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夜探刘府

  豆蔻跟老张进城,必然不是回瑶歌坊……只是回马行的必经之路得路过瑶歌坊,她只是远远的看着那架势,心里就发虚……

  瑶歌坊周围全是官兵,进出坊里的人都要挨个查看……豆蔻心里觉得发慌,又觉得好笑,这都什么节骨眼了,坊里的客人咋还络绎不绝?

  真是越危险,越刺激……

  只是她更佩服她的珅哥哥料事如神,这瑶歌坊果然是个是非之地……是的,扬州城没人不知道豆蔻和他的关系,想那刘家大少是瑶歌坊的常客,如今突然不翼而飞,那瑶歌坊必然是官兵的监视重点……

  官府让绿姑交出豆蔻,可绿姑上哪给他找人去,只能推脱说豆蔻老早就回苏州老家了……好在她绿姑在扬州城里混迹多年,黑道白道也识得几个人,官府没找到绿姑窝藏逆犯的证据,也确实没找到传说中的豆蔻,也没怎么为难她,只是将瑶歌坊看管的滴水不漏……

  按下豆蔻随老张回马行暂且不提,且来看看咱珅大少爷如何……

  刘亦珅进城后并不着急回府刘探视,而是找了间酒馆吃饭,嗯,折腾了一下午,肚子饿了……

  你们觉得刘亦珅会随意的找家酒馆吗?当然不,他来的自然是他好基友家开的……

  不出所料,以他军人出身的敏锐直觉再加上小女子的超强第六感,一进酒馆就发现这柳家酒馆被暗地里监视起来了……目标只有一个,就是他——刘亦珅!

  这太好推测了——日落西山,周边有几个小商贩并没有其他商贩那样准备收摊回家的举动,且他们目光聚焦点显然不是眼前的商品和路过的行人,他们不时的左顾右盼,眼神还时不时的向酒馆里飘……而且,酒馆管账的大掌柜眼神躲闪,摆明了受人利用或是被人强迫而感到心虚……

  普通进餐之人自是毫无发现,但是军人世家出身的刘亦珅自是将他们的异样尽收眼底……

  其意图可想而知……凡是与他刘亦珅沾边儿的,都逃不过被监视的命运……柳家这样,想必那两个家伙的家里也不好过……

  是的,刘家出事,柳家虽然没有被卷进来,但是由于柳连城和刘亦珅的关系,柳金石与刘见行的关系,柳家还是被官府例行搜查了一遍,因为没有证据,只能是暗中监视了……

  至于熊代云和张文学,一个是巡抚总督的公子,一个是盐帮的二少,知府的爪牙还没能力伸的那么长,虽然也暗地里派人跟踪监视,但显然到目前为止,毫无收获,且好几拨人都被二位少爷暗地里处理了……

  一边喝酒一边不经意的观察,刘亦珅对目前的形势已经有了几分的把握……看来这李知府对他是志在必得啊……可笑他一开始还以为这李知府是在配合他老爹演戏给他看,哎……如今……

  有什么仇什么怨呢?

  难道只因为当时被退婚了?

  不应该啊,据他所知他们当初订婚并没有正式订下来,只是双方有个意向而已,算是口头商议吧……再加上他摔马意外受伤后强烈反对,不知道刘老爷子如何与那李知府交涉的,反正是不了了之了……这事对谁都没啥大影响啊……且听说这李知府与刘家素来交好,自古官商勾结嘛,太自然不过了,不管是于公还是于私,怎么想来知府大人也不至于要置刘家于死地啊……

  难不成又是皇室?乾隆?

  可是,这刘家得罪的着吗?

  太不科学了……事出有异必有妖啊……但是那个妖要怎么抓?

  娘的,老子又不是降妖除魔的孙大圣,嚓……

  借着小酒劲儿,越想头越疼……诶妈呀,咋整?

  心烦意乱,多想一醉方休……

  他来的目的无非是想看看能不能遇上柳连城,很明显,希望落空了……

  他哪里知道,自从刘家出事后,可怜的柳大少也遭到了刘亦珅曾经的待遇——被他爹给软禁了……

  笑话,柳家就那么一个儿子,要是真牵扯进来,哪里还能有好果子吃……无论柳大少怎么一哭二闹三上吊四绝食的,柳家老大就是不罢手,闹也比丢了命强……

  想那柳连城和刘亦珅可是开裆裤的交情,老大家里被冤了,他焉能坐视不管?要是老大回来知道后,还不得跟他玩命?

  是的,以他对刘家的了解,自是知道他们是被冤枉的……刘家有财有势,自是某些人中的眼中钉……官商勾结,勾结好了那就是歌舞升平,风调雨顺,升官发财……勾结不好,自然会得罪那些贪心不足蛇吞象的官老爷……当官的平时想要治刘家,又哪里会那么容易,如今好不容易找到完美的借口,他们怎么可能放过如此良机……这就是所谓的,民不与官斗,富不与官争了……

  柳金石当然也知道其中的猫腻,但这次事件牵连太大,帽子扣的也大,他已经无能为力了……唯一能做的就是看管好儿子,不能让柳家唯一的独苗出意外……

  刘亦珅虽然不清楚此中缘由,但也不会对兄弟有啥怨怼……谁没有家呢?谁没有迫不得已呢?

  但他的心里是真的憋屈……于是这小酒也就没少灌……

  借酒消愁,想麻痹一下自己,可是……没喝醉,NND……

  他知道自己的酒量,以前高中的时候他就是学校里的酒皇,算是遗传?

  只是他不知道,精神穿越的他连酒量也跟着穿越了?

  是吧……

  是的,他那总参处参谋长的老爹就是一军的酒神……

  咱珅少很好的遗传了他爹的这一优良基因,虽不能说是千杯不醉吧,但是白酒一斤半啤酒可劲灌的量,当时震慑了整个部队大院,给他老爹狠狠的长了脸不说,更是征服了学校一众追求者……

  刘亦珅心里苦闷,想醉,但是借酒消愁的行为更多是做给有心人看的……

  是的,暗地里监视酒馆的人不可能不注意到外表如此出众的他……他一进酒馆就被人盯上了,要不是歘歘的目光过于明显,他也不至于一进来就察觉到不妥之处……

  但是监视的人再精明,对个酒鬼醉汉还是会放松警惕的,尤其是看了桌子上那满满的一罐罐的空酒瓶,那是红果果存在的……没人相信那么多酒灌进肚子里的人会啥事都没有……毕竟只是普通官兵,跟现代搞军事情报的特工比哪可同日而语……打小受过军事训练的刘亦珅忽悠他们就跟玩似的……

  是的,放到现代,突然出现这么一号人物又喝这么多酒,哪能不引起怀疑?但咱珅少偏偏反其道而行……这就是咱珅少玩的一手好棋,以身犯险,欲擒故纵……

  某少爷内心腹诽,“一群傻逼,跟老子斗,太嫩了点……”

  刘亦珅一直喝到入夜酒馆打烊撵人了,他才晃悠着高大的身躯缓缓离开……

  脚下步履蹒跚,但是头脑清明,一点点的算计着他们监视的范围……

  终于,四周干净了……

  但是,心,更沉了……

  一改刚才的醉态,此刻的他步履矫健,但多少也有点飘,毕竟他喝的是酒不是水……夜风袭过,那股股凉意让他清醒许多……

  珅少专挑夜深人静的小道胡同,串高伏低的向刘家大宅方向奔去……

  夜是如此的静,却掩盖不了这里的黑暗与腌臜,还有那即将到来的血腥……

  他没有心情体会独自一人穿梭在古代黑夜的刺激,也没有一点在黑暗中孤独探索的恐惧……他的心,全被文字狱和愤恨填满了,迫切的想要找到拯救刘家双亲的线索和办法……

  他恨啊,恨这个皇权时代,恨这个能被人一手遮天的时代,更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他再一次的强烈希望能拥有自己的军队,希望自己有为所欲为的权利……

  可是眼下……不胜唏嘘……

  老远的就看见那座沉睡的大宅门,如今漆红的大门已被白花花的封条打着叉的封死了……刘家大宅果然被官兵严密地把守起来,各个院门,乃至附近的墙外都有人守着……但多日的守卫毫无结果,再加上夜晚难耐,官兵们自然松懈,有的甚至在打盹……

  他自然不会傻到在这里硬闯……官兵不熟悉刘宅的地形,本来他也是不熟悉的,但是他不是逃跑过嘛……

  于是他巡着记忆,跨水翻山,来到密林边缘,来到那个当初从这飞奔而出的高墙之外……

  移情易景,物是人非……按耐住内心的狂涌,拿着事先顺备好的工具,深提一口气,纵身翻越了高墙,向大宅内部行去……

  还好一路走来未见一官半兵的……是的,刘家被他们扫荡了,贴封条了,自是只提防有人进来,哪有提防着有人出去的道理……官兵们哪会想到刘家大宅还有这么一处巧妙的存在……

  哪怕官兵当日扫荡时看见了这堵高墙,也没人会派兵把守,因为这堵墙,真的是他娘的太高了……别说是人了,除了飞禽,走兽都进不来……

  至于刘亦珅,不能把他当人看了……咳咳……他就是这个时代的怪物……

  熟悉而又陌生的环境……放眼望去,人去楼空,破瓦烂罐到处都是,可想而知,当时刘家上下被带走后,这个家所有值钱之物都被扫荡干净了……娘的,比鬼子进村还彻底……

  算算日子,不算昏迷的那段时间,在这里生活已经半年多,多少对这里产生了解不开的感情……想到娘平日里对自己的关心与疼爱,想到爹平时虽然严厉却不失耐心的调教与教诲,没有他们哪有如今的自己……而且当初,他又是在被软禁后私奔潜逃的情况下离开的……

  想想当日给二老拜年表演的情景,再看到如今的满目疮痍……这才几天?好好的一家人,这是怎么了?

  哎……委屈,憋闷,气愤……某少对着身侧的一颗大树就开始疯狂的出拳,出拳,出拳……双手鲜血淋漓了也不以为意,那种愤恨急躁的情绪还是无法宣泄……

  他无法大喊嚎叫,只能一拳拳的发泄在大树上……不见树动,只见落叶纷纷……

  可怜见的,这棵树是招谁惹谁了……

  酒意上头,愤恨难平……许久,许久,某棵大树才得以解脱……

  疯狂过后,他知道该做正事了……虽不报什么希望,但也想尽自己的一片薄力……

  虽不情愿,但潜意识里还是希望古今中外的各路神灵能保佑下下……那么善良的一家人,千万不可以出事……

  阿弥陀佛,Thanks god……

  嘴里叽里咕噜念了一大通,身心略松,手上的痛感立刻随之而来……shit!

  扯了衣角,简单的把自己包扎下,还好他有过训练,不是真正的养尊处优的大少爷……

  经过那么一通发泄,胸口没那么憋闷了,大脑也开始运转了……

  刘亦珅就着夜色猫腰潜入大堂开始搜寻,既是陷害,也有可能会留下蛛丝马迹,哪怕只有一线希望,他也不想放弃……

  从大厅穿过中堂,再进入内堂,一寸寸的探索着,研究着……

  突然,前方过道一个黑影闪过,直接闪进右边东厢房……好家伙,可是吓了咱珅少一大跳……什么东西?但是第一直觉告诉他,那是个人的影子……

  深呼吸,让惊悚的大脑有充足的氧气来供他反应……冷静,冷静……

  竖起耳朵,静听那边的动静……既然是个人,就不可能悄无声息……夜深人静,连呼吸都是可闻的……

  一边听一边思索,此人出现在这里必与刘家有关,只是不知道是朋友还是敌人……年少轻狂,洗雪心切,横了横心,冲着那隐忍的呼吸声,如影随形的追了过去……

  这也就是被现在的形势所逼,不想放弃任何可能替爹娘平反的机会……要是在平时,估计早就怕的不要不要的了……

  那个黑影发现他竟然敢跟过来,身形又迅速的一闪,好像是故意引着他穿过东厢房,出了前院,向后面别院跑去……

  身手矫捷,无声无息,嗯,是个高手……

  刘亦珅肯定那黑影是个人,反而不怕了……人嘛,都是对未知事物比较恐惧,一旦认知了对方是什么,恐惧自然就没了……刘亦珅哪里肯放过他,步步紧逼……但是越追越心惊,怎么那人对着府里如此熟悉……

  正当他愣神之际,那黑影突然180度的迅速折回来,就与他交起手来……对方来势汹汹,招招紧逼,且一招强过一招……

  刘大少最近这一年养尊处优,做做小生意,泡泡小美女,哪里练过武啊?

  他搜肠刮肚把他曾经改良过的泰拳和长拳都使了出来,虽说招式巧妙,可是太久不练,力道不如人,速度不如人,虽然偶尔有几招情不自禁的格挡,那可能是真正刘大少曾经学过的招式,依然于事无补……在加上刚刚某少冲树狠狠发泄过,双拳受伤,几招过后,某少不敌,双手被制,被那人捂着嘴就拖进了后面别院的大门里……

  呼……难不成半路遇到劫匪了?嚓,早知道留着力气与他PK……但是谁能早知道啊……

  谁他娘的跑这里打劫啊……这个朝代还尼玛有天理没?

第二十章 夜探刘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