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6章 宋小姐不止是花瓶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做什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的车就是最新款限量的红色法拉利吧?那天撞了沐歌的人就是你!”简末冷哼一声,看着她无辜的脸色就觉得膈应。

  简末的声音并不大,只有她和宋荷听得见。

  宋荷听见简末的话,脸色有些不自在,“你,你没有证据。”

  “我现在是没有证据,你最好不要被我找到证据!”

  简末没有查出点什么也不会这么说,现在只差确切的证据就可以把宋荷给送进局子里了!

  一听简末说没有证据,宋荷的心就宽了不少,脸上带着不屑的笑,“你以为我怕你?”

  然后,她的声音便更大地说道,“明知道帝少最厌恶女人靠近,她还巴巴凑上去,不是想勾-引帝少潜规则上位是什么?”

  包厢里的人都听见了,纷纷嗤笑出声。

  景如歌空窗一年,加之有人在背后刻意抹掉她的痕迹,以至于现在,没有多少人知道。

  这个女孩,曾经差一点到达了奥斯卡影后的位置。

  当年,她才二十岁。

  “帝少不也说了,沐歌是花瓶,作为花瓶她会做出这种事情,恐怕也在情理之中吧?”

  宋荷挑衅声音不断,越说越起劲,脸上带着恨不得踩死景如歌的神情。

  景如歌敢给那些记者爆她的料,她也照样可以当着所有人的面诋毁她!

  谁不知道在倾城最有话语权的就是帝少,他的话几乎没有人敢不听从。

  他就算说一个影后是花瓶,那她就是花瓶。

  更何况沐歌这个小小的演员?

  景如歌咬着唇,想要辩驳,可是,唐靳言就在旁边,她如果反驳了他的话会如何?

  “我倒是不知道,我何时说过这句话了?”紧接着,响起了唐靳言清冷的声音,带着一丝凌厉的音色,让人不寒而栗。

  宋荷浑身一颤,看向唐靳言的目光中带着畏惧,“帝,帝少,那天是您……”

  唐靳言身上的气息淡漠且凉,优雅地换了个姿势,他才不紧不慢道,“看来,宋小姐不只是花瓶,没有脑袋就罢了,连人话都听不懂。”

  噗嗤。

  简末一点也不客气地给笑出了声来,“宋荷,你口口声声说我们沐歌靠潜规则上位,怎么我们都听见帝少说,你连花瓶都算不上呢?”

  她似乎明白景如歌怎么总是那么毒舌了,看来有个这么毒舌的老公,走到哪都不一定吃亏啊。

  那天唐靳言给出的花瓶评价,在宋荷的误导下都以为是景如歌,没想到,唐靳言说的是宋荷。

  景如歌从来没有想过唐靳言会开口帮自己解围,心里好像突然有花绽放了一般,抑制不了的喜悦从心口溢出。

  小脸上的笑容忍不住轻快了一些,看着宋荷焉了的样子,“宋小姐下次可要听清楚人话了,听不懂的还可以找一个翻译。”

  宋荷脸上就好像调色盘一样,飞快变化着各种颜色,愤愤地坐在了角落的位置,没敢去看包厢里那些人脸上的嘲讽。

  帝少指的花瓶不是沐歌,竟然是她,沐歌一定很得意吧?!

第26章 宋小姐不止是花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