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3章 你作假了吧?

    忽然被点名的景如歌愣怔了一下,反应过来江逸辰刚刚说了什么,顿时有种恨不得钻进地缝里的冲动。

  “歌歌,愣着做什么?还不打招呼?”江逸辰一脸兴味地看着他们,催促着。

  唐靳言狭长的黑眸深邃了几分,尤其是在听到江逸辰称呼景如歌的那一瞬,眸底闪现出一抹恍惚的色彩。

  景如歌只能硬着头皮起身,看着脸庞冷峻淡漠的唐靳言,神色如常地开口:“帝少您好,我是沐歌。”

  他分明离她很近,可是景如歌却觉得他们之间跨越的,不止是一道鸿沟。

  唐靳言眸底的墨色渐渐散开,一如既往一般清明精睿,只冷淡地对她点点头,没有应答。

  既绅士,又疏远。

  景如歌也不知道自己是该欢喜还是失落,低垂下眼眸,灯光下一张小脸细白如瓷,眉眼精致漂亮,红唇微抿,好似诱人采撷的鲜花一般娇嫩。

  “反正闲着没事,不如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吧。”眼看气氛凝滞,江逸辰松开身边的女伴,拍拍手,随手从玻璃桌下拿出一副纸牌来,“规矩很简单,抽到王牌的人可以随便让在场的人做任何一件事,准备好了吗?好了,开始!”

  还没等他们回答,江逸辰干脆直接地把牌放下,自己先抽了一张。

  景如歌:“……”

  这货能不能再自我一点?

  唐靳言剑眉轻拧了下,对这东西是没什么兴趣的,却还是伸手抽了一张牌。

  江逸辰立刻吹了个口哨,越发觉得唐靳言今晚有些不对劲了,往常到了这种时候,他是绝对不会给他面子捧场的。

  有意思了。

  “不用看了,王牌在我这儿。”在他们还没有把牌拿好的时候,江逸辰就把手中的牌给扔下,目光在景如歌和唐靳言之间打着转。

  景如歌嘴角抽了抽,看着桌上的那张牌,毫不客气地拆穿了他,“你作假了吧。”

  一抽就是王牌,说他没有作假她都不信,而且还隐隐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这孩子怎么说话的?我像是那种人吗?”江逸辰面上划过一抹不自在,然后轻责了景如歌一句,把脸撇开,掩饰自己的心虚。

  目睹了江逸辰作假过程的唐靳言并没有吭声,狭眸低垂,没有去看手中的牌,清冷倨傲地靠在沙发上,气场强大到让人想要忽视都不行。

  就连景如歌想要催眠自己当他不在场都很难做到,视线总会猝不及防地落在他的身上。

  “歌歌,去给咱们帝少喂酒,一定要帝少喝下酒才行。”江逸辰想了想,对着景如歌说到,脸上嬉笑的表情尤其欠扁。

  喂……喂酒?!

  景如歌仿佛被雷劈了一般当场怔住了,粉唇翕张了下。

  她景如歌,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才会搭上江逸辰这么个朋友……

  “江总,你在开玩笑吧?”景如歌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眯起眼眸,直勾勾地瞪视着江逸辰。

  江逸辰是知道她和唐靳言结婚的事情的,不帮她好好看着唐靳言不让他被外面那些花蝴蝶勾搭就算了,居然还把人送过去!

  他死定了!

第13章 你作假了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