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章 没看见前面有个人

    李导浑身一震,“帝少可有什么指教?我拍戏的确是追求真实,从不作假。”

  “是么?刚才女主角打的那一巴掌,确定不是在挠痒痒?”唐靳言冷呵出声,双眸看似漫不经心,眸底却凝聚着风暴。

  “是是,的确是轻了一些。”李导连连应是,然后对拍摄棚里的景如歌说道,“沐歌,打下去的时候用力一些,一定要狠准!宋荷没意见吧?”

  景如歌讶异地看了导演一眼,心底疑惑导演今天怎么会这么反常。

  除了距离唐靳言周身较近的人知道戏是唐靳言要求改的,拍摄棚的人是听不到的。

  宋荷脸色惨白,很想反驳,可是帝少在场,为了给帝少留下一个好印象,她只能强装着温柔,“我当然没有意见,作为专业的演员,自然是越真实越好。”

  “很好,下一场,开始!”

  景如歌这次没有留力,重重地打在宋荷的脸上,那响声,听得她都觉得痛了。

  “不行,力气太小了,重来!”刚打完,李导又发话了。

  重来了五次,直到宋荷的脸肿得不成样子了,景如歌都觉得自己手心痛了,李导才开口说过。

  “李导果然是一个追求真实的导演。”唐靳言收回目光,清雅尊贵的脸庞上没有丝毫表情,薄唇微微掀起。

  “帝少谬赞,谬赞了。”李导被唐靳言夸了一句,也觉得自己是一个出色的导演,心情好得不行。

  站在唐靳言身后的乔北连连摇头,哪里是导演追求真实,明明是唐总你想整某个人吧?

  “这两个女演员是我们剧组最有潜力的演员,不知道帝少认为如何?”看见景如歌和宋荷走过来,李导恭敬地问着唐靳言。

  景如歌和宋荷脚步一顿,看着优雅静坐的唐靳言,等着他的回答。

  唐靳言修长的手指轻轻划过薄唇,冷峻的面容上露出一抹不屑,目光恰好落在景如歌的身上,“花瓶。”

  花瓶?

  景如歌愣了一下,眸底被刺痛,意思是空有脸蛋,没有演技么?

  一旁的宋荷眼见唐靳言的目光是落在景如歌身上的,说不出的解气,刚刚被打了好几巴掌肿起来的脸笑起来有些可怖。

  “沐歌,原来你在帝少眼里,就是一个花瓶啊。”紧接着,毫不客气地嗤笑出声。

  “总比一个连花瓶都不及的你好吧?帝少至少还愿意评价我。”习惯了唐靳言的毒舌和冷漠, 景如歌没放在心上,朝唐靳言看去。

  只看到他被簇拥着往剧组外离开的清冷背影,一身黑色西装,禁-欲气息十足。

  “啊!你怎么走路的,想烫死我啊?!”

  宋荷尖叫一声,看着自己身上被泼湿的衣服,还有火辣辣的烫伤感,失控地大喊。

  “不好意思,没看见前面有个人。”乔北不急不慢地开口解释,看着宋荷抓狂的样子,把手里的咖啡杯扔了。

  “你!”宋荷抬头刚想骂,认出这是在唐靳言身边的特助,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算我倒霉!”

  然后就踩着高跟鞋离开了。

第9章 没看见前面有个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