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三章 十六岁的约定

    徐嘉卓试图拨打恋人的号码,但得到的永远只有“你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的提示音。郭炘有如人间蒸发了一样,这让少年失魂落魄。自信、自强,以及所有的勇气和力量,都远离了徐嘉卓,他又变成了最初那个无能的大少爷,如行尸走肉一般地活着,逃避所有的同学,痛恨着自己的父亲,也憎恶那个无能反抗的自己。

  郭炘是怎么了?他会不会出了什么意外,他为什么要走,为什么不来找自己?

  自己是怎么了?如果当时自己能坚决一点,不听从父亲的话,不被父亲拖回家,一切会不会有所不同?

  这些问题,始终纠缠着少年。徐嘉卓呆呆地坐在教学楼顶楼的天台上,怔怔地望着蔚蓝的天空。这里曾是他最爱的场所,但此时此刻,清风不能吹散他心中的阴霾,暖阳也不能温暖他心中的冰冷,突然之间,徐嘉卓很想跳下去,一了百了。

  就在徐嘉卓走上水泥台的边缘,望着楼下的景象并感到眩晕的时候,突然,一只手猛地拽住了他。他一个踉跄摔回了天台,撞在一个温暖的胸膛上。

  “你疯啦?!好端端的学人家玩什么自杀?不就是爸妈不同意嘛,多大点事儿啊!”

  那人劈头盖脸地一顿骂,简直骂懵了徐嘉卓,但听到那句熟悉的“多大点事儿”,少年突然觉得心里被谁揪了一把似的,满心满肺的酸涩爆炸开来,他忍不住将脸孔埋进了对方的胸膛里,紧紧抱住了那具熟悉的身体。

  感觉到胸口的衬衫被泪水浸湿了,郭炘叹了一口气,他伸出双手,将那个无声抽泣的少年,环紧在自己的怀里。

  过了好半天,徐嘉卓才顺过气来,抽抽着问:“你……你去哪儿了?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我也想啊,可我手机被收了,”郭炘苦笑着回答,“你爸把咱们的事儿,告诉我爹妈了,还给了一笔钱让我转学。我爸妈一听说我和一个男同学好上了,差点没把我腿打断,二话不说就办了转学手续。今天我是偷溜出来的,幸好我来得及时,不然你这呆子真掉下去了。”

  想到刚才的场面,郭炘后怕地吸了一口气,扬手一个爆栗敲在徐嘉卓的脑门上:“不许再犯傻了,知道吗?你挂了我怎么办,下地狱去找你吗?”

  这本来是一句气话,但对于徐嘉卓而言,却像是给他指明了一条唯一的出路。他仰起头来,眼里还有哭红的血丝,祈求似的望向郭炘:“我们一起死,好不好?下辈子,下下辈子,一直一直都要在一起!”

  如果两人再大几岁,他们或许能明白,世界上没有过不去的坎儿,同性恋也不是什么绝路的事儿,他们大可以等工作之后、经济独立再离开家庭、共同生活。但在那个青涩的少年时代,在那个灿烂却偏激的十六岁,爱情的魔力夺走了他们的理智。父母的反对,让他们产生了“不容于世人”的错觉。郭炘轻轻地亲吻了恋人的眼睛,拭去他的泪珠:

  “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砍头不过头点地,多大点事儿啊。”

  年轻的他们,还不懂得生命的珍贵,他们将性命看得太轻,将感情视作了他们唯一的寄托。为了达成“来世纠缠”的目的,两人决定互相杀死对方。徐嘉卓拿出了书包里的两把美工刀,两人的左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右手各自握住刀柄,将刀尖抵在对方的胸膛上,说好一起捅进对方的心脏,同年同月同日同时死。

  徐嘉卓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轻声报数:“一,二……三!”

  当最后这个“三”字说出口的时候,徐嘉卓紧紧地闭上双眼,用力地送出了手中的刀片。但与此同时,预期中的痛感却没有降临到他的身上,只有自己的右手上,感受到了温暖粘稠的液体在流淌。徐嘉卓疑惑地睁开眼,却看见郭炘因疼痛而扭曲的脸孔。他垂下眼,只见郭炘的胸口开出了一个血窟窿,而自己的胸膛上,美工刀的刀刃甚至没有划破衬衫。

  “我下不了手……”郭炘虚弱地挤出一个笑容,“我发现……我舍不得你死……”

  说话的同时,胸膛的鲜血汩汩地涌了出来,将徐嘉卓的手染得血红一片。后者咬紧了下唇,猛地举起美工刀,反手扎进自己的胸口。可就在这一瞬,郭炘突然抬起右手,猛地将刀推开了。

  刀尖划破衣衫,在徐嘉卓的胸膛上划开一道血痕,但并没有插进心脏。徐嘉卓不知所措地望着自己的恋人,却见郭炘的脸因为失血而变得惨白,他张了张口,几乎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才将一句断断续续的话语,挤出喉管:

  “算了……阿卓,好好活……”

  徐嘉卓干涩的嘴皮动了动,却连一句话也说不出。他只能慌乱地捂住对方的胸口,但鲜血却不住地从指缝中往外涌。惊慌失措的他直过了好几秒,才回过神来大声地呼喊“救命”,而那个时候,郭炘已经陷入了昏迷当中。

  十多分钟后,120急救车赶到了现场,但在检查了郭旭的伤势之后,医生摇了摇头,宣布了少年的死亡。在听到这个结论后,徐嘉卓就如同断了电一样,呆若木鸡地跌坐在地上,一动不动。他的视野一片模糊,他的脑袋一片空白,他只能死死地攥紧相握的左手,仿佛只要握紧他,郭炘就不会离开一样。

  可是最终,那只手还是渐渐冷了下去,失去了最后一丝温暖。

  当医生用白布罩住郭炘的脸孔时,如果不是有那句“好好活”,徐嘉卓一定会当场跳下教学楼。不久之后,徐海天和郭炘的爸妈都赶了过来。得知了儿子的死讯,郭炘的父母泣不成声,他们痛恨徐嘉卓,但他们却也明白,是两家家长的阻碍,逼迫两个少年走上了绝路,徐嘉卓并不是杀人凶手,而是自家儿子愿意舍命去陪的恋人。

  至于徐海天,古板的他不想让人知道“儿子为了跟同性恋人殉情,最后搞出了人命”这一事实,于是他将这起事件归结成为“两名高中生起了口角,相互斗殴,错手伤人”。事后,他又赔偿了郭家三百万,而郭炘的父母也没有再提出起诉。

第一百零三章 十六岁的约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