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9章 出院

  这几天袁爸每次来医院,都能看到钟弈安的眼神一直围绕着袁慧乐转,痴痴地眼神分明就是看喜爱的女子,心想这下可坏了,绝对不能往这个方向发展下去。

“秀芬出来下,有话跟你说!”对正在削苹果的袁妈喊道。

袁妈把苹果放在袁慧乐手上,让她继续削,然后走出去见袁爸。

袁慧乐看着手上的苹果,嘴脸抽搐了几下,别扭的抓着刀就开始削,不会!

她只会吃,让她服侍人?不可能!

喀吱一口咬了下去,酸的眉毛都快皱起来了,随手就想扔到垃圾桶里去。

忽然出现一只手!

那只手纤白如玉,骨节分明,肌理饱满……简直是一件工艺品。

就是这双手抓住了她的手腕,拿过她准备丢掉的苹果。

袁慧乐还沉浸在欣赏工艺品的世界里,耳边却传来喀吱的声音,抬头一看钟弈安正在吃被她啃过的苹果。

“别吃,酸的!”

“知道!”

知道还吃,等下那是自己刚刚啃过的:“喂,脏!”

钟弈安拿着苹果在袁慧乐眼前转了一圈,指着上面的牙印:“这个?”

袁慧乐刚想点头,就看到他对着那个痕迹咬了下去:“没事!”

她都想捂脸了,好害羞!

好吧他自己都不嫌弃,自己何必纠结那么多!

“好有爱呀,郜纶你看他们这样多好!”袁妈从门缝里偷看,激动的摇着袁爸。

“…”

“如果他们俩以后在一起那该有好多呀,儿子变成女婿,想想都好刺激!”

“…胡闹!”

王秀芬不解的看了一眼袁郜纶,这还是他第一次对自己这么大声说话。

英俊的脸庞上此刻乌云密布!

“咋了,他们又不是亲兄妹,在一起怎么了?”莫名其妙这么生气干嘛?

“总之我不同意,除非我死!”

“呸呸呸,胡说什么,什么死不死的!”王秀芬疑惑的看着袁郜纶:“难道你不喜欢儿子!!!”

袁郜纶看着张牙舞爪的妻子,摇了摇头:“这三年来,我是怎么对他的,难道你还不知道?”

“既然是疼爱的,为什么不同意?”她觉得儿子跟女儿很配呀,瞧多有夫妻相,肯定会很幸福!

“别忘了二姐落下的是什么下场!”

她呀,怎么了吗?

不会吧!

不能,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慌张的抓住袁郜纶的手:“一定要阻止他们,一定不能往那个方向发展下去,一定不可以!”

早在钟弈安刚来这个家的时候,她已经把他当成亲生儿子对待了,这几年来更是掏心掏肺!绝对不能让那样的事情发生!

“再看看吧,也许并不是我们想的那样!”袁郜纶安慰焦躁的妻子。

“希望如此!”

钟弈安这次除了伤了大脑神经中枢,身上好几处擦伤,其他都还好!

他住了多久的院,袁慧乐就陪了他多久,她每天就睡在床边的病床上,跟袁妈一起照顾着他。

袁妈让袁慧乐去学校上课,她自然不同意,说什么非要留下来。

袁妈拗不过她,只好作罢,钟弈安自然不会反对,他巴不得每分每秒都能看到她。

袁慧乐牵着钟弈安走在前面,袁爸袁妈跟在身后。

这两个月以来,终于看到了久违的太阳:“哇,真好!”袁慧乐伸了个懒腰,想要拥抱大自然。

终于出院了,真心希望永远都不要在踏足这个地方!

坐在袁爸的轿车上给赵婷和李东明分别报了喜:“我们出院了!”

发给苏寒的短信刚编辑好准备发出去,及时按了取消键,算了还是明天到学校给她一个惊喜吧。

晚上袁爸带着妻儿在好友刘信家住了一宿。

“刘叔叔好!”袁慧乐见到来人热情的打着招呼,刚刚在来的路上老爸就跟她和钟弈安说了具体情况。

这位高大威猛的男子叫刘信是某个银行的行长,是老爸生意上的好友,而且还是大学四年宿友,今天就是来叨扰人家一宿的。

“好好呀,想必这位就是乐乐了!没想到都长这么大了。”

“叔叔您之前见过我?”奇怪她怎么不记得有这号人物。

“那时你才3岁左右,不记得正常!”刘信得声音很爽朗:“这位是?”

“我儿子,怎么样帅气不!”袁妈说这话时语气里满是骄傲!

“郜纶,他就是你上次说的那个小孩?”

“是的!”

“真是一表人才呀,有福咯!”刘信打趣道:“快,快进家坐!”

半响客厅门被推开,急急忙忙走进来一个干净利索得女子。

女子连鞋子都来不及脱,就迫不及待的朝这边冲来,一把抱住坐在一旁得袁妈:“信说你们今晚过来,我还不相信呢,没想到真的是你!”

袁妈也回抱着她:“好久不见,云”

原来那个女子正是刘信得妻子,跟袁爸袁妈,刘信是大学同学。

她是一名初中语文老师。

晚上吃饭的时候,袁妈问刘阿姨:“小晨呢?”

刘阿姨一边帮袁慧乐和钟弈安夹菜一边回答好友王秀芬:“他住校,周六周末回来!”

住校?这不禁让袁妈感到惊讶,南京那么多好学校:“小晨去外地上学了?”

“哪是,就在我们之前的学校南师附中!他要住校我们也没办法!”这孩子也真是的,非要住什么学校,哪有家里舒服!

刘云对袁慧乐跟钟弈安喜欢的不得了,最后还问袁妈愿不愿意把女儿嫁到他们家来,这样更是喜上加喜。

袁妈望了望钟弈安,对好友笑了笑:“这事还得问乐乐!”

钟弈安一整晚都一言不发,安静的呆在袁慧乐身边,细看整张脸只是更加阴森。

第二天一大早,袁爸就送袁慧乐跟钟弈安回了学校!

苏寒一进教室,就看到了几天不见的好友袁慧乐,开心的手舞足蹈:“乐乐你终于回来了,可想死我了!你不知道没你的日子多难熬!”

“白痴!”

“哎哟,人家想你了嘛,对了怎么这么快就出院了?钟弈安他?”

“没事啦,放心吧!”真的是没看到都好了吗,跟个小老太婆一样唠唠叨叨。

一整天苏寒都缠着袁慧乐,想把这几天的遗憾一次性补足。

同学们看到袁慧乐跟钟弈安重回校园都很开心,叽叽喳喳围着他们说个不停,有的人看到钟弈安阴沉着的俊脸默默走开了,当然还是有少数同学不为所动,仍然同袁慧乐说着些什么!

苏寒为了庆祝钟弈安出院,请了宿友魏莉莉和陆敏一起出去吃饭。

魏莉莉自然很乐意,但是陆敏一开始是拒绝的,最后是魏莉莉拖着过去的。

袁慧乐无非就是土豆,土豆,还是土豆,最后上菜的时候,魏莉莉,陆敏看到四碟土豆时,惊讶的嘴都张了起来!

袁慧乐和苏寒一直在说个不停,魏莉莉时不时说上几句,而钟弈安和陆敏则是全程沉默。

不同的是,钟弈安始终望着喋喋不休的袁慧乐,而陆敏一言不发盯着碗里。

那顿饭后,陆敏和袁慧乐他们之间的关系明显有了改变,虽说不是无话不说的朋友,但至少不是那种相看两厌的厌恶感了。

之前钟弈安没出事之前,袁慧乐都天天帮他买早饭,更别说现在了就连中饭都亲自去买带回教室一起吃。

苏寒咬着筷子望向对面的钟弈安,这小子肯定心里乐开了花。

平时连碗都不会洗的人,现在照顾起人来,一套又是一套的。可能这世界也只有钟弈安有这份福气了。

其实她是真心希望陪好友袁慧乐走完下半辈子的人是钟弈安,因为只有他能一心一意,全心全意不求回报的对乐乐好。

正因为这样,所以再后来的日子里,她才会处处刁难那个男子。

因为在她心里,这世上唯有钟弈安能给乐乐幸福,也唯有他能忍受乐乐的小性子,他是最适合乐乐的人选,没有之一!!!

只怪他们在一起相处的时间太过简短,只怪老天爷不公平!让一对可爱的人儿分离。

“喂,不好好吃饭,想什么呢?”抬头是好友带笑的眼睛。

就是这双明亮不含杂质的眼睛,后来有着太多不属于它的东西,痛处,愤怒,迷茫,呆滞。

如果现在的她能预知未来,哪怕被全世界人唾弃,她也会拼尽全力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可惜没有如果!

“没事呀,吃饭吃饭!”

“装神弄鬼!”

“真的没事,你家钟弈安头好像又疼了!”

果不其然,袁慧乐紧张兮兮的看着钟弈安,

钟弈安带着袁慧乐亲自帮他选的鸭舌帽,帽子下面光秃秃一片,因为配合治疗剪掉了本来的短发。

看她多聪明,就知道这招肯定有效!

哈哈!

第19章 出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