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偷窃

  接下来的日子是平淡又有规律,月儿都关在房里专心修习娘亲教过的内功心法。一个月过去了,内力可以说是突飞猛进,连徐嬷嬷都赞叹月儿是武学奇才。

这一个月来,府里有人不断找茬,奈何月儿主仆三人连院门都不出,让那些想寻衅滋事的人也找不到借口。

这一日,月儿吃过早饭,盘腿坐在床上,开始修习内功,体内刚运行了一个小周天。

  门外忽然响起了嘈杂无比的声音,一个尖利的声音叫骂道:“死丫头,竟然敢偷东西,看我打不死你!”

 “我没有偷东西,你们这帮狗奴才仗势欺人,啊,你打我……”百合刚说到一半就尖叫一声,声音带着凄厉和愤怒。

  月儿清幽的眸中闪过一丝冷笑,走出房门就看到百合跌了进来,后面跟着几个粗使婆子和几个凶狠的丫头和家丁,最后进来的是后院的管事李氏,一群人来势汹汹,压根就没把蓝月儿放在眼里,李管事不屑的看了蓝月儿一眼,扭过头狠狠教训百合,“不长眼的贱丫头,你偷了二小姐的东西还敢这般叫嚣,来人啊,给我掌嘴!”

  蓝府中这些奴才都是柳氏提拨上来的,府中虽然还有几房妾室,但都被柳氏拿捏住了,这内宅可不就是柳氏一手遮天吗?她手底下的这些下人,自然谁也不放在眼中,何况月儿这样没娘又不受父亲疼爱的孩子。

  月儿脸色一沉,眼中划过不屑,冷声道:“谁给你的权利打本小姐的人,你难道忘记自己的身份,在有脸面也还是蓝府里的奴才,我这个嫡小姐在不受宠也是主子,你还想踩着我这个嫡小姐的头上吗?”

  李管事撇撇嘴,阴阳怪气的说道;“三小姐可别把这么大的帽子扣在奴婢的头上,奴婢胆子小可不禁吓。这百合手脚不干净,奴婢身为后院的管事,自当要向她问罪。”

  “你说百合偷了二小姐的东西,可有证据。”

  “当然有证据,二小姐的荷包丢了,荷包里有五十两银子,而百合身上正好被搜出十两银子,她一个小丫头怎么会有那么多钱,还不是偷的。”

  “你胡说,奴婢身上的银子是小姐吩咐买东西用的。”百合气愤的反驳。

  “哪有这么巧的事儿,二小姐刚丢钱你就说给三小姐买东西去了,你这个贱丫头偷东西,还拉上主子给你打掩护不成。”李管事冷冷说道。

  “你的意思是,因为百合身上有十两银子她就是小偷?百合解释说这钱是本小姐的你不信?本小姐说的话你也不信?”

  “二小姐来了!”丫鬟和家丁嚷嚷。

  人群自动从中间让出了一条道,月儿抬眼望去,就见蓝雨儿和几名丫鬟走过来。一身艳丽的绯色长裙,盘叠在脑袋上的随云髻,装饰着红宝石打造的头簪。骄傲得宛如一只孔雀。

  “是哪个贱人偷了本小姐的荷包,看我不打断她的腿。”蓝雨儿骂道。

  “二小姐,奴婢在百合身上搜出来十两银子。”李管事冷睨了百合一眼。

  蓝雨儿一脸鄙夷地看向百合,指着她道;“是你这个贱丫头偷的?手脚如此不干净,果然是下贱坯子,给我打!”两个婆子作势上来挥手就要打百合,只听“啊。。啊。。”两声,两个婆子就被徐嬷嬷踹出院子去了,趴在地上直哎呦。

  “怎么回事?”蓝雨儿问道。

  “谁把她们踹出去的?”一旁的丫鬟们议论着。

  “没看见啊!”

  “是徐嬷嬷,原来徐嬷嬷武功这么厉害啊。”

  “二姐连问都不问百合一声就动手,你说那十两是你的可有证据?”蓝月儿问道。

  “已是事实俱在,她还有何话说?她一个小丫头哪来的钱?不是偷的难不成还是你给的?”蓝雨儿呵斥道。

  “钱是妹妹给的,吩咐她出去买东西用的。”

  “三妹包庇百合也不找个好点的借口,看你那穷酸样能拿出十两银子?”蓝雨儿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府中谁不知道你领不到月银。

  李管事沉着脸,冲蓝月儿冷言道:“三小姐,虽说您是主子奴婢是仆,可是夫人一向贤明,最是懂得赏罚分明的,这贱蹄子偷二小姐的银子,你这么不分清红皂白护短,夫人那里也说不过去吧。”李管事鄙夷的看了百合一眼,冷冷一哼,挑衅的看了蓝月儿。

  月儿冷冷望着李妈妈道;“百合给我掌嘴。”

  李管事一惊,没想到三小姐会是这样的反映,若是以前这三小姐定然会吓的瑟瑟发抖,现在看这三小姐怎么跟换了一个人似的。

  百合上前抡圆了胳膊就扇,啪啪几下李管事的脸就跟猪头似的。过了片刻,李管事才从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中反应过来,这些年在后院里,谁不恭恭敬敬的讨好她,一个贱丫头竟然敢打她?

  这让她如何能咽下这口气,李管事顿时怒火攻心,一手捂着被打的左脸,一手指向百合,“你敢打我,我让夫人把你卖进青楼接客!”

  李妈妈刚一说完,人们紧接着就听到又是一声“啪——”的脆响,脸上又被扇了一个耳光。

  “嘴巴如此的不干净,是早上忘记漱口了呢?还是你天生就有口臭的毛病?”月儿幽幽地开口,从袖中拿出锦帕擦了擦手,仿佛手上沾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李管事似乎也被这几个耳光打傻了一般,没有再出言辱骂。

  “百合,你今天只管打死她,一个卑贱的奴婢,我身为蓝府嫡女,自当有理由惩治恶奴,今儿个我到要看看,身为蓝府嫡女的我,是不是连个奴才都不能惩治。”

而此时,老爷蓝诺偕同二姨太,两个青年人,外加一堆丫鬟婆子,浩浩荡荡的进了晴园。

二姨太站在一边,看着这出闹剧,眼中划过一丝得逞的笑意。

  蓝诺看着这个三女儿,想不明白了,蓝月儿的母亲当年可是倾国倾城的美人,怎么会生了一个有如此容貌的女儿?小时候也是长的冰雪可爱,怎会越长越丑?

  月儿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四十岁左右,脸上虽然染了一丝岁月的痕迹,却还能看出年轻时的英俊儒雅,正是蓝家老爷蓝诺,她的便宜爹。

  月儿上前施礼;“女儿见过父亲!”

  “嗯,月儿,这是三皇子,这是云公子”。

  原来是三皇子龙玉乾,这三皇子生得风流韵致,五官如雕似刻棱角俊美,眉宇英挺,一对细长桃花眼,不得不赞叹基因真好。云公子却不知道是哪家公子,看穿戴气质应该非富则贵。一张英气逼人的俊脸,棱角分明。剑眉高挑,也是一个美男子。看年纪都是十八岁的左右的儿郎。

  月儿上前福身施礼,“见过三皇子,见过云公子。”

  云公子上下打量着月儿,“哟,这就是蓝府嫡小姐啊,本公子虽没见过蓝小姐,但小姐大名如雷贯耳啊。”

  “小女子貌似无盐,所以很少出府。”月儿不卑不亢回道。

“小姐虽然很少出府,但市井流言可热闹着呢,

“我不过是个闺阁女子,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这样也能声名鹊起,真该感谢那些默默关注我的有心人。”

“要是小姐对流言内容感兴趣,本公子可以给小姐讲讲!”

“谢公子,小女子不想听,市井多无赖,相信谣言止于智者。”

 云公子顿时一噎,耸耸肩膀没有再说话。

  蓝诺看着眼前的蓝月儿,举止大方,淡定从容,娇柔但不软弱,和原来怯懦的她完全叛若两人!

  蓝雨儿看着爹爹紧锁的眉头,眼中划过一抹冷笑,不过是个丑八怪而已,嫡女又怎么样,爹爹怎么会帮你。想到这,蓝雨儿扑到蓝诺的怀里哭诉道:“唔……,爹爹,三妹的丫鬟百合偷了女儿的银两,女儿好心提醒三妹不要太纵容下人,三妹仗着嫡女身份,不但包庇百合还把李管事打了。”

  月儿看着相拥而立的父女俩,心中突然划过一丝酸楚的伤痛,尽管她不是真正的蓝月儿,但她还是感到那么一丝心痛,不知道这丝心痛到底是为了那死去的蓝月儿,还是为了她自己。

  龙玉乾目光在那素衣罗裙的女子身上掠过,看见了她眼中的那抹不知从何而来的漠然与冰冷,清俊的眉宇微微一动。与云公子相视一眼,却是谁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向了蓝月儿,看她如何应对?

柳氏指着百合,呵斥道:“想不到府中还有这等下贱奴婢,竟然敢偷盗,简直胆大妄为,来人啊,拖下去重打四十大板,重重惩戒。”

有婆子上来拉百合被徐嬷嬷拦住了,一般的婆子自然是不敌徐嬷嬷的,顿时东倒西歪在地上哀嚎。

柳氏诧异的看着徐嬷嬷,没想到这徐嬷嬷还是个高手,这么多年竟然没看出来,以后行事更要小心了。

月儿风轻云淡的开口;“二姨娘怎么如此心急,事情还没有查清就动手,有失公允吧。”

百合跪到蓝诺脚下,挺直了背,眼眶也是红了一圈,眼泪滚滚而落,她咬着唇道;“老爷,奴婢冤枉,奴婢没有偷二小姐的荷包,小姐的生辰快到了,奴婢身上的银两是准备给小姐扯身布料做衣服用的,奴婢刚走到花园就被李妈妈搜身,硬说银两是奴婢偷的,奴婢死活不重要,但是奴婢不能连累小姐受辱,请老爷为奴婢做主。”

“老爷,百合说的都是实话,天气热了,小姐连换季的衣服都没有,老奴和百合想给小姐做几身衣服,这银两也是小姐省吃俭用攒了好久的。”徐嬷嬷俯身施一礼道。

蓝雨儿冷眼看着蓝月儿道;“要不是做贼心虚怎么下那么重的手打李管事,是要杀人灭口吗?”

月儿没有理蓝雨儿,面向蓝诺正色问道;“敢问父亲何时迎娶的继室?”

“这话从何说起!”蓝诺诧异的挑眉。

“那父亲可曾抬二姨娘为填房?”月儿接着又问。

“不曾!”蓝诺答道。

第四章 偷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