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闲空法师

  闲空法师?

  是的,从那茫茫血泊中纤尘不染走过来的得道高僧正是静安寺里的闲空法师……

  扬州城里大多数人都听过他的法号,但见过他真容的人还真就不多……

  刘见行作为扬州首富,每年都会给静安寺捐赠大额的善款,修筑佛像,布施香火柴米,偶尔也会与闲空法师谈经论道……

  变化之本,不生不灭,无形无象,无始无终,无所不包,其大无外,其小无内,过而变之、亘古不变。其始无名,故古人强名曰:道!

  “道”,生天地万物,生仙佛,生圣生贤,倶以从“道”而生……

  佛有佛道,商有商道,道道不同,但终究归于大同,归于鸿蒙未分之时……

  闲空在刘见行的商道中揣摩着佛道,悟,顿,空,切……

  刘见行在闲空的佛道中摸索着商道,利,权,命,运……

  春去秋来几寒几署,年龄相近,性格相投的两人,一个悟空一切,一个卓著超然,竟然成了莫逆之交……

  谁说看破红尘就不能交朋友,纯粹扯淡!

  看破一切皆为空,敌为空,仇为空,爱为空,友亦为空……

  大顿大悟之人,会拘泥于名分关系吗?

  一个洒然,一个顿空,至交好友,很好,很和谐……

  自儿子与豆蔻私奔之后,刘见行心中很是烦闷,白天憋憋屈屈的应付亲友商伴,晚上还得给夫人陪笑脸……

  是的,夫人在怨他……若不是他强行囚禁儿子,怎么会把儿子逼走?而且还是大过年的,有什么话是不能好好说的?非得来这种强硬的手段……

  想着儿子的倔强模样,在想着夫人以泪洗面的憔悴,哎,后悔了也是无可奈何啊……

  憋屈,真TMD的憋屈,心中这口气无处可发,只有去了静安寺,与闲空法师好一顿牢骚……

  结果的结果,老和尚只甩给他“阴阳反复。阴阳相合。瓜熟蒂落。功成身退。”十六个字……

  “何解?”

  “天机不可泄露!”

  喵了个咪的,刘见行是哭笑不得,想他推脱了好几拨的应酬来找这个唯一能说点真心话的人来念叨念叨,发泄发泄,他居然只甩给他这么几个字?

  但想想这十六个字听起来并非坏事……也了解闲空的个性,也就没再追问……

  只是,如若他当时知道了闲空所谓的功成身退,就是用他的命换来儿子未来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会作何感想?

  哎,一切皆天定……

  闲空在刘见行找他之前,就已经算到了他会有今日的劫难,他这一劫是生死劫,卦象看是必死无解,但是他不甘心,想了好几个破解化劫之法,哪怕他不惜自己十年阳寿,可惜老天爷还真没看上您那十年……无奈啊,人力敌不过天意……

  所以,他今日过来送昔日好友最后一程……

  别人认不出那虬髯大汉的真身,但他早已明了一切……

  只是刘亦珅不认识他而已……

  闲空摇头苦笑看着跪坐在那痛不欲生的少年,想当日自你在静安寺那佛门重地追人家小姑娘亲人家小姑娘起,这个因果缘由便种下了……

  佛门圣地,不是你说侵犯能就能侵犯的……一切都会付出代价……只是这代价,刘家上下三十多口的人命啊……

  珅少啊,如果你知道这一切是因为你,因为豆蔻,你会疯吗?

  答案是肯定啊……

  但,事实是,缘起由他,但真正的罪魁祸首却还在逍遥法外……

  闲空纵有万般本事,此事的源头也还是未知……

  只是他知道,眼前的少年并非池中之物,将来必定飞黄腾达,无人能及……只是此时他被悲愤蒙蔽了双眼……

  如今他深受死别离之苦,再加上日后的爱别离之苦,算是偿还了当日年少无知的作孽之过,只是如今外加给他更多的怨憎恨之苦是他无需遭受之苦,他要为他救赎,为他点化……

  是的,闲空今日下山的另一个目的就是点化刘亦珅!

  留给父母最后的笑容龟裂了,刘亦珅抬起迷雾的双眼,入目的是一位慈眉善目,仙风道骨的光头和尚,年纪看上去并不大,大冷的天也只穿着单薄的僧衣,一双薄底单鞋纤尘不染,一双深沉笃定的双眼给人一种历经沧桑后的沉淀,安宁……

  看着他,珅少那砰乱愤怒绝望的心,安稳了许多……

  闲空看着那双悲愤的双眼逐渐淡定,拍了他三下,口念“阿弥陀佛……”人,又飘走了……“若欲见真道,行正即是道……”几个字飘飘渺渺的传来……

  诶呀妈呀,某少真真的亲眼目睹了什么叫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霎时间一脸懵B……

  再看向那和尚远去的方向,哪里还有人影?幻觉?

  但是头顶上温热的触感告诉他,一切都是真的……

  哦买糕的,大清朝的世界真玄幻啊……

  “若欲见真道,行正即是道……”什么意思?

  真道?正道?难道我一直在走歪门邪道?哎呀,他真想把那个和尚给喊回来,可惜,他已经没入茫茫人海渺无踪迹……

  何去何从?何为正道?

第二十八章 闲空法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