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选药治病

  正在这时,门外一丫鬟恭候着,“将军,门外有一女子求见,说是平汐公主的丫鬟绿云。”褚天城听到平汐二字,眼中的寒气顿时退去,嘴角轻扬的弧度透着丝丝柔情,“把她带到大厅候着。”“是。”

褚天城,一来到大厅,绿云就快速地扑倒褚天城的脚下,还一边哭诉着“将军,求你快去救救我家公主吧!”褚天城一听,马上弯下身,抓着绿云的胳膊,万分紧张的问:“汐儿怎么了?你快带我去找她。”说罢,就赶紧命绿云带路去了。

二人匆匆赶到了一间小屋,褚天城怎么也没有想到,堂堂一国公主会住在这么简陋的小屋子里,只见平汐面色苍白,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早已失去了往日星辰般的耀眼,精致的脸上没有一丝红润,小巧的樱纯也是失了血色,就是这样安静地躺着,只有额头的几缕发丝随意的搭着。褚天城见到此景,轻手轻脚地坐在她的床边,轻轻地摸摸她的脸颊,眼里的柔情像是要溢出般,宠溺万分。

绿云见此,难过的说“公主自从被贬出宫去,就遭受了许多莫名其妙的伤害,我看一定是瞿妃暗中指使的,公主还不让我告诉你,有时候弄的一身伤回来。这次实在是太严重了,我们也没有钱请大夫,所以绿云才瞒着公主去找将军你的。”“你为何现在才告诉我,早干嘛去了!”

褚天城将所有的心痛都化成一股怨气,大声的呵斥着绿云,绿云哪里承受的住,便在一旁哭泣着,许是声音太大,平汐困难地睁开眼,“天成哥哥,你别怪绿城,是我不让她告诉你的。”褚天城见平汐醒了,赶紧将她扶起来,搂在怀里,“傻丫头,你怎么这么傻啊,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护你周全的!”平汐在怀里蹭了蹭,撒娇似的说,“我知道天成对我最好了,从小到大都在替我处理烂摊子,可是,你政务繁忙,我怎么能麻烦你呢?”褚天城刚刚想说什么,平汐就拉了拉褚天城的衣袖,“好了,天成哥哥,你怎么这么唠叨呀!”褚天城无奈,只好笑着轻轻刮了刮平汐的鼻子,将她紧紧搂进自己的怀里。

绿云见状赶紧将药端了过来,说“公主怕苦,迟迟不肯喝药,将军,您看?”褚天城看看药,又看了眼平汐,温柔的指责道“怎么可以不喝药呢?”“平汐怕苦,不想喝!”说着,平汐还轻轻拉了拉褚天城的衣角,示意褚天城放过自己,褚天城像是哄孩子似的,端过药碗,示意绿云下去,绿云会心一笑,离开了,离开的时候还不忘将房门带上。

“喝药吧!”褚天城朝药努了努嘴,谁想平汐不但没有喝药,还双手挤着褚天城的脸,褚天城性感的唇顿时变成了嘟嘟嘴,敢问世上除了平汐还有谁敢这么对待褚天城。褚天城也不恼,只是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平汐,平汐看见褚天城直直的盯着自己,意识到了此举的不妥,收起了两只小手,一脸无辜低下了头,不停地玩着自己的手,褚天城看到平汐这样,就不由的想逗逗她,放下手里的药碗,假装生气着,“你胆子还真不小,我的脸你也敢玩啊?”“我不是有意的。”

平汐以为褚天城生气了,头低的更低了。

“我看你是越来越大胆了,明明犯了错还和我顶嘴,是该拿药治治你顶嘴的毛病了。”

“你不就是想我喝药吗,还找借口诬陷我。”

平汐不满的嘀咕着,不想这话还是被褚天城听见了,褚天城笑了笑,“谁说我是想逼你喝药了?你这无法无天的病是我宠出来的,当然由我来治了!”

平汐微微皱眉,不解的看着褚天城,问到;“什么意思啊?”

两人互相注视着对方,平汐发现有点不自在,刚想移开视线,褚天城的双唇就覆了上来,一时间,平汐脑子一片空白,只是睁着大大的眼睛,定在那里,还没等平汐回过神来,褚天城的双唇就已经离开了。一脸戏谑的问:“现在知道什么意思了吗?”平汐回神后,不自觉的羞红了脸,连耳垂都变的娇艳欲滴,病态透着丝丝娇羞,看的褚天城不禁喉咙干燥,喉结不由地滚动了下,为了掩饰自己的不自然,褚天城再次端起了药,“选哪个药?”平汐一听,更加害羞了,也不顾药苦不苦了,一把端过药就咕噜咕噜喝下去。“褚天城嘴角微微扬起,宠溺的摸摸平汐的发丝,“慢点喝,小心别呛到。”

褚天城温柔的擦去平汐嘴角的药渍,“汐儿,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陪着你护着你,为了你,我可以不惜一切,我只想你好好的,你懂吗?”

平汐静静地端坐着。心里一阵刺痛,心里不由自主的想,我怎么会不懂你的情意,只是,我有我的苦衷,我是一个要去和亲的人,怎么可以,我不配我也不应该再无耻的霸占着你,天成哥哥,我该拿你怎么办。想到这,平汐忍不住想哭,于是慌忙称自己累了,褚天城也不强留,说了句,“你好好休息吧,我明日再来看你。”

选药治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