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16章 你就这么耐不住寂寞?

    直到景如歌被唐靳言推到盥洗台前,碰到冰冷的边缘时景如歌才回过神来,一句“这里是哪里”还没有问出口,就见唐靳言不由分说地抓住了她的手腕。

  紧接着,他将她的手伸到了感应水龙头下面,力度很重地搓洗着她的整只手。

  景如歌愣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唐靳言这是在做什么,只能任由他,目光轻飘飘地落在他清凛俊逸的容颜上,小脸上浮起一抹桃花般的红晕。

  有没有一个人,会让你看到就脸红心跳,明明喜欢得不得了,却不能够让他知道。

  而唐靳言对于景如歌,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

  深爱到了骨子里,也因为他受尽各种委屈,可是却从未想过要放弃,大概深爱,真的会让一个人变得不像自己。

  正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感觉到手背上一阵刺痛感传来,立刻把她的神智给拉了回去。

  景如歌低头一看,然后就看到自己原本白皙的手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唐靳言给搓红了,细小的伤口上冒出了点点瑰丽的红色。

  “唐靳言,痛。”景如歌忍不住开口喊痛,看着唐靳言依旧不停地给她洗着手心手背的举动,心头一阵迷惘。

  唐靳言的眸光霎时间凌厉起来,看着她通红的手背,渐渐停下这个动作,继而没有迟疑地将她压在了盥洗台上,伸手用力地攫住了她精致的下巴,黑眸透着细碎的冷光。

  “景如歌,你就这么耐不住寂寞,迫不及待去找别的男人?”

  他的声音好似从冰川上打了个滚回来,透着让人忍不住颤栗的寒气还有薄怒,那双凌厉的眼眸,紧锁着景如歌略显苍白的小脸。

  想起刚刚的画面,唐靳言身上的气息愈发低冷,使得景如歌感觉自己周身的空气,都仿佛被冰冻过一般。

  听到他冷嘲轻蔑的话,景如歌胸口一痛,连忙解释,“你误会了,那个人是景氏的合作伙伴,我只是过来盖章的。”

  原来是景氏的合作伙伴,也难怪,她一向最不喜欢出席这种饭局,可是为了景氏,她却什么都会做……

  唐靳言的神色微凉,眸光幽深了几许,“为了景氏,让你出卖给那种老男人,你也愿意?”

  “我没有出卖自己,那都是萧正做的,他想把我推给那个老男人,我想离开的,可是我打不过他的保镖……”景如歌慌促地把事情发生经过简洁地解释了一遍,明眸中带着一抹难受。

  他怎么能那么怀疑她?

  她为了景氏唯一做过的,最不是出于自己本意的事情,就是和他订下了那个协议。

  她嫁给他,并不是为了景氏,而是因为,那个人是他啊……

  听到景如歌的解释,以及捕捉到她眼底的那抹受伤和难过,唐靳言缓缓松开了她的下巴,没有迟疑地转了身,长腿迈开,沉步走出了洗手间。

  景如歌无力地靠在盥洗台边,伸出手指,轻轻碰了碰下巴的地方,还残留有他指尖的温度,有些凉,有些疼。

第116章 你就这么耐不住寂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