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4章 奇怪的梦境

  暮秋的夜风,透过摇曳的纱帘,侵入小窗里。窗前的书桌上,一盏橙黄色的暖灯,映出桌边堆积的书本教材,也映在少女疲惫的面容上。

深夜之中,隐隐传来犬吠之声。睡意朦胧的芷青,沉重的头颅不住地向下点动。就在她困顿地眯起眼、即将进入梦乡的时候,她只觉得身子一轻,低头一看,人已站在万里云层之上。

这个认知将少女吓了一跳,此时的她,正以乘风之势,稳稳地站定在云间。她放眼望去,却见远处云海茫茫,尽染凄红。在红云之间,一座金瓦红柱的大门,正傲然矗立。

南天门外,飞天的仙女立于无瑕云朵之上,任由她们臂上飘逸的轻纱,随着清风在夕阳中舞动。仙官们或手持拂尘,或袖手旁观,正三三两两地议论着:天道恢恢,近千年来,从没有哪个仙人敢违背天意,而那个小小的雨师,究竟是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竟敢与上天作对,犯下无可饶恕的罪行。

在议论纷纷的仙官之中,立着一道高瘦挺拔的身影。那人银丝如雪,五官英气俊朗,残阳洒在他的肩上,映出他挺得笔直的脊背。只见他负手而立,不动如山。傍晚的风,扬起了风伯卿的鬓角,拂动那头仿佛覆上落雪般的白发,在万丈尘寰中轻轻摇曳。

虽隔着一段距离,但芷青仍是一眼认出,那人正是封醉山封大哥。她忙向那熟悉的人影奔跑而去,可她的身子竟像是虚无的空气一般,穿过了仙君们的身体,并与封醉山的身形融为一体。

刹那间,不属于自己的感情,排山倒海一般,涌入芷青的脑子里,竟让她不知自己究竟姓甚名谁,不知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向来沉默寡言、便是泰山崩于身前都不动声色的风之神祇,此时却有着些微的恍惚。他默默地望着前方,凝望着那个最熟悉不过的身影——雨师,他共处了三百余年的同僚,此时正在两名天将的押解之下,缓步走向谪仙井。

那个人,眸若星辰,唇角带笑,发如乌檀,右眼角下虽有一点泪痣,却从未给他添上忧伤的神色。三百年来,在风伯卿的记忆之中,他从来都是笑面盈盈,像是全天下、像是在这个苍寰宇宙之中,从没有什么值得让他伤怀的事情一般。

残阳似血,将层层叠叠的万里繁云,熨上了殷红的颜色,也将他的面庞映得红彤彤的。他的双臂被天君的符咒束缚,天将的宝剑正抵着他的后颈,在他的面前是谪仙井中万丈深渊。只要踏前一步,便自此堕入六道轮回,为人为畜。

对于上天界的神祇而言,这简直是继神魂俱灭之后最可怕的惩罚。风伯卿想不明白,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他竟然还能笑得出来。身为上天界的雨师,拥有长生与唤雨之能的雨仲卿,眼看便要被推向凡间,可是他却是不惊不惧,依然是那样温和淡然地微笑着,好像这红尘之堕,只是一如既往地下凡施雨一般。

“雨师仲卿,擅改雨道,触犯天条,自此开除仙籍,贬下凡间。”

随着律典仙官的宣读,谪仙井中金光大盛,井口之中云烟翻腾,形成一个深不可测的激流漩涡。周围的仙官们纷纷向后退去,生怕一不小心被卷入井中,饱受红尘轮回之苦。可雨仲卿却毫不畏惧,不等仙将推搡,他径直踏前一步,迈向那旋起的云雾之中。

就在他即将被贬下界的那一刹,他忽抬起眼,静静地向他望来。

风伯卿一怔,只觉全身一僵,好似是中了捆仙之术一般,半点动弹不得。

四目相对,那双仿佛墨玉一般温润的琥珀色眼眸里,眼光流转,盈盈水光之中,像是隐含笑意,又像是藏着更为深远而复杂的意蕴,让他说不清,道不明。

他的唇角微扬,依旧是带着淡淡笑意。可不知怎的,他却能读出那笑容,似是苦涩而勉强。风伯卿微微讶异,他与雨师虽为同僚,可二人除了行云布雨之外,并无更多的交集,就是话也没说过几句,实是称不上相熟。可就是这匆匆一瞥,他却觉心头异样,已有数百年未曾感受到的焦躁,竟在此刻骤然积聚,令他烦躁不堪。他张了张口,却又不知该对这不过点头之交的同僚,说些什么。最终,他只能抿紧双唇,默默回望。

仙风涌动,扬起他的衣角,三千青丝随风轻曳。他牵扯了唇角,竟是一抹安心的笑容。薄唇轻启,无声的两个字,不知是对谁诉说:

保重。

霎时间,心口一窒。风伯卿茫然地伸出手,却觉额间一紧,思绪纷杂。就在他头痛难当之际,却见那与他掌管人间风雨的同伴,跨入了翻涌的云之漩涡。

那轻盈的身影,在刹那间坠落消失。而他探出的孤掌,只能僵硬地停留在半空之中,不知该是进是退。

良久,直到脑中疼痛渐渐缓解,被誉为“风伯”的神祇,终究是垂下了手,在身侧握紧成拳。

明明并无交情,可心头异样的感觉却挥之不去,风伯卿抬眼望向天际红云,只见晚霞漫天,层云尽染,微粉殷红,恰似朱砂精心描绘而成。如画卷般的夕阳之中,倏地闪过一道俊秀身影:

“喂喂,我说你啊,别整天绷着个脸。像我这么热情的人,怎么会有你这么孤僻的朋友呢?”

“像我这么够义气的人,怎么会骗你?这里的景色,是天界看不到的。咱们就在这里玩到老,喝到老。”

笑意盈盈的声音,忽响在耳边。风伯卿刚欲深究,可就在这一刻,他的额间浮现金色符文。随后,不过片刻的工夫,他面容上的诧异之色,便转化成了波澜不惊的平静。曾被友人取笑成“面瘫”的风伯,面无表情地乘风而去,将那吞噬了友人的谪仙井,远远地抛在了身后。

身子一颤,芷青猛地从睡梦中惊醒。方才梦里那头痛欲裂、继而麻木不堪的感触,还隐隐缠绕,久久不曾散去。那不属于自己的情感,渐渐镇定下来,但少女脑中的疑惑,却逐渐扩大:

为什么封大哥会以“风伯卿”的身份出现在梦里?更重要的是,那个踏下谪仙井、被贬凡间的雨师仲卿,分明就是楚瑞之楚大哥!封大哥怎么会眼睁睁地看着楚大哥受难,却毫无动作,只是袖手旁观呢?

第24章 奇怪的梦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