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一章急不可耐

  南宫芯月紧紧的抱着他:“翊,你不要这样,我好怕,好怕你会真的变成魔,答应我,不要再这样好不好?”

“爱妃,怎么如此急不可耐?”头顶传来了冰冷低沉的寒音。

“我……啊,你干什么?”脖颈上传来了痛意,他居然咬了她。

“惩罚”低头扫了一眼她的穿着,将她抱起裹进怀中。

“司清,把刚刚看到冥妃穿着的人,全部挖去双眼!”声音不带一丝感情,不喜不悲,仿佛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是”。司清乃是幽冥宫的大长老。

“啊—”她被东方翊抱到水池边,扔了进去,扑腾了好几下才被拉进了一个怀抱。

男子炽热的气息将她围绕,大舌舔着她脖颈上的血丝,南宫芯月薇薇一颤:“东方翊,你说过的,不到大婚之日不会碰我的!”

东方翊邪魅的勾唇:“本帝还没碰过你?”

“对,对啊”

“你不想试试吗?”男人由舔嗜,改成了轻吻,

南宫芯月摇头,丝毫不受他的诱惑 “不想,你根本就不记得我是谁,我不需要一个对我没有感情的人做的夫君”

东方翊内心微微痛起:“本帝以前会怎么对你?”

“以前我说一你绝不说二,我去哪你就去哪, 你还答应我,我们大婚后要去策马江湖,你还记得吗?”

伸手将他腰间丑丑的香囊拿下来:“这个是我给你绣的,是我给你的定情信物,这上面是我们挂在月老树上的姻缘结”。

“这么难看的定情信物确实少见”东方翊拿过,重新挂在自己的腰上。

南宫芯月听到难看那两个字的时候极力的控制着自己将要爆发的小宇宙,双手抱着他的脖颈,躺在他怀中,眼睛一闭,气鼓鼓的嘟起红唇:“我要睡觉,不许吵醒我”。

东方翊在她的红唇上,轻啄了一下“睡吧”。他没有告诉她,这几天他已经在尝试压制魔气,只有被魔性控制的时候他才会不记得她,魔性散尽时,他依稀会想起他们之间的事。

只是想让她看到他原本的样子,想让她习惯冥妃的称呼,没想到就算他成魔,月儿依然爱他。

一早醒来,南宫芯月舒服的窝在床上:“东方翊呢?”

“回冥妃,帝君在跟六大长老商量事情”。

南宫芯月看了看 身上的衣服,昨天她好像在浴池中睡着了。 “哦,昨天是谁帮我换的衣服?”

“奴婢不知,帝君抱您回来的时候,您就已经穿着这衣服了”。

“……”

“东方翊,说,是不是你帮我换的衣服?”南宫芯月脸色微红的坐在他怀中吃着早餐。

“是”

“……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

东方翊眉毛微挑,满头的银发,越发邪魅: “爱妃身上本帝哪里没看过”

“……”

“小姐,鬼医给您回信了,还有南海太子也给您来了信”云阳进来,将两封信递给她。

第一百一十一章急不可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