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宁王

  徐嬷嬷却没有动,百合跟月儿住一屋自然也没出去,徐嬷嬷手里抱着一个小包袱,放在桌子上,大家一直以为是她的细软,徐嬷嬷开口道 ;“小姐,这是夫人留下给你的东西。”

她没听错吧?玉玲珑留给她的?她都死了多少年了,徐嬷嬷怎么才把东西交给她?

徐嬷嬷看出她的疑惑解释道;“夫人交给我时说过,这东西等到小姐及笈时交给你。可是老奴觉得小姐现在是个有主见的人,可以交给小姐了。”

“嬷嬷是怕路上有危险,怕自己来不及交给我吧。”月儿轻笑着点破她的心里话。

百合在旁边偷笑,嬷嬷还不说实话,小姐比猴子还精,能瞒的过她嘛。月儿看她笑的贼头贼脑的,用力捏了一下她鼻子。百合撅着小嘴抗议的看着她。

月儿也没心情理她了,把注意力放在那个盒子上,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她打开包袱,里面是个紫的发黑的木制盒子,刻着繁琐的图腾,看不出什么木头制作的,盒子上面有个水滴形状的凹槽。月儿试了下,盒子打不开,不解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盒子怎么打不开?”

徐嬷嬷也摇头不知道,一时间,三人都沉默了,直勾勾地盯着盒子看。

好奇怪呀,这玉玲珑留下个盒子,还要徐嬷嬷等到及笈的时候才交给她,可是这盒子怎么打不开呢?又没有锁孔,不像是需要钥匙打开,难道有什么机关?

百合也看了半天说道;“是不是一定要等到小姐及笈才能打开啊?”

月儿下意识的说道;“不会吧!这不科学!”然后想到自己能穿越过来,本身就不科学,或许百合说的也有道理。

突然,脑中灵光一闪,从脖子上摘下炫晶石,这炫晶石就是水滴形状啊,百合和徐嬷嬷显然也明白了小姐的意思,压着内心的激动,看着小姐把炫晶石放在那个凹槽里,凹槽的大小和炫晶石严丝合缝。

倾刻间,炫晶石散发着紫色光芒包裹着木盒,木盒缓慢的打开了,里面放着两本书和一封信。月儿颤抖着手拿起那封信,内心有些紧张、有些忐忑,不知道是自己的感觉,还是真正蓝月儿的情绪。打开信封,拿出信纸。百合和徐嬷嬷大气不敢喘,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都好奇的想知道信里的内容。

月儿这一看非同小可,眼睛瞪得极大,一副无法置信的模样。

  徐嬷嬷和百合焦急的问道;“小姐,夫人写的什么啊?”

月儿稳了稳情绪,颤抖着声音说道;“娘亲说,蓝诺不是我的父亲!”

徐嬷嬷百合都被这消息震得愣在那里,好不容易回过神来,他们又有问题想不通了。

百合急急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儿?蓝诺不是小姐的父亲, 那小姐的父亲是谁?夫人临终时为什么不说,让小姐去寻找家人呢?”

月儿把信递给她们,说道;“自己看吧!”

徐嬷嬷哆嗦的接过来,俩人看完信,坐在那消化信里的内容。

好半天,徐嬷嬷咬着牙蹦出一句,“蓝诺太不是人了。”

百合呜呜哭着,为夫人,也为了小姐,心里憋屈的太难受了。

月儿心里几乎是崩溃的,事出太过突然,他根本就没有心里准备,不为自己,不为死去的蓝月儿,只为那个可怜的女人。

徐嬷嬷拉着月儿的手,问道:“小姐,你准备怎么做?若是没有北冥太子的出现,我们还可以留在龙城,寻找机会报仇。眼下,我们不能回去啊!”

月儿叹了口气,眼中眸光闪烁:“回不去又怎么样?龙玉乾也不会放过他的,蓝诺的好日子也算是到头了。”

“你另有打算?”俩人看着月儿,此刻她沉静的模样,还真是让人琢磨不透。

“来日方长,仇是一定要报的,我倒是祈祷蓝诺不要死的太快,我会让他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月儿垂了眼睑,眸子里冰封一片!蓝诺,很好!你一定要好好活着,我会回去找你的!

另外两本是武功秘籍,一本是剑法,一本是鞭法,拿起秘籍随手翻翻,从里面掉出几张泛黄的纸,是几张配方,其中有解毒丸的配方。

“嬷嬷,既然娘亲是被蓝诺软禁在后院,又怎么向外送的消息呢?白城的店铺又是怎么开起来的呢?还有娘亲的嫁妆是怎么回事?”

“老奴也不是很清楚,只是知道夫人名叫玉玲珑,进门前蓝诺就有了几个侍妾和通房丫头,还有两个庶出的女儿,就是蓝雪儿和蓝雨儿。每次老爷过来的时候,都不要下人在身边伺候的,老爷也从不在夫人的院子里留夜。”

“那娘亲有机会出府吗?”

徐嬷嬷摇摇头说道;“平时院子都有侍卫守着的,别说夫人了,就是我们下人都不让出去。”

“对了!”徐嬷嬷想起来了,“这朝中有什么重要的祭祀大典的时候,夫人是朝廷命妇是必须参加的,只是每次都是蓝诺安排的丫鬟陪同。”

“所以说,娘亲就有可能趁机做了什么!”月儿笑道;“娘亲的身份是假的,嫁妆也可能是假的。”

百合问道;“小姐,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

“去大元国!”

大家休息一晚,一扫疲惫,个个显得容光焕发,一大早在客栈吃过早饭,又补充了食物,买了两匹马,几个继续上路了。

今天比往天走的要慢,跑了三天离龙城也挺远了,所以今天更像游山玩水,陆风交百合骑马,徐子淇赶车,月儿徐嬷嬷和英儿坐车里,其实月儿也想骑马,奈何人家百合有人教,自己也不好意思去当电灯泡。

马车晃晃悠悠的行走,她靠在枕边不知不觉都睡着了。

突然,马车一个急刹车,要不是月儿反应快,抓住窗框就咕噜出去了。徐嬷嬷也第一时间紧紧抓住徐子英。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拦住我们马车?”陆风冷冷的问道。

对面站着三人,浑身是血,看着不像是他们自己受伤,中间一位像是主子被一个长相清秀的侍卫搀扶着,像是受伤了。

其中一个侍卫皮肤小麦色,人高马大,给人感觉就是威猛,向前一步冲着陆风,说道;“你们的马车我们买了。”说完扔给陆风一锭金子。

虽然这马车确实用不了这么多钱,但是这荒郊野地他们这么多人难道靠步行啊,那得走到什么时候。

陆风手一掷把金子又扔回去了,冷冷道;“马车我们不卖。”

徐嬷嬷撩开车帘儿,月儿探出头问道;“你们几个大男人是想欺负我们老弱妇孺吗?莫非你们是强盗?”

三人看向马车里说话的女子,纷纷吸了口凉气,三人自认美女见过无数,可这种有气质又倾城倾国的美人,当真是少见。那侍卫口气没有那么强硬了,况且,人家说的没错,除了一个骑马的男人像是个有些身手的,其他人还真是老弱妇孺。这怎么办呢?主子的伤势还好办,中的毒不及时解,恐怕有性命之危。

侍卫想了想对月儿说道;“这位姑娘,我们主仆三人并非是强盗,确实情非得已,要不,这样吧,姑娘把马车借给我们,我们送主子到了前面城镇,立刻返回把马车还给姑娘,金子也给姑娘,就当我们给的车脚钱,姑娘意下如何?”

月儿一副又无辜,又胆怯的模样,可怜兮兮的说道;“这荒山野岭的连个人家都没有,你们把马车带走,我们要是遇到土匪强盗,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陆风和徐子淇听到月儿娇柔的声音,觉得从后背一股冷风直窜过来,俩人齐齐打了个冷战,小姐咱能不能好好说话?能不能别用这么恶心的语气!

月儿要是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一定怒吼,姑奶奶是淑女好吧?这古代淑女不都是这样讲话吗?

另外一个侍卫的双手早就在宽袖中握成了拳头,听了这话,简直是忍无可忍,这个女人难道听不懂话吗?主子得脸色煞白,站都站不稳了,在耽搁下去就危险了。急得几乎是咆哮出声,“卖也得卖,不卖也得卖,你们在不识相,就别怪我们动手了。”

月儿一听这话,脸立刻沉下来,冷冷的笑道;“呵,威胁我,你不知道姑奶奶最不吃这套。”

三人刚才还看见娇娇柔柔的一个姑娘,现在,画风突变,心中突地一下,不由得狠狠打了个寒战……草!这女人太善变了,能给点心里准备吗?

受伤的男人冰冷的视线直逼月儿的眼睛,可是她并不害怕,坦荡荡任由他看。

这个女人有胆量,不像是整日关在后院的女人,眼底掠过一抹欣赏,受伤男人开口道;“姑娘有什么要求可以提,我们尽量满足?”

“你受伤了?”月儿问道。问完就觉得自己特别傻缺,这不是明摆的事情。

“是!”他回答的很干脆。

“马车我们不卖也不借,若是你们搭车就交着车钱吧!”

“呃……”

沉默了半天,一个侍卫“啪”的一声拍了下脑门,“笨死了,搭个车就好了嘛!非要抢人家的马车,还耽搁这么长时间,真是急糊涂了。”

“陆风你带着百合,让一匹马给他们。”

“是,小姐。”

侍卫扶着那个男人上了车,徐嬷嬷不放心陪着月儿,徐子英坐在徐子淇旁边,闹了半天终于一起出发了。

离得近了月儿才看清,这个男人体格健硕,容貌俊美,气度不凡。伤口简单的用布缠着,透出来的血是黑紫色的。他中毒了,怪不得他的侍卫着急抢车。月儿也是看他们确实没有敌意才让他们上车,况且,她们眼下不适合给自己制造敌人。

“你中毒了!”月儿问道。

“是!”男子回道。

“你是什么人?”

“大元国宁王沈禄乔!这是我的侍卫闪电,外面那个叫惊雷。”

“哦!”月儿淡定的点点头。

闪电疑惑的看向月儿,她怎么一点也不激动、半点也不紧张的样子?我们王爷那可是大元国的亲王?战功赫赫的宁王!拜托你稍微惊讶一下好吧?

一听大元国徐嬷嬷身体一僵,那不是……!

第三十章 宁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