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25章 你耳朵瞎了?

    唐琳可以喜欢唐靳言?这是为什么?

  景如歌看着唐琳,本以为她会解答这个疑问,谁知道,唐琳却回给她一个高深莫测的诡谲笑容,然后转身离开了这里。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景如歌第一次觉得自己像是唐家的外人。

  而唐琳为什么是可以喜欢唐靳言的这个问题,景如歌从来也都没有听唐靳言提过,无论是之前,还是现在。

  ……

  这边刚结束一场狂风暴雨,而包厢里面,三个男人对坐着,战场上却不见丝毫血腥。

  “所以,你这次在法国停留那么久,是为了一个女人?”江逸辰停下手中喝酒的动作,看着宫湛,上下打量,“你为了一个女人?你确定不是为了男人?”

  这句话刚说完,一个酒瓶子朝着江逸辰的脑门就直接过来了。

  宫湛那张沉稳的俊脸上乌云密布,看着江逸辰森森地露牙笑:“如果我对男的有兴趣,江逸辰,第一个就不放过你!”

  江逸辰浑身颤抖了下,连忙离宫湛远了一些,“我有喜欢的人了,你离我远一点。”

  “嘁。”宫湛嘁了一声,把手中的酒瓶放了下去。

  想到在法国遇到的那个女人,宫湛的目光就一点点变得暗淡下去,目光转向一旁不喝酒也不吭声的唐靳言,有些惊讶,“你怎么不喝酒?”

  那样子,就好像看到天上下红雨了一样。

  他们三个人当中,唐靳言的流量是最好的,每次聚会都会喝很多酒。

  今天竟然难得一见的没有喝几杯,宫湛都觉得不可思议了。

  唐靳言靠坐在沙发边,双腿优雅地交叠起,修长白皙的指尖缓缓划过玫瑰色的薄唇,狭眸中噙着一抹笑,“腻了。”

  噗——

  他两个字一出来,江逸辰嘴里的酒直接全部给喷了出来。

  唐靳言就坐在江逸辰的对面,他刚张嘴,唐靳言就身形敏捷地闪躲到了宫湛旁边的位置,继而优雅就坐,不悦地看了他一眼。

  “咳咳咳。”江逸辰缓过气来,抽了张纸巾,把嘴边的酒渍擦掉,然后才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宫湛,“阿湛,你听到没有?他刚刚说什么?”

  “你耳朵瞎了?”宫湛看了他一眼,嫌弃之意溢于言表,然后侧头看着唐靳言,目光中带着丝丝兴味,“爱酒如命的人有一天突然说对酒腻了,太阳还能从江逸辰他家升起不成?”

  唐靳言不仅酒量好,家里珍藏的名酒也是数不胜数。

  每次宫湛和江逸辰去他那里想顺便带走几瓶酒,几乎都没有可能,可是他去他们家里,每次离开的时候都会顺便带走几瓶酒,原因很简单。

  玩不过这个黑心的。

  江逸辰:“……”

  有一种人,就算你睡着也中枪。

  “你酒窖里的酒,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搬几瓶走?”调侃之后,宫湛也没忘记这个,唐靳言拿走他那么多名酒,这次总能拿回来几瓶吧?

  “好啊。”唐靳言微微掀唇,眸光愈发幽深,“如果你们能带的走的话。”

第125章 你耳朵瞎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