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40章 花瓶碎了

    景如歌并不知道自己身后有人,突然一股大力袭上她的后背,怀里的花瓶又沉重,她的身子本就是微微前倾的,此时猝不及防被推了一把,立时整个人朝着下面的阶梯上倒下去!

  景如歌本来下意识想伸手拉住楼梯的扶手好减免一些摔下去的冲击力度的,随即想到了怀里的花瓶,眸光坚定而韧性,红唇抿得有些泛白,死死地抱住了怀里的花瓶。

  从阶梯的最高一阶滚落到下面的平地上时,景如歌心里只抱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这个花瓶绝对不能碎!

  噼里啪啦——

  咚——

  伴随着一阵瓷器破碎发出的清脆刺耳的声音,景如歌的身体不受控制地摔落在了那些花瓶的碎片上,半个身子,几乎都压在了碎片上,从她的身下,缓缓汇聚了一道细小刺眼的血流,瑰丽而残忍。

  景如歌像是彻底失去了知觉一般,趴在那些碎片上也无动于衷,乌黑柔顺的发丝遮住了她半边脸,只露出另外半边苍白如纸的脸颊,好似一个轻轻一碰就会碎掉的瓷娃娃,感受不到任何生气。

  唐家的佣人很多,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在今天,却消失了,总而言之,谁都没有经过这里,发现晕倒在地的景如歌。

  直到景如歌被花瓶碎片折磨得不得不醒来的时候,她才缓缓撑着地板起身,手心传来一阵刺痛,抬起手一看,一条手臂上都刺进去了一些大大小小的碎片,她的手心,已经被碎片给划破了,在不断流血。

  哪怕此时神智有些涣散,景如歌也没忘记那个花瓶,可是当看到自己身下满地的碎片时,她的瞳眸阵阵紧缩,泛白的唇翕动了几下。

  唐爷爷的花瓶……碎了。

  碎成了一片一片,再也黏合不回去了,就像她此时的心情一样,荒芜得有些可怕。

  随即,她便无力地苦笑了下,那些人的目的,就是这个花瓶么?

  “啊!”

  正当景如歌看着满地的花瓶碎片无力自责的时候,头顶忽然响起了一声尖叫,刺得她的耳膜有些疼,柳眉不由得蹙起。

  “这不是爷爷最喜欢的那个花瓶吗?景如歌,你做了什么好事情!”

  一抬头,便看见了唐琳那张故作惊愕的脸,还有她身后笑得一脸诡异的李婉。

  景如歌只觉得头隐隐有些痛,身上被碎片扎到的伤口更是不断地在折磨着她的神经,有些地方甚至在流血不止,而她身上那条原本洁白干净的长裙也因为这样变得脏污褶皱。

  此时的她,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唐琳和李婉看着景如歌的样子,相视一眼,脸上的笑要多得意就有多得意,看到景如歌头晕差点摔倒的样子,直接幸灾乐祸地笑出了声来。

  “景如歌,你就算再怎么不满爷爷,也不能私自把爷爷的花瓶偷出来然后摔碎啊,你难道不知道这是爷爷最喜欢的东西吗?”笑完之后,李婉顿时板起一张脸,冲着景如歌一顿训斥。

第140章 花瓶碎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