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3章 又是上古异兽?

  “糟糕,来不及了!他已经被怨气冲身了!”

向来笑意盈盈的楚瑞之,面色一变。而沉默寡言的警察,则立刻横起银刀,拦在了二人身前。望着已经感觉不到人类气息的“赵浩”,芷青只觉背脊一凉,就在刹那间,对方的身体中,骤然迸射出无数黑气!

黑烟迅速弥散,充满了整个教室。与此同时,校园外围的黑雾,也发出了凄厉的哀嚎,纷纷向这间教室凝聚。一时之间,鬼怪的哀嚎声不绝于耳:尖叫声、悲鸣声、喊杀声、轰炸声、爆炸声、哭泣声……

耳里灌进了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凄凉声音,这让芷青觉得脑子快要爆了,想吐又吐不出来。只觉得压抑、沉闷,撕心裂肺的不属于自己的感情在四处游走。而这时,那黑烟的轮廓变得越来越清晰,颜色也越来越深,直到成为了赤红色的固体。

声音,停了。

终于可以放下捂在耳边的手,芷青直起腰来,所见的,是一个在百科全书上无法找到相关说明的生物——或者说,怪物。

好像是拙劣的恐怖电影一般,面前的,是一个七拼八凑起来的怪物。赤红色的庞大身躯,很像是公牛。但是四条腿和蹄子,却像是马的形状。最要命的是,怪物的脑袋上,却分明是一张人脸——面相凶狠而狰狞。但是,因为搭配在牛身上,怎么看都有一种莫名的猥琐气息。

“窥窳!”

楚瑞之沉声道,与此同时,他已掏出数张符咒,尽数向窥窳掷去!仿佛飞刀暗器一般直击而去的符咒,在接近窥窳的那一刹,猛地在半空中爆裂开来。

果然又是上古异兽。芷青深知自己没有作战的能力,于是立刻躲到了课桌底下——她帮不了楚大哥和封大哥,至少能做到不拖他们后腿。

受到楚瑞之的攻击,仿佛是被激怒了一般,窥窳扭曲的面孔上,露出了血盆大口,发出了类似婴儿啼哭一般的声音。

封醉山立刻横刀跨前,只见他足踏弓步,聚力一击。可就在银刀将要正中窥窳头颅的那一刹,窥窳突然抬起脸,冲他龇开了牙。虽然那面目可怖至极,但那五官分明就是被黑气吞噬的赵浩。这个认知让封醉山迟疑了两秒,银色的利刃也停在了窥窳额前数厘米的地方,可就在他犹豫的刹那间,窥窳发动了攻击!

如牛一般强壮的身体,重重地冲向封醉山,后者立刻飞了出去!受到重创的封醉山,背脊狠狠地砸在教室的后墙上,直将墙壁震开了一道裂缝。而他手里的银刀也掉落在地。

正当窥窳踏出奔腾的马蹄声,向他冲来的那一刹,一道黑影飞身扑上,拦在了封醉山身前:

手持桃木折扇的楚瑞之,以自己的身体阻挡了窥窳的攻击。巨大的冲力让他呕出一口血来,他却不闪不避,以扇骨重重地敲击在窥窳的额中。

窥窳发出惊天彻地的悲鸣,被桃木击中的额头闪现出白色的光点。可就在这一刻,先前已停息的哀嚎与哭泣,却又排山倒海一般地呼啸而来,浓重的黑雾击向身受重创的楚、封二人。

看见这一幕,芷青又惊又急。在窥窳和黑雾的侵袭下,她只觉得脑袋都快要被那悲鸣声给撑炸了,可眼见楚瑞之唇角鲜血溢出,她咬紧牙关,爬出课桌,冲到封醉山身旁,捡起地下的银刀,学着刀客先前的模样,横刀劈斩,斩断那蜂拥而至的黑雾!

仿佛跗骨之蛆般缠绕的黑雾,在这一斩之下,退后数米。寻得一丝喘息,楚瑞之朗声念诵:

“人离难,难离身,一切灾殃化为尘,破!”

伴随着一个“破”字,窥窳的额中爆出耀眼的白光。呼号的黑雾狂乱地舞动,最终却只有不甘地飞往地下,再度被封印在万丈尘土之下。当白光散尽之时,恢复人形的赵浩,颓然地摔倒在地上。过了良久,他睁开眼,茫然地望向三人:

“你们是谁?”抛出这个疑问,赵浩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又疑惑地自言自语道:

“我又是谁?”

被窥窳附身的赵浩,在醒来之后,却彻底失去了记忆。心心念念想要召唤恋人的他,别说是刘佳燕,就连自己的姓名都忘得干干净净。

当芷青回到N大、将这个消息告诉刘佳燕的时候,那个豁达爱说笑的学姐,只是无奈地摊了摊手:“这样也好,那二货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这下子倒好,我也不用头疼,不用害怕他发现我装LOLI了……哦耶,解脱!”

虽然嘴里口口声声说着“解脱”的话语,但是那个白色雾气形成的迷蒙身影,却露出了仿佛是哭泣一般苦涩的笑容来。

在那之后,刘佳燕也遵守了她的誓言,在楚瑞之的帮助下,进入了王文笑的梦境,表明自己已经原谅了他。面色惨白、消瘦病态的青年,在醒来的那一瞬,喜极而泣。一遍又一遍地重复“抱歉”和“谢谢”的他,任由泪水打湿了枕头,将枕巾浸得湿透透的。

当芷青在校园中遇见王文笑,看见因为精神恍惚而耽误了两年的他,终于回到了课堂之上,她不由地抬起眼,望向高耸的11栋宿舍楼。就在那里,心愿已了的刘佳燕,化为了耀眼的五色光点,随着楚大哥的扇舞,飞向了明亮而蔚蓝的天幕。

芷青轻轻地吹散了路边的蒲公英,看着那纯白的飞絮,在蓝天下飞舞:

最美丽的花朵,献给最美丽的学姐。

第23章 又是上古异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