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没有人能够触犯我的底线

  两个小时后,吊瓶里的液体输完了,罗恋恋醒了,醒来后的她什么都不记得,只是一脸呆萌的看着护士将针头从自己的手腕上取出,看着手背上冒出的小血珠,罗恋恋后知后觉的吃痛喊道:“流血了……好疼啊……”

“罗恋恋,你还知道疼,下次你还喝酒的话,我会让你更疼。”金乐乐看了罗恋恋醒来顿时松了一口气,但还是忍不住教训她。

一旁的安巧巧连忙上前按住她乱动的小手说:“恋恋,你别乱动了,越动就越疼。”不知道为什么罗恋恋对疼痛特别敏感,好像一点小伤口都能让她大呼大叫的。

罗恋恋囧着脸,十分不安分,“为什么要给我扎针?”扎针会流血的,流血就会很疼的。

金乐乐念着罗恋恋是个病患不想和她多计较,但是她这句话着实让她气的不轻,“为什么?你还敢问我为什么?你不知道你自己对酒精过敏啊,要不是执行长及时送你到医院,说不定你就……”

“乐乐,你别胡说八道了!”安巧巧及时打断金乐乐的话。

但是罗恋恋还是听到了,她茫然的问道:“你们都在说什么?什么过敏?……什么执行长啊?”

“没什么,恋恋,你好好休息,想吃什么告诉我,我去准备。”安巧巧不想罗恋恋知道的太多,这对她没什么好处,反正执行长已经离开C市了,只要她们不说,恋恋就不会知道。

金乐乐讪笑着捂住嘴一副什么也没说的样子。

罗恋恋一脸奇怪的看着她们,但终究什么也没有继续问下去。

B市,花家别墅里。

花家老爷子年轻时是个大名鼎鼎威风八面的人物,即使现在老了,也没有人敢去触犯他的威严,但是花祭白是个例外。

客厅里。

老爷子面带沧桑的面容上带着少许的怒意:“你出门在外总要有人照顾你吧,雪晴这孩子我从小看着长大的,灵巧又孝顺,对你又痴情,你有什么不满意的?”

对面沙发上,花祭白目光凛凛的看着他,“你十万火急的叫我回来,就只是说这几句废话?”

“……你个混小子,你居然说我是在废话?”老爷子瞬间吹胡子瞪眼的,脸上的威严全没了。

花祭白不为所动,站起身冷漠的说道:“你的主治医生说你病危了,我看你果然是病的不轻。”

“你个不孝的……”

花祭白冷眸一飘,冷气一放,老爷子不吭声了,“没有人能够触犯我的底线,包括她。”

“……就没有一丝转圜余地,一定要把她送出国外吗?留在花家不行吗?老姜可就她这么一个孙女啊!”

“我给过她机会了,是她自己放弃的。”花祭白拨弄着手上的怀表,冷冷的说。

老爷子怵及了花祭白的这个表情,“行吧,行吧,你说怎么着就怎么着,但是你要告诉我,你准备在C市逗留多久?”

“最多不过四年。”花祭白轻飘飘的落下一句话就走了,留下老爷子眼珠子快要瞪出来,“你给我回来……”

“老爷,这是少爷派人送过来的姜小姐的护照和出境证明。”

老爷子脸色一变,冷肃的嘲讽道:“没用的人,送走了也好。”

“是,老爷。”

死盯着大门外的老爷子突然想到什么,吩咐道:“老周,你马上派人去C市查一件事……”

没有人能够触犯我的底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