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六章 哭吧哭吧

  珅少抬起疑惑的双眼,望向高深莫测的闲空,说出来的话也有点不着边际,“大师,能否帮我算算姻缘?”

  啥?闲空法师快哭了,这少爷莫不是脑子烧糊涂了,这里又不是月老庙,谁给你算这个?

  但咱闲空不是得道高僧嘛,心里波澜起伏,但表面纹丝不动……“阿弥陀佛,或三年,或五年,或七八年……”

  “什么?”

  珅少被他的话一下给整懵了,本来就混乱的脑袋如今里面已经开始烧蚊香了……

  “贫僧能说的就是这些,姻缘天定,望施主莫要强求,就让一切随缘吧……”

  “缘起何时?缘灭何时?还望大师明鉴……”

  “或三年,或五年,或七八年……”

  嚯,又来了,还是这套……

  “难道大师没有别的要说的?”

  闲空深深的望了和文博一眼,“阿弥陀佛,想必这位施主有话和你说……”

  和文博此时对闲空是异常的敬佩,他不仅救活了刘亦珅,还清楚的知道自己在想什么……高僧就是高僧……往后有机会定与他好好谈谈,结交结交……只是眼下的确不适合再多说什么……

  他几日未合眼,大师就几日未合眼,闲空看起来比他还累的样子,脸色苍白,所以向他点点头,“多谢大师……”

  闲空不语,只是向他点头回礼……

  刘家双亲头颅不翼而飞,外面已经闹得是沸沸扬扬了,官兵又开启了新一轮的搜查……和文博虽然几天来足不出户,但和忠会将外面的消息带回来给他……

  但由于怕和忠频繁出入寺庙惹人怀疑,所以和文博不让他经常过来……除非有特别重要的消息……

  在刘亦珅昏迷期间,不算刚送他来那次,和忠也只来过一次,就是将刘家二老人头送来的那次……

  至于人头怎么在和忠手上,那自然是翁老大的杰作了,他们之间自有他们的联络手段……

  和文博低头看向刘亦珅,想着他的遭遇,心里暗叹,真是个多灾多难的孩子……同时也暗自发誓,将来必定要好好待他,弥补他错失的一切……

  “珅儿……”和文博一时有些语塞……

  刘亦珅抬眼看着这个年轻帅气的干爹,只是几日,他消瘦了不少,看来他是真的在为自己担忧……一时有点激动……喉头哽咽……

  “干爹……”

  诶呦,小声喊得沙哑又沧桑,让人听起来心疼得慌……

  看出来他眼底流露出的情绪,和文博唇角微翘……孩子身体好了,他心里这块石头也总算落下了,已经发生的事情是无法挽回了,他唯一能做的也就是善后了……

  “干爹,你……这几日辛苦了……”

  “傻孩子,干爹没事……”

  刘亦珅倒在和文博怀里,感受着他怀抱的温暖,感觉自己回到了小时候,变成了天天腻在老爸怀里的小丫头……嗯,有父爱的感觉真好……

  “干爹……谢谢你……”

  “傻孩子,干爹倒没做什么,你真的要谢的是闲空法师,他为了给你炼药,不眠不休的在丹房整整七日……”

  什么?刘亦珅震惊了……诶妈呀,这人情欠大发了……

  刘亦珅更加肯定闲空和刘老爷子交情不一般,但此时无法再追究了,从和文博怀里爬起来,跪在踏上,给闲空叩了三个头,“多谢大师!”

  是呀,除了感谢,真的无以为报……

  闲空了解他的性情,生生的受了他三个头……

  “阿弥陀佛,贫僧与小施主有缘,救你一命,也是造化……”

  走近他,将手里剩余的一十七颗丹药全部给了他……“此乃救命良药,小施主往后必定有用,危急之时吃上一颗,保性命无忧……”

  拿在手里,诶妈呀,太沉了,这么好的东西,起死回生啊……“大师……之前对你无礼之处,还望海涵……只是这救命丹药小生不敢受,如今我身体痊愈,大师留着丹药另救他人吧……”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施主有此良心,此药放在施主身边自有用处……望施主妥善保管,阿弥陀佛……”

  有好东西不收岂不是浪费,想来这刘亦珅并非拘泥于世俗之人,既然给了,那他就收吧……只是这份救命之恩他是记下了,日后有机会必定知恩图报……

  闲空知道他们有话要说,给了丹药便退出房门……阿弥陀佛,他伤的不轻,又多日不眠不休,此刻再支撑不住,出了房门就倒下了……好在守在房门外的小和尚眼疾手快,将他送回禅房修养……

  屋里的父子俩人自然不知道外面的情况……

  和文博将刘亦珅扶起来,让他躺着继续休息……大病初愈,得养……

  刘亦珅也不违逆他,乖乖的躺了下来……

  “干爹……外面怎样了?”

  和文博自是知道他担心的是什么……

  “孩子,你父母的头颅被取回来了……”

  “真的?”

  刘亦珅自是知道此事有多难办,官府不惜重金悬赏捉拿他,哪里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们……活的时候不会,死了更是不会……

  “傻孩子,他们的仇日后再报,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你定要保护好自己……”

  “干爹,难为你了……是谁取回来的?”

  “此事纠葛很多,日后干爹再和你细说……”

  为避免刘亦珅激动,和文博并没有将事情的始末给他说明白,只是告诉他和忠把他父母的头颅取回来,日后好安葬……

  刘亦珅并不知道刘家双亲的头颅被挂起,也不知道那头颅被掉包“救出”,更不知道李向秀家里和衙门里发生的事……

  “干爹,他们……在哪?”

  和文博小心翼翼的从床下一个暗格里拿出一个盒子,他知道,那里就是父母的人头……

  闭上眼,任凭泪无声落下……好好的一对恩爱夫妻,本该享受天伦之乐,可如今……尸骨不全,只有……

  呜呜呜……

  不管过程怎么样,有人收取双亲头颅,日后他必会答谢,本来万念俱灰,如今他还有机会跪拜这二位他曾经叫了半年多的父母,也不枉相识一场……

  “爹,娘,孩儿不孝……日后孩儿必定为你们洗雪冤屈,让所有冤枉你们的人悉数陪葬!”

  “爹……娘……”

  和文博怕他伤心过度,毕竟才大病初愈……收起了盒子,“孩子,不哭了,有干爹在,必不会丢下你不管……”

  “干爹……”

  说是不哭,此时比刚才哭得还大声……

  哭吧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只是他那哭声,真是闻者心酸,听者流泪……和文博眼角也不知不觉的湿润了……

  刘亦珅直接扑进和文博的怀里,一遍遍的喊着干爹,一声声的嚎啕,将这段时间的情绪全都发泄了出来……

  和文博只是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任由他发泄……

  哭吧,哭吧,男人哭吧不是罪……

第四十六章 哭吧哭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