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人在旅途

  夜未央,灯火明,在这孤独的人世间,我想许你一往而深……

  看着怀中的小人儿,努力忽略刚刚的乌鸦叫,满心憧憬着二人的未来,那个甜蜜的二人世界……

  刘亦珅亦觉好笑,豆蔻要是知道自己其实是个21世纪的女孩子,不知道会是啥反应?

  某GOD:咳咳,你可以试看看……不拿你当神经病才怪……

  某少:嗯?谁在说话?

  不过,某少爷嘚瑟的自己都快忘了那些过去,不知道那时候的她是场梦,还是现在的他是场梦,也不知道这场梦啥时候会醒……会不会某天醒来,自己还躺在军校的宿舍里?要是回去了,他是该喜欢男人还是女人?……

  诶呀妈呀,心好乱……你说说,这都哪跟哪啊……不得不感叹,老天爷果然玩的一手好棋啊……

  “今晚月影婆娑,月色朦胧,想必明天是个大风天……”

  刘亦珅被豆蔻的话带到了现实,摇摇头,不管是在梦里还是现实里,活在当下,活好自己,尊重本心……爱了就是爱了,只要对得起自己就成……嗯哼,也不枉老天爷让老子来这么一趟旖旎的穿越时空之旅了……既然让老子是个男人,那就男个够本吧……咳咳……

  收紧揽着小丫头的手臂,探头在她的额头上印下浅浅的唇印,然后抬眼望向车窗外的天空……

  马车已经驶出扬州郊外,月色朦胧,但是繁星满天……某少感叹啊,多久没见过这么多的星星了?人类啊……到底是在进步还是在自我毁灭?

  “毛月亮……明天应该是个大风天……”

  “毛月亮?”

  “是啊,丫头你看,那月亮最外一圈,是不是毛茸茸的?“

  “还真是……就你会起名,毛月亮,亏你想的出来,西西……”

  听着她的娇笑,感受着她释然的心情,心中轻松不少,也懒得解释,给了她一个最帅的侧脸,算是对她笑声的回报……

  漫漫长夜,旅途奔波,刘亦珅给她讲了个灰姑娘的故事,听得豆蔻心向神往……

  “那藩国的王子和灰姑娘在一起了吗?”

  “当然,他们后来相亲相爱,相伴终老……”

  “珅哥哥,我们也可以吗?”

  看着她踌躇的小样儿,某少心中的雄风顿起……女孩子都需要安全感,而他的豆蔻,最缺少的怕就是这个了……

  “废话!小傻妞,你要是敢不要我,老子上天入地都饶不了你……所以,你就乖乖的呆在老子身边,知道不?”

  一席话立马就安抚了怀中小妞儿……

  但是他自己呢?谁来安抚他呢?

  某少:俺也曾有过玻璃做的少女心啊……

  GOD:你那时候就是女汉子,何来少女心!

  某少:咳咳……

  他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也不知道她的未来……但他是谁?他能任人左右自己的人生?

  与豆蔻在一起半年多了,他知道他喜欢她,但如何与她相处?说实话他还真心挺迷茫的……姐妹?闺蜜?恋人?他分不清,但是他唯一知道的就是遵从本心,说白了就是得任性……想咋地就咋地……好好爱她,呵护她,让她开心,替她解忧……

  看着她澄清的双目痴痴的望着自己,心里莫名的抖了一下,将她那微凉的小身板揽进怀里……在这个寒冬颠簸的夜里,搂着她,温暖她就是给她最大的安慰了吧……

  无言也无语,相偎又相依……

  不知何故,又传来一片乌鸦的叫声,赶车的老张回头说道,“刘少爷,咱得连夜穿过这片林子,过了林子就有人家了……”

  刘亦珅只是“嗯”了一声,心里一阵莫名的烦躁,因为连夜的赶?还是因为乌鸦的叫?

  心里总是慌慌的……

  突然想起中学念过的一首诗,不由得冲口而出“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元代诗人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景致凄凉,人生悲苦……”

  刘亦珅有些发怔,“诶?丫头,你还知道这词儿?”

  “傻瓜,你忘了我爹爹是书院的教书先生,爹爹知道我喜欢这些咬文嚼字的东西,所以教过我好多诗词,爹爹他……”

  豆蔻说着不由低下头沉了脸,刘亦珅知道她想起了爹爹,想起了家里的仇恨……

  刘亦珅突然后悔随口念了这么首苦逼的词,娘的,装什么文雅啊,嚓,都是乌鸦惹的祸……

  将搂着她的手臂紧了紧,“在老子身边,不许乱想……”

  霸道又简短的几个字,却熨帖了她躁动凄苦的心……嗯……不乱想……

  …………………………………………………………………………………………

  夜,是漫长的,可也是旖旎的……俩人算是头一次在一起过夜吧,虽说旅途苦了点,但还有点私奔的小兴奋……

  待到了人烟可循之地,天已经蒙蒙亮了,相依的两个人虽有倦意,但都相互支撑着,这大冷的天气睡在马车里?开玩笑!真的会冻死人的……

  赶了一夜的路,人困马乏,刘大少让老张停下,带着豆蔻下来伸伸腿,活动活动……见远处有个小土包,半搂半抱的携着小丫头就上去了……

  冬日的清晨虽是凄凉,但远望着沉睡的小村庄,遥听着鸡鸣狗吠,也是一种独特的暖吧……

  伴着毛月亮渐渐的落下,大风果然起来了……干枯的树枝随着大风呼呼摇曳,淡淡隐去星子的天空渐渐泛白,一层层的金光卷着边儿的一点点往上翻,沉睡的小村庄在白白的呵气笼罩下显得那么安静,瑰丽……

  刘大少之前一直在繁闹的市区生活不觉得怎么样,如今深入这乡间小镇,看着远处青山环绕,脚下踏着乡间黄土,隐约闻着鸡鸣狗吠,不禁暗自感叹,这才是人居环境啊……

  21世纪到处都是这古镇那古镇的吹嘘,那尼玛简直就是扯淡啊,什么是古镇?……老子眼皮子底下的才是……安静,古朴,纯真,空气自带的泥土混杂家畜的原始味道,清冷提神,心中的烦闷早就一扫而空……21世纪的人真应该组团穿越来看看……

  深吸一口气,此时此刻简直是不要太舒服了……这空气质量,杠杠的……回想曾经生活的大京城,有几天是这么清新的?

  “冷吗?”

  “还好”

  大正月的清晨凉意森森,说话都带白气儿的,看着身侧小丫头鼻尖红红,拿手捏了捏,“后悔吗?”

  “怎么会?”

  是呀,怎么会呢?自从认识了这个冤家,她一切的计划全都变了,重心也转移了,就连仇恨都淡了,如今他又愿意为了自己离家出走,她还有什么可后悔的……一个男人为了自己舍弃父母,那是有多大的爱啊……

  “珅哥哥,那你后悔吗?”

  “嗯”

  “嗯?”豆蔻闻言,小手就探出去掐他腰间软肉……

  刘大少凝眉,爽朗一笑,顺着她的劲把她往怀里一带,紧紧搂住,“哈哈,老子后悔,怎么没早点带你私奔!”

  豆蔻紧紧贴在他怀里,感受着他的心跳,无言无语……

  刘亦珅怕冻着她,站了一会便又把她拖进马车,继续赶路……

  一进村头又惊起一片乌鸦,赶车的老张说道,“进了老鸦庄,这里乌鸦多了,刘少爷,您多担待……”

  这个赶车的老张是熊代云给找的,是绝对信得过的人……他是扬州郊县延安村的人,自幼在扬州马行谋生计,如今也算是马行里说得上话的人……马行每年都会训练几匹好马,供各大门大户的少爷公子们取乐……扬州这几大公子他自是熟……

  这熊代云是四少中最好马之人,老张又是驯马能手,所以与这老张交情匪浅,老张又知道他是巡抚公子,更是倾心对待……

  这不还没出正月,熊家少爷亲临,交了他件差事,就是护送刘家少爷出城,他在扬州城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自然知道该怎么做怎么说……

  “还要往前赶吗?”

  “刘少爷,您二位坐了一宿的马车,天寒地冻的不得休息,这有人家,咱们找个干净方便的地儿休息休息,人困马乏也不是个事儿,少爷身轻体健,老头子更是没什么,就怕小娘子吃不消……”

  刘亦珅一听叫老鸦庄心里就不舒服,本想继续赶路……但听得老张说的在理,暗骂自己糊涂,自己如今是男儿之躯,自是不怕颠沛流离更深露重的,但是豆蔻可不一样,娇嫩的跟朵花儿似的,得细心呵护才是……

  于是跟着老张找了一人家略作休息……

  老鸦庄也是个古老的村子,那里的村民民风淳朴,生活还算是富足……那时候的农民都是靠天赏饭,天好雨水好,庄家收成就好,这一年就好过,天不好,遇旱遇涝就都白忙活了……

  去年还好,是个好年,所以今冬村民们都过了个丰收好年……

  老张寻了个院落比较宽敞的一家敲门行礼,一顿沟通后……

  刘亦珅出手大方,赏了他们家一个大银锭子,他家自是请佛一样的把他们请进来,就差把他们供起来了……

  “车马劳顿一夜,有劳大嫂腾间干净的屋子让我兄妹休息休息……再点上火盆,炖点姜汤,我们都驱驱寒气……”

  那位大嫂连忙答应……

  那时候乡下的房间哪分什么卧室客厅啊,进去就是一个大炕,一个柜子,简朴清雅,倒显得宽敞干净……

  他家有个十岁左右的女娃,长得倒是清新可人,非但没有因为被早早吵醒而闹脾气,反而帮着刘亦珅打水铺被褥,心灵手巧,干活十分麻利……

  刘亦珅不禁感叹啊,时代真是不一样的……

  女娃子帮他们忙活时还时不时的打量刘亦珅和豆蔻,丝毫没有城里大家闺秀的扭捏,大方自然,“哥哥,姐姐,你们是夫妻吧……私自离开家的吗?”

  有那么明显吗?咳咳……

  刘亦珅不得不佩服她,小小年纪居然有柯南的潜质,丫牛逼啊,厉害啊……

  刘亦珅疲倦的心情突然大好,脸上就绽放了青春的灿笑,犹如那初升的朝阳,特惹人眼球……不顾豆蔻的娇嗔瞪眼,执起她的小手,笑眯眯的说,“反正我叫她好妹妹……小姑娘,你多大了?”

  小姑娘看着他笑得好看,也笑了,小脸水嫩嫩的,“哥哥,你笑的真好看……我10岁了,再过两年,爹就打算给我找婆家了……我也想找个像哥哥这样的人当夫君……”

  “这么早就想嫁人了?”

  “女大不中留啊,留来留去留成愁……我们村里的女娃娃都是这么大就开始找婆家的……”

  刘亦珅看着她可爱的小脸,明明还只是个没发育的小女孩,哎……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悲哀……

  待收拾好后,刘亦珅和豆蔻和衣躺下,刘亦珅因之前的擦枪走火后,不敢再有丝毫的越举了,他脸皮厚倒是无所谓,但是豆蔻,小姑娘一枚,吓到她就不好了……

  “珅哥哥,小姑娘看上你了呢……”银铃般的笑声在身旁响起……

  “嚯,丫头,吃醋了?”

  “怎么会,只是觉得你的魅力真是大啊,上到老的,下到小的,咋都稀罕你呢……”

  “那是,也不看看爷是谁……”

  说是不吃醋,但是年轻的小姑娘哪有那么豁达的,多少还有点点酸酸的……豆蔻本性就是开朗活泼爱捣蛋的主,只是由于家里的变故才变得沉默寡言,自从遇到了命中的天子,如今他又愿意背弃父母带着她私奔,她调皮的劲儿又来了……

  “呦,珅少啊,说你胖你还真喘啊……”

  看着压抑了一晚上的小丫头语气又恢复了往日的活泼,心情也跟着好起来……侧过身来看着她……

  “丫的,敢说老子胖?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怎么收拾?自是搔她痒痒了……想多了同学们可以面壁去了……

  豆蔻特怕痒,这个刘亦珅与她相处半年了自是知道……于是豆蔻小姑娘的腰间,腋窝,后背,腿根,没一个地方逃脱得了刘亦珅的魔掌……

  摸摸挠挠,挠挠摸摸,不知是因为屋内燃了火炕还是喝了那碗热热的姜汤,刘亦珅浑身就有点发热了……具体说应该是有点燥热……尤其是豆蔻那少女的娇笑传进耳中,再加上手下柔软的触感,更是刺激了他某根绷紧的弦紧了又紧……

  他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两个人现在的姿势很是暧昧,他半个身子压在了豆蔻的身上,手正放在小姑娘细软的腰间……手,由不规则的快速搔痒变成了缓缓的揉捏,轻轻的,一下下的……

  两张脸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四目相对……他就那样望着饱含春水的一张娇媚容颜,含羞带怯,粉粉嫩嫩……突然勾唇邪魅一笑……

  丫的,看来泡妞真是无师自通啊……忒会勾搭人……就这距离,就这张俊脸,放眼古今,任谁也受不了啊……

  小丫头呼次带喘,小脸红红,举起大眼睛毫不退让的笑着看他,那双眼睛里,有期待,有鼓励,还有那么一丢丢的……勾弓I?……

  开玩笑,豆蔻丫头好歹在瑶歌坊呆了一年多,什么事没见过,虽然她从未做过,但是遇到心爱的人,那这个东东自然而然的无师自通了……此乃真性情也……

  刘亦珅就喜欢她这个小样,倔强,有个性,敢爱敢恨,跟那些封建的古代女子太不一样了……简直了,那小眼神,分明就是勾弓I啊勾弓I……他还会客气?那就不是刘大少了……开玩笑……

  啥也不说,压低头就亲了下去……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珅哥哥……”

  听见她低低唤他一声,某少……额,又激动了……

  但是,和谐啊和谐,和谐号一直在呜呜呜的慢慢开……

  最后的最后,啥也没发生……

  睡吧,睡吧,赶了一晚上的路了……

  ……………………………………………………………………………………

  传说中的珅少怀拥佳人,抱着游山玩水的心情,走走停停,小日子过得还挺滋润……至于路途的颠簸,暂且就不细数了……

  这日行至镇江,镇江是个大城市,繁华程度不亚于扬州……

  进城后一路走来,总感觉哪里不对……

  但是珅少未做他想,来到了这个有名的城市,吃是必须滴……于是带着他的豆蔻小妹妹选了一间比较大的餐馆……

  餐馆里人挺多,但不像平时吵吵嚷嚷的,只是三五成群的,都在小声嘀咕,好像怕被人听见似的……但在某少细心的留意下,他们好像都在说同一件事,一件很诡异的事……

  他们细声碎语的在讨论什么诗还有什么文人被抓之事,还听说已经抓了不少文人雅士准备处决……而且不止镇江,连着南京,苏州,浙江这方圆百里的文人好多都被牵连了,当然扬州也不例外……

  “扬州?扬州有什么消息吗?”

  “扬州有件怪事,这件事本来就牵扯文人,但听说扬州有家大户富商,不知道怎么也被牵连进来……”

  “什么富商?”

  “就听说是做什么绸缎生意的,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

  刘亦珅犹如一个炸雷在耳边响起,脸刹那间就白了,浑身发软,头一歪靠在了豆蔻的怀里……

  可怕的第六感啊……终于还是出事了……

  豆蔻和老张一来没有刘亦珅的听力好,二来也没有留意,所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见刘亦珅突然晕倒,豆蔻立马就慌了……

  “珅哥哥,珅哥哥,你别吓我……”

第十七章 人在旅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