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8章:此美男多半有病

  他疾步走过去,刚要弯身撩起床单,就看到另一厕蜷缩在床与墙壁之间的小女人,毛茸茸的小脑袋,瞪着一双清澈的眼睛,活像一只小仓鼠,不过,是一只脏兮兮的小仓鼠,一点都不可爱。

“不是让你乖乖坐在这里吗?”他黑着脸:“窝在那做什么?”

夏槐看着他那张让人移不开眼睛的精致面容,很想询问一句:大哥,你这长相是遗传吗?太好看了。

可是,她张不开口,男人沉着脸的气势太有压迫感了。

她依旧缩在那,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她生气了:“我听到你告诉他们,我在这里了,万一他们闯进来抓人呢?我当然要藏一藏啊。”

她这是在怀疑他的办事能力吗?陆少卿蹙眉:“你以为那张小床,能遮挡住你这个庞然大物?”

夏槐:“……”好好的,就不能不搞人身攻击吗?我庞然大物能大的过你?

“还不站起来?在等着我抱你起来吗?”陆少卿不悦的坐到了床上,幽深的双眸盯着脏兮兮的女人,越盯脸越黑,难道就没有人告诉过她,地上脏,不能随便乱坐吗?那浴袍可还是白色的,那么干净。

“呵呵…”夏槐讪笑了下,从地上站了起来,腿有一点麻,受伤的脚踝火la辣的疼,她勉强站稳,看着眼前又宽又大的床,她是一伤患,坐上去,应该没事吧?

这样想着,她已经做出了‘坐’的动作,屁股没等挨到床,耳边就响起一声怒吼:“你敢坐床上试试?”

夏槐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弹了起来,左脚着地,疼得她呲牙咧嘴,火气自然而然的上升了:“怎么了啊?这么大的床,我还不能坐一下了?”

“你是不知道自己身上有多脏吗?”陆少卿简直无法忍受她的邋遢,劈手指向浴室的门:“去,洗干净了在来和我说话。”

洗你妹啊,夏槐简直哭笑不得,垂眸打量了下自己,她不就是衣衫凌乱了点吗?哪里就脏的无法忍受了?

夏槐努力的让自己保持素质,微笑着说:“我脚受伤了,你应该看到了吧?而且,我也没有换洗衣服,可以不洗吧?”

“去洗。”

“OK。”夏槐摆摆手,拢了拢身上过于宽大的浴袍:“那我先走了,你是一直住在这里吧?这个浴袍我就先穿走了,洗干净了再给你送回来,今天谢谢你哈。”

“你走吧,那帮人就在门外,我救你一次,不会再救你第二次。”

夏槐听了陆少卿的话,在心里把他骂了个狗血淋头,却笑意盈盈的转头,对着他笑靥如花:“麻烦帮我让前台送套酒店的衣服过来,包括内-衣裤,谢谢。”

说完一瘸一拐的走进了浴室,陆少卿黑着脸看着她的背影,完全对以后和她生活在一起失去了信心。

进了浴室,夏槐原本打算草草的洗下得了,突然想到自己的上身被陆商那条狗舔过,就洗的细致多了。

片刻后,门外响起男人苏出天际的磁性嗓音:“衣服放在门口,不洗足半个小时,不许出来。”

你妹,夏槐陶醉在悦耳声音中的享受表情瞬间龟裂,痛心疾首的感叹,此美男多半有病啊。

第8章:此美男多半有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