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风伯雨师

    终有一天,战事完结,边关之急被化解,捷报再传,一骑绝尘而来的,却不是小将,而是一名信兵。那信兵还在河畔立了牌子,让路人注意足下,休要靠近水域。水鬼这才明白自己被骗,大怒之下却也无计可施,苦等数年等不到替身填命的他,只有在水中饱受湿寒之苦,不得超生。

  直至数年后,一个双目失明的青年,跌跌撞撞地走到岸边,水鬼立刻抓人索命,正欲置对方于死地,却见那人正是当日之小将。原来,小将在战场上,被射瞎了眼,不能再策马回城。但他惦记与水鬼之约,两眼虽盲,却仍是在摸爬滚打着寻到渭水,兑现当日誓言。

  秋风瑟瑟,白浪滔滔,只见那个双目紧闭的青年,在河边的木牌上摸索了一番。像是确认了似的,他竟是舒了一口气,而后缓缓步向汹涌激流之中。澎湃的浪涛,眨眼间便将他打入冰寒的水底。明明将要命丧于此,明明是替身为鬼、束缚于长河之中、日日被水浸泡、陷无边孤寂,但那个年轻的将领,却没有半点愁苦之色。他一脸坦然,反倒露出了难得的笑意。

  水鬼抿紧双唇,他默默地看着那人慢慢下沉,沉入深邃幽暗的河底。片刻之后,水鬼忽扯起小将的衣领,连拖带拽,拎着他游向头顶上那随着波浪轻漾的阳光。

  河面波光粼粼,四周红叶零落,一派凋零秋色,离不开渭河的水鬼,只有将小将推上了岸。过了许久,那人自昏迷中转醒,一待恢复神识,张口便问:

  “当日誓约,我一日不敢忘。今日前来,正是兑现承诺之刻,你又为何要救我?”

  “在水里泡得久了,良心都给泡化了,”水鬼扬起嘴角,勾勒出一抹苦涩弧度,“多谢你,助吾忆起尚在人世时的憧憬与抱负。吾虽读书千卷,这些年来却未曾看穿这局面,是吾忒地糊涂,直将书都读进狗肚子去了。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区区寒河,又有何可畏?吾既已生死,又岂能再看他人葬身此地,害他人家破人亡?“

  说至此处,那水鬼竟是哈哈大笑:“渭水之鬼,有吾足以。便是再困百年又如何?倒也是求仁得仁了。”

  他话音刚落,却见这朗朗乾坤,忽降下一道霹雳!这山响的旱天雷,震得地动山摇,渭水浪花翻腾,一道金光穿过云端,射入河水之中。本该永世困于寒河中的水鬼,被一道神力拉出河面,摇身一变,被泡得浮肿青白的身体,竟回到生前的模样。

  原来,上天被水鬼善意所感,将他度化为仙君,赐名“雨仲卿”,掌管人间雨水。

  之后,雨仲卿便在仙君指引之下,赴上天界就职。而那双目失明的小将,得知天网恢恢,善恶有报,自此也是潜心修行,一心向善。只是他前半生驰骋沙场,终究杀孽太重,不得飞升。而此后的六十余年中,每年黄梅时节,雨仲卿都会趁雨水时长,与友人把酒言欢,相聚叙旧。直到小将以耄耋之年,骑鹤归去,重入轮回,投胎转世。

  许是上辈子对修仙一事颇有执念,转世后的小将,名为封醉山,自小在道观长大,研习道法,并修习武艺。可封醉山并不知道,他这一生,自出生时起,便有雨师诸多庇佑。

  是时,人间有恶蛟横行,掀起滔天巨浪,吞噬了数个江村。封醉山为民除害,勇斗蛟龙,几乎赔上了一条命,再加上雨仲卿暗中相助,封醉山终于将恶蛟正法,却因耗尽毕生修为,青丝变白发。

  因其替天行道的功绩,封醉山亦被度化,赐名“风伯卿”,掌管人间风力。当他到达上天界,只见南天门外,站着一个眉目带笑的清秀仙君,那人便是他未来的搭档——雨仲卿。然而,此时的风伯卿,经过封醉山这一生的轮回转世,喝下孟婆汤的他,早已不记得这前世的友人了。而那小将与水鬼的交情,已经随着忘川的河水,一去不返。

  风伯雨师,份属同僚,两人抬头不见低头见,总是一齐下凡间,行云施雨。封醉山还在人间之时,便是个沉默寡言的主儿,生性孤僻,不爱与人交谈。而雨仲卿却知二人实是旧识,一有机会,便忍不住去逗风伯,说着各种冷笑话,调侃对方。拿他的话来说:

  “喂喂,我说你啊,别整天绷着个脸。像我这么热情的人,怎么会有你这么孤僻的朋友呢?”

  风伯听不惯雨仲卿的各种调笑,每每按天道指示,放完风之后,便转身重回上天界。但雨仲卿不一样,近百年来,他早已养成了与友人饮酒叙旧的习惯,他留恋人间,总是趁着工作空余的时候,去人间转悠。看自己放的雨,让绿油油的稻田穗子上沾了亮闪闪的露珠,看雨霁云开,小孩子们指着天空大喊“彩虹”。

  其实,一直关注着封醉山成长的雨仲卿,明白这位朋友是外冷内热。这位看似寡言冷漠的风伯,是个极重感情的人。当日飞升时,他还向养育他的道观磕了个响头,不舍之情溢于言表。只是这人,在成为仙君之后,就刻意远离了尘世,不敢在人间逗留太久,只因他会舍不得相识的人,害怕分别,反而刻意远离。这种鸵鸟似的的宅神心态,让雨仲卿又好气又好笑,不由劝说道:

  “呆在天上看云彩,这有什么意思?不如跟我下界,四处看热闹,逛遍人间大好河山,尝遍天下美食。”

  不等风伯反驳,雨师一把拽住友人的胳膊,不由分说地将人往外拖:“走啦,走啦!”

  像是献宝一般,雨仲卿拖着风伯,来到他在人间最爱的地方——桃源乡。那时的桃源,还不是湖泊中的明珠,而是翠岭中的小小山村。山里的生活恬淡平静,村民朴实无华,但各个善良质朴。风雨二人化身为避祸而来的兄弟,过起了普通人的日子,张家长李家短的,和老人们唠嗑,和孩子们疯耍,看见老弱妇孺有麻烦,便偷偷使一点高手的神迹,帮着做些劈柴铺路的小事。

  而雨仲卿最爱干的事儿,就是拉着好友爬上桃源乡旁最高的山巅,切上一盘绿豆糕,就着一壶桂花酒,边吃边喝,一起看日落:

  “像我这么够义气的人,怎么会骗你?这里的景色,是天界看不到的。咱们就在这里玩到老,喝到老。”

  然而,这样无忧无虑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太久。天上一日,地上一年,当风雨二人在桃源乡中居住了三年之后,天道却下了新的指示,要求狂风暴雨连降三月,化桑田为沧海,于高峡现平湖,崇山峻岭化为水中岛屿。

第三十九章 风伯雨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