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61章他什么时候吃过这么苦的药了

  厉寒谦看着半个月没见的女孩,雪白娇嫩的肌肤,修长的天鹅颈,黑色发丝轻轻飘在上面。眼眸如水清澈。

“过来。”他招招手。东方沫一怔,想到他是要做那件事,她低下头,“我去洗澡。”厉寒谦脸色一黑,“洗什么澡,天还没黑!过来!”

他知道她想歪了,心里一阵好笑,他现在这个样哪能做那事。东方沫轻轻走到床边,“厉…厉先生,你饿了吗?我去给你做饭。”

厉寒谦脸更加黑了,“以后别这样叫!”东方沫:“……。”不这样叫,那怎么叫?看着她一脸的疑问,“以后叫名字!”

叫名字?她怎么敢叫他的大名,最后她想到阿婶叫他少爷,“那我叫你少爷吧。”厉寒谦面无表情,“随你!”

然后掀开被子,“来给我换药!”他躺在床上,小腹上纱布血红一片。东方沫惊恐的看着他,“你……你受伤了?我去找医生。”她急的往出跑。却被后面的声音吼回来。

“不用医生,就你换,快点!”他脸上开始痛苦的表情,东方沫更加着急了。“我,我不会换。”怎么办。她看着见他快要发怒的脸。

她赶紧走过去咬着牙,慢慢蹲下身轻轻拆开纱布。纱布拆开一层又一层,直到拿掉最后一块纱布,看见肚子上一个洞,往外冒着血。

她吓的浑身发抖,“…这很严重,我找医生,少爷,会感染的。”如果她不是学的医科专业,如果她不是曾经在课堂上学过内似的伤口包扎,她一定会吓晕!

厉寒谦蹙着眉头,听见她颤抖的声音叫他少爷,继而闻见她身上特有的奇香,心里顿时安定了不少。

他闭着眼睛,“没事,把药箱拿来换吧。”东方沫只好拿出医药箱,拿出碘酒,试着擦血迹,还没放上去,她就吓得双手发抖!她颤抖着嗓音说,“有点痛,少爷忍忍。”

当碘酒放上伤口的时候,厉寒谦痛的额头都冒汗了,但他一声不肯,咬着牙,一只手抓紧她瘦小的肩膀。

东方沫也不敢乱动,简单的消毒后,把药粉上上去,在用纱布包上,她感谢上苍学的是医科专业,要不然她怎么知道换药!

厉寒谦看她蹙着小脸,认真给他缠纱布的样子,“你学过?”东方沫抬起头对上他冰冷的眸子,“嗯,我在B大学医科的。”

她帮他包好站起身放好药箱,到了水,把消炎的药喂进厉寒谦的嘴里,“吃药吧,不然会发炎的。”

厉寒谦看着她的如水的眸子,张开嘴把药吞了,就着她的手把水也喝了,他眉头蹙的更深了,他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药,苦死了!

这个女孩骗他吃药,他竟然乖乖的吃了,他抬头看着她在身边窸窸窣窣的忙着,刚才想来教训她的想法早已忘记了。

他轻轻往里挪了挪身子,“过来睡。”拍了拍身边的床。东方沫回过头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少爷,你的身体伤成这样,不要……”

厉寒谦越越来越黑了,这个女孩脑子里整天想的什么!整天想到他要做那件事,如果她真的这样想,他不在乎如她所愿!

第061章他什么时候吃过这么苦的药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