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8章 你就不觉得自己虚伪吗?

    也就是说,那是景氏的企划文件!

  景如歌的心里一时间说不出是什么滋味,看着那份文件的目光复杂而疼痛,当初她和他结婚,协议里她提出的唯一条件,就是景氏。

  以至于后来不管她做什么,他都认为她是别有目的。

  不知道是不是她盯着他看的目光太过于炙热了,唐靳言手中钢笔一停顿,侧头朝她看来。

  只是在他向她看过来的时候,景如歌就慌措的移开了目光,故作镇定的走到沙发边上坐下,一边不自在地伸手拢了拢那头微微湿润的头发。

  端起桌上的那杯姜茶喝完之后,景如歌看到旁边放着的另外一杯还没有动过姜茶,明眸闪烁了一瞬,想到刚才那份企划文件,轻咬了下红唇,端起那杯姜茶走了过去。

  走到唐靳言身边停下,她才将那杯姜茶放在了唐靳言的手边,声音轻软,“你刚刚淋了雨,喝点姜茶吧?”

  刚拿着几份文件走进来的乔北一脸惊悚地看着景如歌,太太啊,少爷他根本不喝姜茶啊!

  “太太,这姜茶是……”

  只不过乔北正要解释的话还没有让景如歌听全了,就被唐靳言投来地一道冰冷视线给打断了,闭上了嘴没再说话。

  唐靳言放下手中名贵的钢笔,狭眸薄凉地看了眼一旁的景如歌,连看都没有看那杯姜茶,薄唇掀起一个轻嘲的弧度,“景如歌,你就不觉得自己虚伪么?”

  虚伪?

  轻飘飘两个字,直接毫不留情地将景如歌打落地狱,脸色瞬时变得煞白无比,浑身的血液好像都被冻僵了一般。

  “什……什么?”

  乔北见此,默默地一步步后退,直到退出了办公室,然后关上门,守在了外面。

  唐靳言低低地冷笑了一声,看着景如歌无辜迷茫的脸色,眸底的色彩一点一点被浓墨浸染,消失殆尽,盯着她的目光阴鸷冷漠得可怕。

  他豁然起身,步步逼近了景如歌,双手撑在她的两侧,将她困锁在中间,冷寂的眸光紧锁在她略显苍白的小脸上,“还是我太小看你了,为了景氏,你连自己的身体都能出卖,还有什么是你做不出来的?”

  “但是,”他的话锋一转,声音凌厉地砸开,“你不要以为这样,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你的身体,根本不值钱。”

  “唐靳言,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景如歌眸底闪过一抹迷惘的情绪,看着他眸底的阴鸷,感觉整个人在他的目光下根本无所遁形。

  他紧扣着她手腕的手,渐渐收紧,好似要把她的手腕给折断一般!

  “装不明白?”唐靳言冷呵一声,看着她故作迷惘的样子,只觉得说不出的讽刺,“收起你那些小把戏,别指望自己那些龌龊心思可以在我这里得到什么,我若不给你,你便一无所有。”

  一无所有四个字他咬得很紧,景如歌从那双狭长幽深的黑眸中,分明看到了毁灭的蛛丝马迹……

  手腕一痛,她咬着红唇才没有痛呼出声来。

  唐靳言湛黑的瞳眸蓦地一缩,清冷的唇线紧抿着,松开了她的手腕,面无表情的抽出一张纸巾,擦拭着自己修长的手指。

第98章 你就不觉得自己虚伪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