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84章 蛊惑

  当警车到达位于城北的“仁禾肉制品加工厂”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0点钟了。从外围看,整座厂房漆黑一片,只有门卫的小屋里亮着一盏灯,保安正打着哈欠看着电视,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

为避免打草惊蛇,封醉山将警车停在了两条街外。两名身手矫健的青年,绕到了屠宰场背面的围墙边,楚瑞之微微向后退去两步,一个助跑正准备跃过墙头,却被友人伸手拦下。

“我先。”低沉醇厚的嗓音,来自曾为上天神祇的男人。封醉山望向他在人世间唯一的挚友,冷声陈述。

楚瑞之轻轻地扬起唇角,勾勒出温和的弧度。他用扇骨轻敲友人的手背,笑道:“喂喂,我说好友啊,现在的你可不是呼风唤雨的神仙啦,我也不是当年傻乎乎的高中小孩儿了,你大可以放心,不用每次都要抢在前面当肉盾啦。”

封醉山瞥了他一眼,淡淡地说:“我是警察。”

不给对方反驳的时间,极具责任感的警察同志,甚至连助跑都不必,只是微一顿足,就纵身跃起。如果芷青在场,一定会忍不住赞叹“好轻功”,只见封醉山一脚踹在围墙上,竟似飞檐走壁一样,登上了四米高的围墙。立于墙头,他单膝跪地,微微俯身,在确认了墙内没有什么危险之后,才转而回过身,向下方的友人探出手去。

楚瑞之微微一笑,握住了对方的手掌。封醉山手腕一翻,微一使力,就将人拉上了墙头。两个人先后跳入院中,又找到了厂房的后门。虽然门扉上的大锁看上去很给力,但在削铁如泥的宝刀之下,就显得不堪一击了。

眼见封醉山横起银刀,一刀斩断了门锁,楚瑞之笑眯眯地说:“哎呀,有人破坏公私财物,我是不是应该报告警察同志呢?”

他这打趣的话,引来封醉山冷眼一瞥:“从私闯民宅的那一刻起,你就是共犯了。”

被称为“共犯”的男人,无奈地用扇骨轻巧脑门,摇头笑道:“大侠,你果然不鸣则已,一鸣就戳人心窝啊。”

说话的同时,二人已闪身钻入后门,进入到厂房内部。眼前一片漆黑,简直可以用“伸手不见五指”来形容,封醉山掏出了警用手电筒,集束的光芒划破黑暗,映照出一具具尸体来——没错,是尸体,但并不是属于人类的。

偌大的车间里,流水线上悬吊着数百只死猪,它们都被开膛破肚,猪头朝下,挂在铁架上。鲜红的血水凝在白色的猪皮上,又滴入地面,顺着排水沟流淌。一眼望去,加工厂内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停尸房,有些猪甚至被扒掉了皮,红白交错的肉块暴露在空气中。

“这……我大概会对猪肉有阴影了。”楚瑞之倒吸一口凉气。

封醉山剑眉紧蹙,冷静地绕过一台大型绞肉机。就在这时,他忽然停下了脚步,望向机器台版上的斑驳血印。他眉头皱得更深,忽开口提问:

“你剁过绞肉吗?”

“当然,”楚瑞之不假思索地答道,“你以为你吃的饺子是谁包的?谁知道那些速冻水饺的馅料新鲜不新鲜。”

封醉山沉默着指向那台血迹斑驳的绞肉机。楚瑞之顺着他的指示望去,随即也微微敛起双眉,露出了狐疑的神色:“这不合常理。一般做绞肉,都是先将生猪放血,再将生肉绞碎,因此不会有大量的血迹呈现。可这台机器上留有大量血迹,血印还呈现喷溅状,难不成是将生猪直接绞成碎肉?”

听了同伴的说法,封醉山蹲下身,检查绞肉机下方的排水槽。只见沟槽上覆了一层栅栏状的铁栏,上面不仅有干涸的血迹,还有细碎的肉末。他剑眉一挑,直起身来,沿着沟渠的方向,大步向前。突然,他又停下了步子,扭头冲楚瑞之示意:

“听,有声音。”

两个人都屏住了呼吸,侧耳倾听。一时之间,这阴森诡异、满是猪尸的厂房里,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在这无边死寂之中,隐隐约约地,传来细微的“沙沙”的声响。

封醉山很快就确认了声音的来源,正是来自排水沟尽头的地板下。他横起银刀,“喝!”地一声,斩开了地板和铁栏。顿时,一道流淌着暗红血痕的阶梯,出现在二人的眼前——

那楼梯盘旋而下,通入无垠黑暗之中。整个楼梯都充斥着血腥的气味,似乎是车间里的血水,全都涌入了这个死闇空间。

封醉山跨前一步,抢先踏上阶梯。而楚瑞之则紧跟其后,暗暗数着阶梯的层数:

“赵蓉芳还有其他人的骨灰盒,应该就在这里,”楚瑞之沉声道,“共十八级阶梯,代表十八层地狱,令亡者不得超脱。这个台阶,是用来禁锢他们的。”

正如楚瑞之预料的那样,在阶梯的尽头,失窃的骨灰盒被一排排地陈列在了铁架上,几乎占满了整面围墙。而那“沙沙”的声响,就是从盒子里发出的。封醉山以银刃的尖端,挑开了其中一个盒子,顿时,一阵飞尘扑了出来,露出骨灰里蠕动的黑色小虫。

“蛊!”楚瑞之失声惊叫。

直到这时,他突然明白过来,方乾是用什么样的手法,令方华清忘记了母亲的骨灰盒是如何被弄丢。他用的并不是催眠术,而是蛊。

近些年来,西方常用“催眠术”这种心理疗法,可事实上,中国早在数千年前,就出现了类似的巫术,名叫“蛊”。“蛊”这个字,上是“虫”,下为器皿的“皿”,正如字形所展现的那样,就是将某种神秘的虫子放到器皿里使用,并激发出奇异的效果。它可令人丧失自制力,甚至听从施蛊者的命令,被施蛊人控制。所以,“蛊惑”这个词的由来,实际上就是“以蛊惑之”。

千百年间,古代的许多术法都已失传,这种神秘的蛊术早已销声匿迹。没想到,世间竟然还存在这样的巫术,并且就暗藏于城市的地下。而骨灰盒离奇失窃的案件,此时也有了解释:此情此景,分明是友人用骨灰豢养蛊虫。

第84章 蛊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