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5章 睡着也中枪

    乔北苦着脸,觉得自己心里好苦,他也想好好上药啊,可是唐总你的目光实在太恐怖了,他手忍不住要抖啊!

  就在这时,一只素白的小手拿过了乔北手中的酒精和棉签,动作温柔而且仔细,把伤口周围的血渍清理干净。

  她的动作很轻很柔,按压在上面不仅不痛,反而很舒服。

  乔北看见景如歌接过了他的活,担心唐靳言会怒,紧张看去,却发现唐靳言沉寂的面容上没有任何表情。

  要说有,薄唇勾起的一个小小弧度算不算?

  乔北更加看不懂他,明明对景如歌抵触得要命,为什么这次却没有把她给赶走?

  景如歌一边给他清理伤口,然后把药粉一点点洒在了伤口上,一只手拿着他的手臂,专注地上药。

  她是没办法再光看下去了,按照乔北那样上药,唐靳言不痛,她都要痛死了。

  拼了好大的勇气景如歌才敢上来,也担心他会一怒之下就把她给掐死,所以动作一直很小心翼翼。

  唐靳言低垂着眼眸,眸光落在景如歌巴掌大白皙精致的小脸上,这张脸,漂亮得有些过分,仿佛一个精致的瓷娃娃一般,此时十分的专注,眼睫轻颤,好似一把小刷子,轻轻刷过他的心口。

  手臂上传来的温热细腻的触感,真实得几乎不用确认。

  他冰冷的眸光,在景如歌看不见地地方,渐渐消融。

  洒好药粉,景如歌拿过旁边地绷带给他缠上了一圈,最后习惯性地在最后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

  谁知就在抬头的时候,忽然撞进了唐靳言那双深邃如古潭的眼眸,眼底浮动着几许碎光。

  景如歌以为他是不高兴她离他这么近,连忙解释,“抱歉,我只是觉得乔北那种上药方式太笨了,伤口如果拖延久了会更严重,所以,我不是故意,故意要碰你的。”

  她的目光中带着小心翼翼还有惊怕,透过她的双眸,唐靳言清楚地看到了她的害怕。

  就如同那天她不断后退,惊恐地向他求饶一样。

  唐靳言的眸光黯了几分,薄唇绷紧了一些,缓慢开口:“我知道。”

  呃?

  他没有生气……

  景如歌仔细地观察着唐靳言的脸色,发现他的确没有生气的迹象,这才松了口气。

  同时,心里有着丝丝喜悦,不断蔓延。

  这还是他们结婚以来,他第一次对她好声好语的说话,哪怕只有三个字,可是景如歌还是觉得好满足。

  而习惯了唐靳言对景如歌冷漠的乔北突然看见唐靳言这么“温和”的样子,心里发怵,他是不是眼神弯了?

  还有,他怎么睡着也中枪啊?

  “那,那你记得按时上药,不要让伤口碰水,可是乔北上药技术太渣了,你最好请一个医生……”景如歌忍不住多叮嘱了几句,虽然从来没有见过唐靳言受伤地样子。

  可是景如歌很清楚,唐靳言是一个就算发了高烧也不愿意去医院的人,宁愿这样挨着过去了,也不愿意去医院打针吃药。 

第55章 睡着也中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