八章 她会一直这样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