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三十章 哭笑不得

  “小姐—”青儿刚入内就看到了这幅场景,看着自家小姐勇猛的姿势,滑落的云带,她不禁捂脸赶忙跑了出去。

小姐,对不起,青儿不是故意打扰你的好事的,青儿看好你,祝小姐今晚一举事成,青儿在心中默默的想着,顺便把门带上了,可不能让别人破坏了自家小姐的好事。

“东方翊—”南宫芯月咬牙切齿的看着身下邪魅的男人,他肯定早就知道有人过来了,还让她看起来这么这么的勇猛!!!

东方翊却仿若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将她拉入怀中,眼眸及其认真的看着她:“月儿,不管以后发生何事,你都不准离开我!”

南宫芯月亦同样看着他,这家伙今日吃错药了?怎么突然说这种话:“放心,你都是我的人了,我不会不要你的”

“噗—”屋顶传来了一声嗤笑,仿佛忍了很久。

“滚回幽冥宫”某王衣袖挥出,隔着屋顶将房顶之人打飞了出去。

“璞—”云泽躺在地上,吐了一口鲜血,他监督钱姨娘回来,正想禀报给小姐,结果爷刚好在,他就刚巧不巧的听到了屋内那雷人的对话,结果就被打飞了。一旁云阳同情的看着他,谁让他刚好撞上了呢。

南宫芯月好笑的看着他,眼中竟有一丝疲惫,这是怎么回事?自从他毒解了之后几乎没有看到过他有一丝的疲惫。

“东方翊,说,你这几天都去干嘛了?”

“安排圣女殿的事情”淡淡的口气,仿若真是如此一般。

“忙完了才想起来我吗?”

酸酸的语气令东方翊怒气消了不少,宠溺的刮了一下她精巧的瑶鼻轻笑:“想不到两日不见,月儿就如此想我了”。

“少来,难道你就不怕别人把我拐跑吗?”还被别人抱着睡了两天晚上,当然最后一句她没有说出口。

以这家伙的占有欲说不定他就将整个南越国都掀了,将那人碎尸万段。

“本王的女人谁敢拐本王就抄了他全家”霸气的将她抱起放入床榻之上。

“月儿,天晚了快睡吧”随即转身离开。

“哧—”床榻之上的南宫芯月吐出一口鲜血。

东方翊急忙回身拥紧她:“月儿,月儿,你怎么了,怎么会突然吐血,哪里受伤了?”

“我。我好像哪里都受伤了”南宫芯月随便找了个理由。

总之今晚一定要把他留下来,要不然她又会被。

“你陪着我好不好?我怕我等下断气了”虚弱的口气令东方翊紧张不已。

“怎么就这样?刚才不是还好好的么?”抚上她苍白的小脸,心中疼痛不已,都怪他。

余光瞄向了地上的血,为什么他觉得这血有点奇怪呢?

南宫芯月自然注意到了他的表情,连忙拉着他看向自己:“翊,我感觉好冷,你陪着我好不好?

她总不能直白的说她想要他陪她睡吧?

“好,我陪着你”东方翊似乎心中了然,拥着她躺下,冷眸深邃,月儿如此,总不会只是想要留下他吧?

南宫芯月闭上眼睛在他胸前蹭了蹭,闻着他身上淡淡的龙颤香安然入睡,

东方翊望着身边的小女人哭笑不得,只见她的脸上哪里还有苍白的痕迹,小脸红润,皮肤吹弹可破,长长的睫毛如蝶翼般留下厚厚的阴影。

而地上的血飘出一股淡淡的酸味,那确定是血而不是西红柿汁吗?

睡的这样熟,难道就不怕他吃了她吗?他可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第一百三十章 哭笑不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