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三章 诡异的市民公园

    接下来的几天,楚瑞之一直在查找五十年前那场命案的相关新闻和卷宗,希望能找到蛛丝马迹,为那红衣女怪找到孩子。虽说那家伙几乎要了他的命,可是一想到她那悲伤的啜泣声,想到那一声声肝肠寸断的“小宝”,再加上得知了她所遇非人、令人唏嘘的遭遇,善良的少年总觉得,被埋葬在梧桐树下的女郎,是个本性不坏的可怜人。

  成天三点一线,来往于学校、图书馆和家的他,有时会瞥见风伯卿那瘦削却傲然的背影。每每见到那三千银丝在身边一晃而过,他就知道,自己又撞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可是每次在帮他解决了麻烦之后,风伯卿总是第一时间撤离现场,来无影去无踪,让楚瑞之只能对着空气大吼:“谢谢!”

  聪明的少年,很快便分析出,那人一定是有什么法宝,可以看见潜伏在自己身边的危险。他还尝试着在白纸上写下召唤咒语:“风同学,求见面,求解惑”——然而,那个总是能及时赶到的“召唤兽”,却对此无动于衷。

  楚瑞之哪里知道,面对他的邀约,手足无措的风之神祇再访华山,寻求好友的帮助。可不靠谱的三重人格的地仙,在“见”与“不见”的选择中,展开了旷日持久的争论,让喜欢安静的风伯被吵得两眼发黑,原本一双剑眉星目,却成了卡通里的蚊香眼。

  经过几天的调查,楚瑞之基本上把握了五十年前那场命案里,男人所谓的“龙脉”究竟藏于何处。根据一本地方志的记载,在这座曾为历朝都城的古都里,有一种“龙蟠虎踞”的说法。女郎的骷髅是被埋葬在龙蟠东路的梧桐树下,少年在城市地图上,圈下了数个可疑的地点,最终将目光锁定在“虎踞西路”上。他又在市图书馆里找到了五十年前的城市规划图,发现在这条虎踞路上有一座被开发成市民公园的小山包,而公园附近,肯定不会缺少厕所这种公共设施,与当年工人发现残肢的地点相切合。

  锁定目标,当晚放学之后,楚瑞之便带着阿一赶到小公园里。暮色沉沉,暖风阵阵,穿行在林间小道上,路边的葱兰在风中轻轻摇摆,翠绿的叶片与洁白无瑕的花朵相映衬,每一朵都是自然之神手中的艺术品。阿一在鹅卵石铺就的小径上,撒泼打滚,开心地蹦来蹦去。忽然,小家伙眼睛一亮,圆溜溜的大眼睛直直地向前方望去。只见小路的那一头,一只纯白的贵宾犬,正仰起它那高傲的脑袋,慢悠悠地迈着小短腿,在草丛中散步。

  “汪!”地一声,好像是在欢呼“有美女!”一样,阿一撒丫子奔了出去,它在贵宾面前蹦来蹦去,围着人家团团转。在纠缠了好久之后,美女——不,美犬终于被阿一的热情所打动,给了它一个鼓励的眼神。阿一“嗷呜~”一声,如饿虎扑食,兴奋滴扑了上去。

  可怜上天界的风神,还得靠阿一的监测,才能确认楚瑞之是否安全。可这一刻,摄像头所拍摄的画面,只有白花花毛茸茸的贵宾犬脊背,镜头还在不断地震动。愣了两分钟,风伯卿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小小监视员究竟在干什么好事。俊朗帅气的面容,登时黑了下来,他气愤地关闭了手机屏幕,不由在心中暗骂“不靠谱”。

  而在遥远的华山之巅,又开始装跳崖是华三真君,猛地打了个喷嚏:

  “啊欠!究竟谁在说我们坏话?”风抬手揉了揉鼻子。

  “我们?是只有你吧?”雅无时无刻不在吐槽风。

  “好了好了,不要吵了!站在山顶上吵架,影响多不好,游人会把我们当神经病的。”颂赶紧劝架。

  就在风伯卿谴责阿一的渎职、华三真君忙着窝里斗的时候,在南方城市的公园里,乌云悄然涌动,一阵冰寒的阴风,吹皱了原本平静的池塘,拂起涟漪阵阵。那如明镜一般清澈的池中,在那涟漪涌现的地方,忽伸出一只苍白而柔软、胖乎乎的小胳膊来。在那幼小的手腕上,还戴着一个拴着铃铛的小银镯。

  “铃……铃铃……”

  本就安宁静谧的公园里,此时更是万籁俱寂,连飞鸟与鸣虫都安静下来,让周遭陷入了一派死寂之中。铃音由远及近,在林间徘徊不绝,每响起一次,就会带动阴风阵阵。楚瑞之下意识地拢了拢衣领,他回身望向后方,只见不知何时开始,四周竟已被迷雾笼罩,仿佛这天地之间,只剩下他一人。

第三十三章 诡异的市民公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