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闲空旧事

  豆蔻人虽然醒了,但是烧了那么多天,身体很虚很弱,根本起不来床……她其实真的很想起,但是玉少爷不让啊……

  看着她焦急的模样,玉少爷心里是又酸又苦……为了个男人,你至于吗?哎……

  玉少啊,你咋不问问你自己,为了个连名字都还不知道的小丫头,你至于吗?

  咳咳……

  看着小丫头想说话又说不出来,急的直咳嗽,那小脸憋得通红,看的某人又心动又心疼,玉少爷无奈把这几天听来的事都给她念叨了一遍……

  在这几天里又抓了几个零星的逆犯,已被处决……

  府台大人这次办案有功,受到上面的褒奖,升官指日可待……

  看着小丫头的神情,玉少爷缓缓的又道出了一件事……应该也是豆蔻最关心的事……

  在逃逆犯刘亦珅开启悬赏捉拿模式,提供有效线索者赏银五百,抓到犯人者,赏银五千……

  小丫头眼睛由大变小,眉头由松变紧……

  咳咳……但是……至今是毫无消息,毫无线索……刘家的那位少爷人间蒸发了……

  豆蔻心下稍定,玉少爷又道出了一件事,小丫头的心又提起来转了转……

  以上那些都是小事……接下来……

  最大的事,就是那刘家双亲的头颅,在三天前的一个雪夜里,莫名其妙的失踪了,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玄乎吧……

  是滴,刘家双亲那挂在府衙广场前招摇的头颅,就那么不翼而飞了……

  有百姓传言刘家人死不瞑目,冤魂把头颅招走了,到阎王殿里找判官给他们伸冤……

  有的说是武林高手看不过去给收了,还说那武林高手都是刘家那位行踪缥缈的大少爷的手下……

  还有更玄乎的,说是人头自己认领自己的尸身去了……额……因为据传说刘家二老的尸身也不见了……

  想那刘家贵为扬州首富,每年都行善积德,谁能料到是如此下场,真的叫人不胜唏嘘……哎,有人欢喜有人忧啊……

  至于刘家二老的人头到底哪里去了,自是没人知晓,翁子玉在小丫头质疑的眼神中也只能摇头苦笑,无以应答……

  要说这玄乎的事到底是谁做的呢?肯定不会是百姓传言那样捕风捉影,毫无疑问这是一起人为事件……那主谋是谁呢?

  和文博?柳金石?熊代云?

  No no no……都不是……

  竟是那一直在炼丹房中为刘亦珅炼制丹药的闲空法师……

  要说这闲空法师,目前以一介空门高僧的身份,名气已然不小,但跟她出家之前,那还是差了一大截……要说他出家之前……那可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也是能搅动江湖飘摇的人物……

  咳咳,不简单呀……

  闲空法师俗家叫翁善,曾是漕帮有名的四大长老之首……之首,并非因为年龄大,而是因为他的本事和名声大……

  翁善其实也并非他的本名……

  他本名马云飞,算是带艺入帮,那时他也才17岁,已经与他师傅齐名,是江湖有名的侠盗,一身轻功是来无影去无踪……后来因为年少气盛,得罪盐帮的大当家,被盐帮追杀,同时又被有心之人告知官府他的行踪,双面夹击,背腹受敌,寡不敌众,差一点命丧当场……

  盐帮倒并非要他性命,只是想拿回一件被偷的物件,见他重伤并已交出东西,也就没有赶尽杀绝……

  那群官兵可不管什么江湖道义,非要将他就地正法不可……

  正被一群官兵围攻得奄奄一息的马云飞,被突然杀进重围的漕帮老大救起,遂收他入帮……

  马云飞一来为感谢老大的救命之恩,二来为了躲避官府的追杀,遂拜了老大为义兄,跟了他的姓,改名叫翁善……

  虽然他劫富济贫,但毕竟一直干的是见不得人的勾当,所以除了老大和盐帮的几个人之外,没人见过马云飞的真容,所以对盐帮新来的翁善也没人知道他的底细……

  漕帮本就他们翁氏兄弟二人主事,那时翁老大26了,尚未娶妻生子,只小他两岁的翁老二得了两个儿子……

  翁老大见翁家人丁单薄,也当真把翁善当自己人培养……

  底下人见他姓翁,本事也不小,所以没两年,不到20岁的翁善就成了漕帮掌事的四大长老之首了……虽然他年纪小,但他为人公允,处事果断,思虑周全,近两年把漕帮上下大小事打理的井井有条,年底帮里入账都有大幅度提升,所以底下人对他算是心服口服……

  如果不是发生了那件事,想那闲空如今还当着他的大长老,掌管天下第一大帮的大小事务……

  至于到底什么是漕帮?翁善又发生了什么事导致出家暂且不提,且回头来看看刘家二老头颅到底是怎么没的,怎么就与闲空有关系了……

  说来也巧了,那天闲空从法场悄声无息的来,又悄声无息的去,眼拙的世人自是没人在意,但是,不包括那个人……

  哪个人?

  就是和文博大老远飞鸽传书请过来的人,那个在法场路上救下和文博的黑衣人……同时,他也是闲空俗家的义兄……

  没错,就是漕帮的老大翁老大,大名翁伯文是也……

  时空跨越了将近20年,翁伯文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哪怕他如今改了僧侣装束,他还是认出了他……

  当年那场事件,该死的都死了,大家都说他也死了,但只有他的尸首不见了……他既想他死了,却又矛盾的希望他还活着……

  17年了,终于再见他……

  算算他如今也就不到40,相貌几乎没变,只是成熟稳重了许多,而自己,自他“死”后,帮中一时无可信之人替代,不得已亲自操刀上阵,终日操劳,费心费力,已比从前苍老许多……

  回想起往日,不胜唏嘘……难道真的是自己罪孽太深?

  自己身边的兄弟一个一个离他而去……翁善如此,和文博也是如此……而自己的亲兄弟,他更是愧疚了一十七年……

  哎,活该自己这辈子无儿无女啊……

  不得不说,翁伯文看见翁善还是喜大于惊的……

  眼看着那和尚敲打刚才那个虬髯大汉,难不成他们之间还有什么渊源?为何那人身形与玉儿如此相像?他们有什么关系吗?

  那个人叫和文博爹?难不成,他们……

  只一愣神的功夫,那和尚竟然飘然远去……他的轻功依然还是那么的好……

  他如今正值壮年,且潜心修炼,想必功夫肯定是一日千里……而他,虽说这么多年功夫没落下,倒也没太大长进……

  于是翁伯文拼着全力在后面尾随,刚开始他还有心思琢磨他的目的,后来他只能一心一意的展开功夫追……

  闲空自是老早就发现后面有人跟着,但他自20岁出家,如今是修行多年,自是沉得住气,也存着一份比试和好奇的心里……

  他是越走越心惊,当今世上能与他轻功不相上下的寥寥几人而已,难不成是他?虽然17年未见,但是那绵长的功底和后劲他还是有感知的……想当年二人是天天切磋,只要有时间,俩人就在钻研武功,所以对彼此的功力都有一定的了解……

  功底这个东西,别说十几年了,就是百年千年也是不会变的……那就是一个习武人的根,外面不管长成什么样的树,跟都是一样的……

  既然知道了对方的身份,闲空就觉得没必要在比试下去了……于是放缓的步伐,等着他上来……

  一句“阿弥陀佛”绵长又有力才传入翁伯文的耳中……

第四十章 闲空旧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