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3章 多少人等着她出错

    景如歌目光在四周环绕了一圈,带着丝丝怀念,目光停在了别墅前空空如也的空地上,那里原本有一棵樱桃树的。  

  只是后来她回唐家的时候,据说是被唐爸爸下令给砍掉了,因为个别墅不相衬,会影响风水。

  忍不住苦笑一声,景如歌便提着手中的礼品盒推开车门,下了车,站在那扇雕花铁门前,按了按门铃。

  很快就有人来开门了,是别墅里的另一个管家花姨,和林管家地位一致。

  花姨看见是景如歌,脸上地神情都淡了些许,“您来了。”

  然后才慢吞吞地把门给打开了让她进来,看着她的目光不冷不淡的,虽然如此,可是比唐家那些一见到她就对她冷嘲热讽的人好很多了。

  “花姨。”纵然如此,景如歌还是礼貌地唤了一句,进了大门里。

  花姨淡淡地点点头,算不上热情地领着她往别墅走去,也没有伸手结果她手里的礼品盒,把她带进别墅里之后,就离开了。

  景如歌并没有在意,她以前还没有嫁给唐靳言的时候总是会跑来唐家玩,虽然有时候和唐靳言玩摇骰子,输得剩下小背心,唐靳言也不给她衣服,就让她那么干愣着。

  最后还是唐妈妈心疼她被欺负,教训了唐靳言,还把她留下来住一晚。

  所以唐家于她而言,就和自己的家里一样熟悉。

  上楼找到唐爷爷的书房,景如歌正准备走过去,就看到几个人面色不好地从书房里走出来。

  是唐靳言二伯唐雄家里的人,唐雄和他的妻子李婉,唐琳并不在。

  “哎哟,我说这人怎么这么眼生,第一眼看见还以为是哪里跑出来的小佣人呢。”李婉眼尖地看见了站在楼梯口旁的景如歌,声音有些刻薄地说着。

  等走得近了,她才故作惊讶地看着景如歌说道:“哎呀,这不是小言那个两年了连颗蛋都没生下来的老婆吗?刚刚一眼看去还以为是哪个佣人呢。”

  言下之意是在嘲讽景如歌像是唐家的佣人,而不是唐家的少夫人。

  唐雄没有理会李婉讽刺景如歌的话,看着景如歌的目光中带着不屑和冷漠。

  “二伯,二伯母。”景如歌抿了抿红唇,开口礼貌地称呼了一句。

  “我可不起你这声二伯母,连自己的婆婆都敢下手推下楼梯的人,我还真是担心,说不定哪天我就被你推下去了。”李婉冷讽地看着景如歌,双手环着胸,身上穿着的都是名牌,戴着不少精美华丽的首饰,恨不得挂一身的感觉。

  比起向来喜欢低奢的唐妈妈,李婉就是一个极端,喜欢奢侈品,喜欢炫耀。

  “二伯母想多了,我从来没有做过那种事情,您自然不用担心。”景如歌微微扬唇,脸上笑容淡淡的,面对李婉的嘲讽并没有表现出其它多余的情绪。

  她是唐靳言二伯的妻子,唐家的人,就算她再怎么对她冷嘲热讽,可是她还是要对她笑容以待,否则就是不尊敬长辈。

  在偌大的唐家,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看她出错。

第33章 多少人等着她出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