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一章 消失的骨灰

    “你是我的女儿,我当然要管你。清清,我是在担心你,你知不知道?”

  火气一下子窜上了脑,方华清大声咒骂:“担心我?你根本是看不惯我好吧,就因为我没有成为你预期中的那个样子!你把我当做你的所有物,一定要按照你说的做!我有点个性怎么了?我喜欢哥特风怎么了?你一看到我,就一千个一万个不满意,你这么不爽我,干嘛不把我掐死好了?有本事你再生一个啊!”

  女孩一句连一句的反问,让赵蓉芳愣住了。而当听到最后一句,这位面容祥和的中年女人,突然之间变了脸色,似乎是连呼吸都为之一窒。看见她的反应,方华清意识到,自己成功地戳中了对方的痛处,她得意地添上一句:

  “哎呦,我想起来了,你没本事再生了。你说,连子宫都没有的女人,还算个女人吗?”

  她话音刚落,赵蓉芳突然涨红了脸,整个脸都涨成了猪肝色。两秒之后,中年女人“咚”地一声摔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方华清先用脚尖轻轻碰了碰对方的身体:“喂,别装昏了,我走啦!”

  但当她意识到,母亲当真晕厥过去之后,女孩顿时惊慌失措起来。她将书包扔在地上,蹲下身摇晃母亲的胳膊:

  “妈!妈!你醒醒啊,别吓我!”

  可无论她怎么呼唤,母亲都没能清醒。方华清赶忙掏出手机,颤抖着按下120,急切地叫嚷起来:

  “快!快派救护车!我妈晕倒了!”

  ——那时的景象,一直萦绕在方华清的脑中,挥之不去。她跟着护士将母亲抬上了救护车,在手术室门外焦急不安地等待着,却只等来医生“我们已经尽力了”的回答。在这之后,父亲很快安排了葬礼,而方华清却像是丢了魂儿一样,浑浑噩噩地渡过了一天又一天,直到三天前的午夜,母亲的恶灵冲了她的身。

  “是我气死了她……我明明知道,妈她得了子宫肌瘤,几年前就把子宫摘除了,我还故意拿这个刺激她……我、我简直不是人!”

  说着,方华清“啪”地一声,反手刷了自己一巴掌。听了她的叙述,芷青只觉得心里五味杂陈:一方面,她觉得学姐的做法好过分,另一方面,她又觉得学姐也很可怜,因为学姐从没想过要害自己的妈妈,而她是真心后悔并忏悔的。

  “学姐,你……”说了半句,芷青就说不下去了,她想安慰一句“节哀顺变”,却又觉得这句话太轻,根本无法宽慰对方。她只能蹲在方华清的身侧,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后背。好半天之后,芷青才抬头望向楚瑞之:

  “楚大哥,你也看见了,学姐是真心悔过了……她也不想害赵阿姨这样的,你看能不能让赵阿姨出来,让学姐和她面对面沟通一下,看她能不能原谅学姐?”

  楚瑞之思考了半分钟,随后摇了摇头:“不,我相信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既然方华清有心忏悔,赵蓉芳看在眼里,如果她能原谅并超脱,那应该早已重入轮回了。她选择冲女儿的身,一定还有别的原因。”

  听到他这句话,方华清猛地抬起头:“我知道,我知道妈妈为什么那么恨我,我知道她为什么不得超脱!我……我弄丢了她的骨灰盒……”

  这句话,让三人又吃了一惊。只见方华清声泪俱下:“那天从火葬场回来,我抱着骨灰盒,就坐在殡仪馆的大门口……我像是做梦一样,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死了还是活着……等我回过神,手里的骨灰盒就不见了……”

  “那埋在这里的是?”楚瑞之伸手指向墓碑。

  “是空的……”方华清抽泣着回答。

  楚瑞之微微敛眉:“这么说来,就说得通了。赵蓉芳因为自己的骨灰未能被埋葬,而引发了怨怒,最终选择了冲身……”

  他的话还没说完,方华清忽然“噗通”一声,跪在了他的面前,将求助的视线投向他和封醉山:

  “求求你们,帮我找到妈妈!”

  虽说赵蓉芳的恶灵被宁神符压制住了,但出于各方面的安全考虑,楚瑞之决定,还是让方华清暂时住在“烦不了”书吧里,方便照应。芷青本想假装方华清的同班同学,给方爸爸一个电话好让他放心,可这个想法刚说出口,就被方华清摇头否定:

  “不需要。我爸成天在外面跑生意,根本不管我。要不是妈死了,他根本连家都不回。三四年来,也就葬礼的那一天,他才和我一起吃了顿饭。”

  听了这句,芷青不由轻声叹息:有一个完全放任不管的爸,再加一个关心过度的妈,也难怪学姐会那么叛逆。希望能早日找到赵阿姨的骨灰,求得阿姨的原谅,让这场悲剧落幕。

  封醉山开着警车电掣星驰,将三人送回了书吧。下车的时候,楚瑞之轻敲驾驶室的玻璃窗,微微弯腰,冲对方说:“等我两分钟。”

  “嗯。”封醉山挂上N档拉起手刹,然后跨出了车门,挺拔的身影立在路边。沉默着的他,用布条裹起了银色长刀,锐利的眼神却时不时地扫向书吧大门,确认友人的动作和安全。

  走进书吧之后,芷青帮衬着方华清收拾东西,让她在书吧休息一晚。而楚瑞之则在书吧里外设上了符咒,随后他招了招手,轻声呼唤:

  “丫头,我和大风去一趟殡仪馆,调查骨灰盒失窃的事情。在这之前,麻烦你照应着些。屋里设有术法机关,假设赵蓉芳冲破了宁神符再度冲身,银铃会有感应,到时候你就逃到里间,我保证鬼神皆禁,谁也冲不进里屋。”

  他口中的“里屋”,也就是楚瑞之平时的卧室。由于曾有无数妖魔觊觎他的仙骨,华山真君赠给他一件宝物“乾元锁”,能隔绝阴阳,令鬼神无法进入。

  交代完毕,楚瑞之拎着外套,推开书吧的玻璃门,大步走向停在外面的警车。两个经历过数不清的灵异事件、共同度过一个个危难时刻的生死之交,并没有多说什么,仅仅是一个眼神的交流,彼此的意图便已经了然。封醉山一踩油门,警车就呼啸着绝尘而去,直奔N市当地的殡仪馆。

第八十一章 消失的骨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