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一二章 午夜公路

    根据卷宗上的记录,秦家宝对杀害父亲的行为供认不讳。起因是秦壮酗酒,就将气撒在了孩子的身上,秦家宝被连扇了几巴掌,一时气不过,就拿起菜刀砍了老爸三、四刀,直接将人砍去见了阎王爷。

  “看来他不是第一次对亲人下手了,”楚瑞之轻叹一声,“看秦家宝在审讯室里的样子,还是挺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的,还让你枪毙他,内心应该是想要赎罪的。没想到这人发起急来,下手能这么狠。唉,善恶一念间啊。”

  说话的工夫,警车已驶进了374高速公路的服务区。

  封醉山停车加油,服务的小哥一边往车屁股上插油管,一边向二人攀谈起来:“警察先生,你们不是本地人吧?”

  看见封醉山点了点头,加油的小哥抬手指了指西方天幕:“瞧,天都快黑了,我说两位最好在服务区凑合一晚上,别往前面开了。”

  “为什么?”

  小哥露出个古怪的笑容:“你们外地来的,不知道也是难怪。咱们这段路,晚上可不能开。”

  说到这里,小哥左右张望了一下,然后凑到封醉山的身边,压低了声音说:“说出来不怕你们笑话,咱们这里啊,闹,鬼。”

  “哦?”封醉山与楚瑞之对望一眼,交换了个眼色。后者微微一笑,从后备箱拿出一罐凉茶塞给小哥:

  “干活不容易,喝点饮料解解渴。您说这儿闹鬼,是个什么意思?”

  “呦,谢谢,”所谓礼多人不怪,虽然是一瓶饮料,但也让小哥喜笑颜开,话匣子也打开了,“你们不知道,咱们这段路以前出过个大事故,十三辆车连环相撞,那叫一个惨哦,死了七、八个人呢!从那之后,一到夜里,道上就闹鬼。有司机不信邪,非得走夜路,结果走到车祸的那段就撞鬼了,吓得他屁滚尿流掉头,差点给吓出神经病来。”

  “您说的那场车祸,是不是2012年3月份发生的?”

  面对楚瑞之的疑问,小哥眨巴眨巴眼:“呦,你们听说过这事儿啊。”

  见小哥拔下了油管,封醉山二话不说给了钱,坐回了驾驶座。楚瑞之向小哥道了一声谢,也钻进了副驾。眼见警车被发动,小哥有些发愣,他追了几步上前:“喂喂,我都说了前面闹鬼了,你们怎么这么不惜命啊?不怕死啊你们?”

  楚瑞之摇开车窗,冲小哥轻轻一笑:“我们啊,就怕他不出鬼。”

  小哥瞠目结舌,抓着油管子愣在原地。在他错愕的眼神中,警车扬长而去,向着车祸地点一路疾行。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落日西沉,深沉的夜幕笼罩了天空。正如加油的小哥所说,这段路一入夜就没有车辆敢走了,整段公路上只剩下这一辆警车。渐渐地,前方涌起了一阵白色的烟雾,封醉山开启了远光灯和防雾灯,可并不能令视野明亮半点。一阵阵的烟雾围了上来,像是从四面八方包围了警车,能见度大约不到三米。

  封醉山松开了油门,警车缓缓地在迷雾中前行。楚瑞之拿着手机导航,GPS定位显示,他们已经接近了两年前车祸的地点。

  “就在前方五百米,咱们……”

  楚瑞之的话还没说完,只见手机屏幕闪了一下,紧接着就黑了屏。同一时刻,车载无线电突然开启了,喇叭中传来广播的杂音,吱吱渣渣,像是用钉子划上了毛玻璃,发出尖锐又难耐的声响。

  封醉山冷眼一瞥,“啪”地一巴掌,拍上了无线电。这粗暴疗法只让声音停息了一瞬,紧接着,不止是广播,整个警车都开始失控。警笛不知被谁拉响,“乌拉乌拉”地呼吼着,警灯、远近光灯、雾灯、乃至刹车灯,都剧烈地闪烁起来。在这迷雾之中,显得格外诡异。

  如果是普通人,早就被这现象吓得胆战心惊的了,但早已习惯了各种灵异事件的封楚二人,却没有半点惧意。楚瑞之甚至扬起唇角,笑着说了一句“来了”,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符咒,右手从腰际取下不离身的折扇,猛地甩开了扇面:

  “气行奸邪鬼贼皆消亡。视我者盲,听我者聋。敢有图谋我者反受其殃……”

  听到他的念诵,广播发出凄厉的呼号,车灯不住地闪动,同一时刻,那漫山遍野的烟雾像是有生命一样狂袭而上,从天窗钻入屋里,无形的手试图扼住年轻天师的喉管,令他不能诉说驱逐的咒文,但楚瑞之左手一挥,指尖的符咒像是一把利剑,斩断了连绵的白雾,朗声喝道:

  “我吉而彼凶!破!”

  桃木扇骨的折扇便掀起一阵劲风,那符咒迅速燃起,星火余烬飞上天空,犹如无数红蝶,向四面八方散去。红蝶所到之处,雾气逐渐退却,喧嚣的警笛声也为之停止。

  一时间,天地无声,只见深沉的天幕下,一条漫长的公路延绵向前,消失在视线的尽头。一层薄薄的雾气,像是轻纱一样轻轻飘动着,让视野变得亦真亦幻。

  在那空旷的高速路的中央,在那飘动的轻雾之中,隐隐约约似乎出现了一个人类的身影。那个人背对着封楚二人,从背影看是个男人,他盘腿而坐,手里似乎拿着一件什么东西,右臂缓缓地扯动着。

  捉鬼二人组对望了一眼,封醉山从警车后备箱里拿出一把银刀,而楚瑞之则将符咒夹在指尖,两人向那诡异的背影缓缓走去。

  越是向前,男人的身形就越是鲜明,那是一个短发的青年,穿着一件夹克。那夹克上满是被鲜血浸湿的痕迹,早已看不出先前的颜色。他默然无声地坐在那里,就像是在进行一件什么重要的工作一样,手臂一下又一下地滑动着。当封楚二人绕到男人的前方,面前的景象饶是见多识广的楚瑞之,都吓了一跳——

  男人的左手拿着一张完整的人皮,右手拿着一把剪刀。他的动作缓慢而有规律,一下一下地,竟然是将那块人皮剪成细碎的碎块。

第一一二章 午夜公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