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侥幸能帮得了你一时,帮不了你一世

  执行长办公室里。

金色的夕阳透过玻璃窗淡淡的洒进来,窗外的梧桐叶落了一地。

办公桌前。

花祭白从某本书籍中,抽出一张写满的爱慕情意的书信看了许久,夕阳的余晖照在那本书籍的封面上依稀还能看到那清晰的两个字——欧歌。

只见他脸上的表情变化莫测,让人难以捉******OSS,伦敦总部那里来电话了,问您假期是否过去度假?”陈叔从门外走了进来,望着花祭白说道。

眼睛却不轻易间瞥到花祭白手中的那本书,陈叔的嘴角突然不自然的抿起,因为他想起这辈子做过最丢人的事情,就是去偷一个学生的书。

花祭白没注意到陈叔脸上奇怪的表情,重新把信夹进去后就将书放到一边,抬头看着陈叔问道:“假期?”

“是的,BOSS,每年的这个时候您都会去伦敦休假,不知道今年是否有其他计划?”

花祭白忽而皱起眉头,“这么说,圣司也要放假了?”

“是的,BOSS,文校长今早已经将假期通知发布出去了,估计明天下午的课程结束后,学生们就会陆续离开圣司。”

花祭白的脸色刷的一下子沉了下来,很不悦的开口道:“放几天假?”

“七天。”

于是不悦的表情更加的突显起来,花祭白冷声道:“给伦敦那里回电话,叫他们不用准备了。”

陈叔怔了一会儿,才应声:“是的,BOSS。”

中午吃完饭的罗恋恋又被叫到执行长办公室里,离开之前,安巧巧拉住她的手说:“恋恋,记住我的话,别忘了。”

罗恋恋呆呆的点着头,其实心里对安巧巧说过的话理解的不深,对她来说或许有些事情真的要去经历过才会刻骨铭心。

进了办公室里,罗恋恋安心的站在沙发前当起了哑巴。

花祭白见她站的那么远,敏感的神经迫使他的眼里里发出敏锐的光芒,“站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过来。”

罗恋恋猛的颤抖了一下,偷偷的用眼睛瞄了瞄执行长的脸色,发现他的脸色和平常一般无二,但就是这样才更危险,于是很有小动物直觉的她放弃了安巧巧的说法,很利索的走了过去,并且笑的很傻气的看着他。

被这样的充满稚气的笑容取悦了,花祭白看了她一眼,眼睛里闪过一丝笑意,但又很快冷下脸来,一副淡漠的样子说:“市区那里有个补习班,我帮你报名了,这个假期,你去补习。”

什么?

罗恋恋仿佛听到了天方夜谭似的的看着他,“补习?”

“没错。”理所当然的语气。

罗恋恋睁大眼睛问:“不是刚补习完吗?”而且她通过月考了啊?为什么还要补习?

只见他的手指在办公桌轻轻敲响,语气幽幽的说:“以你的成绩能留在圣司纯属侥幸,但这种侥幸能帮得了你一时,帮不了你一世,所以补习是必须的。”

“可我已经和巧巧乐乐说好了,和她们一起回家的。”罗恋恋委屈十足,眼巴巴的瞅着他。

花祭白别开眼,不为所动。

侥幸能帮得了你一时,帮不了你一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