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章 鹩哥

  “我也想问,可是,我找不到她。”顾长衣淡然一笑,嘴角里满是苦涩。

闻晓晓有些尴尬,她似乎提到了别人的伤心事。

正纠结要不要致歉,顾长衣好听的声音再度传来,“我也有个故事,关于阿瓷的故事,你想不想听?”

“阿瓷的故事?刚才苏骨不是都说了么?”

“不,这是阿瓷的故事,她来求酒时,告诉我的。就是这个故事,才使得我晚上送酒而来。”

眼前的顾长衣让她有种莫名的亲切感,虽说现在已是后半夜,坐在凉亭里听故事显得有点怪异,可是,闻晓晓还是想听下去。

顾长衣看到闻晓晓一脸的期盼,了然浅笑,开始讲述一个关于阿瓷自己的故事。

“崇祯十年,张献忠举刀戈于黄州,所过之处,赤地千里,饿浮遍野。”

“我是被鹩哥从死人堆里捡来的,他本是来此搜翻粮食,却发现了还有一口气的我。”

“我曾经问过鹩哥,是如何将濒死的我救活的。他笑笑没说话,只举起手臂给我看。那里有道伤疤,深可见骨。”

“年幼的我们硬是躲过了兵荒马乱,一路逃到京师。”

“鹩哥虚长我几岁,费心寻了个烧瓷的差事,勉强够我们温饱。”

“不再挨饿的日子,我的个子见风似的猛长。直到那天,我来了葵水。”

“后来,隔壁的大娘私下告诉我,来了那个,就可以生娃了。我羞红了脸,我不喜欢小娃娃,可我愿意给鹩哥生一个。”

“那夜,我俩铺进一个被窝,鹩哥的胸膛滚烫似火,他说,他会养我一辈子。”

“我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鹩哥却终日郁郁寡欢。”

“原来,他分了心思,再也烧不出好看的瓷器。”

“上元节,他更是喝的伶仃大醉,嘴里说着什么,若烧不出好瓷,就要被砍掉脑袋。”

“没了脑袋,还怎么活?我不怕死,我只怕死在鹩哥后面。”

“掌了灯,我再次看向鹩哥憨厚的脸,推门去了柴窑。”

“将柴窑的门反锁,引火,我看着满窑待烧的瓷瓶,笑了。鹩哥,只要你活着,就好。”

“熊熊的火光扑面而来,我不知道要如何形容。可是,真好看,除了有点热。”

“不知是不是因为我太舍不得鹩哥的缘故,尽管尸骨早已被烧成了灰,我却能如常的守在他身旁。虽然,他看不到我。”

“我看到他哭笑着骂我傻,看到他疯了似得冲进柴窑找我,看到他愤然摔碎一排排青花瓷瓶,直到闻讯而来的兵丁将他打倒在地,他才作罢。”

“他怎能不作罢?我的鹩哥,就这么活生生被那些急于邀功的兵丁给打死了。乱世里,我们卑贱如泥,怎么能比得上一个瓶子呢?”

“看着那些兵丁嬉笑着将最后一个瓷瓶抱走,我毫无办法。只能一次次试着揽他入怀,我连这点,都做不到。”

“地上太过冰冷,鹩哥就这么躺了三天,才终于被好心的大娘用卷席葬了。”

第六十章 鹩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