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8章 奔溃

  张浩就因为这一小小的善举,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大学毕业之后别人还在为找工作四处奔波时,他已经直接被袁爸袁郜纶重金聘用,成为了他重点培养的对象,最后成为了金融公司南京分布的总经理。

而何亮投到袁爸公司的简历却石沉大海,了无音讯,直接去袁爸公司面试的时候,人事却直接拒绝了他:“对不起何先生,您不符合我们公司的标准!”

当他知道原因的时候,后悔自己当初拒绝了袁慧乐的请求,如果自己勇敢点,果断点,干脆点,那么张浩今天的成就会不会就属于自己的!可惜这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这件事还是大三时,苏寒去袁家找好友袁慧乐,无意之间跟袁爸袁妈提到的!

就这么两三句话,却彻底改变了何亮和张浩的命运!

当然这是后话!

“159***,这是我的号码,有什么情况给我打电话,我就在楼下!”

“好的!”说完就离开座位向男生宿舍跑去。

可是张浩推开宿舍门并没有看到钟弈安,阳台,厕所都没有!

立马拨通了袁慧乐的电话:“喂,钟弈安他不在。”

电话里传来袁慧乐的惊呼声:“什么?不在?好了知道了,谢谢你!”这是袁慧乐用胸腔发出来的声音,张浩差点她被刺痛耳膜。

他不在,他不在宿舍,可是也没来上课,会去哪里呀:“苏寒,你说他能在哪里?”

苏寒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怎么可能猜的出。看着乐乐像热锅上的蚂蚁,急得乱转!

电话里还是那个声音:“对不起,您所…”

当时袁慧乐只有一个感受,要炸,不已经炸掉了,手机也被愤怒的砸到了地上。

苏寒肉疼的看着那个躺在地上的“尸体”,心里一阵阵绞痛:“那是她前段时间刚买的手机呀,败家子一个,好吧人家有钱任性不心疼!”

那天袁慧乐就像个无头苍蝇一样在校园和附近乱转,只为找到钟弈安。

最后1班全体出动,四处找钟弈安,这还是袁慧乐拜托周艳的结果!

苏寒看着急疯掉的袁慧乐,想要上前安慰,可是发现这时候说再多都无济于事,只是轻轻搂住了她。

也许乐乐真的对他有情的,可能是友情也可能是…但绝非不是亲情。这一点不关只有她知道,就连赵婷和李东明都清楚。

晚上宿管阿姨查宿舍时,发现袁慧乐跟苏寒不在,便问魏莉莉:“其他人呢!”

魏莉莉吞吞吐吐:“她们有事等会就回来!”

宿舍阿姨自然不管,她的职责就是保证每位同学准时准点回到宿舍。

等阿姨离开魏莉莉立马给苏寒打电话:“喂,苏寒你们在哪,阿姨刚刚来查宿舍问你们在哪里!”

苏寒以为是有钟弈安的消息,没想到却是魏莉莉,语气中明显带着失落:“哦,我跟乐乐今晚不回去了。”

魏莉莉听到苏寒这么说,还想说阿姨语气很不好,可是电话已经被挂断了。

想想也是,钟弈安还没找到,她们怎么可能会回来,她也担心呀,因为这是她十七年来第一次喜欢一个人,可是她有什么权利,他一点也不喜欢自己,甚至连一眼都吝啬于自己。

袁慧乐跟苏寒疯狂的在外面找了一夜,都没结果,最后还是袁妈给苏寒打电话说找到了钟弈安!

苏寒觉得很奇怪自己并没有告诉阿姨呀,乐乐一直在自己身边也没有呀,阿姨怎么知道的。

原来那天钟弈安给她送药之后,一直站在楼下未离开,直到凌晨才回宿舍,可是一大早六点不到就出去了。

因为袁慧乐感冒发烧,想去为她买些营养品和御寒的衣服,在过马路的时候,不幸被飞驰而过的小轿车撞到了。

救护车赶到的时候,他已经昏迷了,后来还是护士发现了钟弈安口袋里的手机,上面有个联系人备注是妈,连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有接通,原来那个时候阿姨王秀芬跟自己朋友正在云南旅游。

等袁妈看到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当场回拨了过来,是个女的接的电话,告诉她钟弈安出了交通事故,需要家长过来一趟!

袁妈想要赶过来,但是自己人在云南一时半会赶不过去,袁爸正在外地出差也不在H市,袁慧乐的电话又拨不通,才有了后来打到了苏寒手机上这一幕。

苏寒永远记得,那天乐乐得知钟弈安出了遇外,捂着嘴巴蹲在地上哭的场景,整个人都快成了泪人,脸上苍白一片,眼神里又是惊又是喜,惊的是钟弈安出了事,喜的是终于找他到了。

平日里清澈明亮不含任何杂质的瞳孔里,此刻被害怕,恐惧,担忧等各种情愫占据!

原来钟弈安对于她来说,不仅仅只是哥哥和朋友了,而是深入骨髓的…

那天乐乐全身都软掉了,全凭着心里的那点信念一直硬撑着到医院,原本发烧还没完全好,又找了一天一夜的钟弈安,不眠不休,滴水未进,就算铁打的身体也吃不消呀。

自己好歹还喝了点水啃了点面包!

医院的走廊里,人来人往,医生护士正在紧张的忙碌中,刺鼻的消毒水味,伴随而来的是一股阴冷的风,无端的恐惧侵蚀着袁慧乐!

而钟弈安满头包裹着纱布躺在病床上,右手输着点滴,静静的躺在哪里一动不动!显然还没清醒过来!

袁慧乐近乎于是慢慢摞过去的,一直抓着钟弈安的左手再哭。苏寒知道好友现在已经六神无主了,便去服务台问了钟弈安的情况!

等她回来的时候,发现袁慧乐已经晕过去了,身上烫的吓人,护士来量体温,高烧41。6度,差点烧坏脑子。

如果她再出事了,让叔叔阿姨怎么办!让躺在病床上的钟弈安又该怎么办!她对于他们来说比什么都重要呀!

那个傻丫头,为了钟弈安连命都可以不要!

许久之后,有个叫刘亚晨的男子问她:“什么对于袁慧乐来说最重要,她最害怕什么东西!”

如果不曾发生这件事情,她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他,乐乐最喜欢土豆和钟汉良,最怕的就是无脊椎动物!

很显然答案已经改变了,她深刻的记得自己当时是这么回答他的:“钟弈安!”这三个字慷锵有力。

他又问:“钟弈安,他是谁?怎么从未听说过!”

“钟弈安对乐乐来说超过了自己的生命,除了叔叔阿姨之外这世上对她最重要的人,没有之一,她害怕钟弈安受伤,更加恐惧找不到钟弈安!”这个答案一直到她离开这个世界的那一刻,都是这么认为的,从未改变过,事实也是如此!

袁慧乐这一昏迷就是一夜,之后一时清醒一时又昏迷了好几天,脑袋痛的差点炸掉,刚醒来一时还没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会在医院,当看到旁边病床上的钟弈安时,霎时间所有的记忆冲向了她。

袁爸袁妈赶来的时候,看到女儿眼里续满了泪水嘴里低喃:“小安子,你快醒醒呀!”

苏寒拎着食堂打来的食物过来,发现袁爸袁妈站在门口,袁妈捂着嘴巴看着里面的情景,袁爸搂住拍着她的肩膀,安慰着她别担心!

“叔叔阿姨。”

袁妈激动的拉着苏寒,一个劲的道谢:“谢谢你,孩子这几天辛苦你了!”

袁爸让袁妈留下来照顾两个孩子,自己则是去问了医生的情况。

“患者被撞击了头部,可能会造成脑外伤后遗症的出现,包括头痛、神经过敏、易怒、注意力集中障碍、记忆力障碍、头晕、失眠、疲劳等症状!”

当天钟弈安就从普通病房转到了加护病房。

经过监控录像显示,有辆闯红灯的宝马车子突然风驰电掣而来刚好撞到正在走斑马线的钟弈安,肇事司机逃逸。

可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三天不到的时间被袁慧乐舅舅王启俊联合南京当地的警官人员追拿归案。

那是位中年男子四十多岁的样子,袁妈一心只想把他送到监狱,不管他怎么求都没用,什么上有老下有小通通是放屁,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最后放下狠话威胁袁妈:“要是不再深究那就算了,如果硬是缠着老子不放,老子让你们在南京混不下去,吃不了兜着走。”

如果不是他儿子怎么会现在还躺在病床上生死不明,重度脑震荡,女儿又怎么会高烧到41。6度,差点烧坏脑子。

在她王秀芬心里孩子比天皇老子都重要,有本事找人来干,看看我王家跟袁家能不能让你生不如死!

赔偿78万,当然这笔钱都划到了钟弈安的账号。

难道她王秀芬的孩子就只值这点钱?

肇事司机撞人逃逸被判了3年有期徒刑,袁妈才肯善罢甘休。

钟弈安一直到第六天才醒过来,医生说如果再过24小时再不清醒,可能一辈子都将躺在床上。

“谢天谢地,感谢老天爷让我儿子醒过来!”袁妈站在窗边双手合十对老天祷告。

经过这几天的恢复,袁慧乐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但是大部分时间脑袋还是昏昏沉沉!

袁爸也丢下了手头的工作,跟袁妈在医院照顾孩子,苏寒也回学校上课了。

赵婷和李东明得知消息在第一时间都赶了过来!

欠扁的李东明一过来就给袁慧乐一个熊抱:“花花呀,吓死哥哥了,来转一圈给俺看看,没烧坏脑子吧!”

袁慧乐忍住想要痛扁他一顿的冲动,咬牙切齿道:“二狗子,讲什么呢,嗯?”

李东明知道她已经在发飙的边缘了,也不在招惹她,免得被揍一顿,指着疯子般的女人对靠在床上看热闹的钟弈安眨了眨眼睛:“花花,她!”

钟弈安摇了摇头,表示自己看不懂唇语。

白痴,这都看不出来:“我说袁慧乐那个疯女人,小名叫花花!”

钟弈安抿着唇对李东明笑了下。

原来她叫花花!好像小狗的名字,真不愧跟李东明从小一起长大。

平时都不笑的他,因为这个却笑了,可是满头的纱布,显得很滑稽,僵硬。

第18章 奔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