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惊世

  种下一种药草,用时间来肥沃,用感情来滋润,等到茁壮时或许你已千疮百孔,但欣慰它回报给你最美的灵效,治愈着伤痛,将种种化作一碗苦口良汁,苦涩甘甜。

最美的时期莫过于酸甜苦辣后将种种经历化作感知,汇总于人生记录本,然后回看过去,有笑有泪。

------《孤独患者的脚步》

初赛过后我的作品竟然一路过关斩将,势如破竹般进入了复赛。

以目前我的点击率和投票来看,远远地将其他作家甩了一大截。

可是每次想要在韩胤明面前邀功的时候,他却总是冷冰冰,即便是我的作品惊世,也是岿然不动之面色。

人生不苦,不予良作!

八字真言,赐我胜不骄败不馁的力量。

在他旗下优秀的作家数不胜数,惊世的作品经典至极,而我只是初露头角的小喽啰,如果做到他眼中的成功或许还需要一段时日。

记得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无论以后多苦多累我都不会轻言放弃,现在我也这样告诉自己,不要放弃,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努力付出必定会有成效。

这句话似乎已经钉上钉子一样在我心底根深蒂固,有它做我的座右铭,就算是再辛苦也不怕。

尚文原创文比赛时为七日,初赛已过,接踵而至便是复赛,我已经看到复赛的希望,同在网站里的其他文章不知为何投票率很低,唯有我的文章如离弦之箭,一飞冲天,很快就进入了决赛。

现在网络的发达愈发惊骇,我不得不佩服那些广大的群众给予我的支持,让我立马成为总决赛的参赛者。

一路过五关斩六将,最后一日,我拭目以待。

可是今天是周六,我要去‘高速公路’做兼职。

在参赛的这几日里,我突然觉得我的人生好忙,周一至周五上午要去练习瑜伽,周六周日要去做兼职,晚上回家还要做饭给苏莉蓠吃,这个流浪猫又懒又贪吃,把我的家搅和的一塌糊涂,可是我却还是一点想赶她走的意思也没有,毕竟她的到来带给我家一点人气,让我的周遭不再冷冷清清。

不过好在她还挺自觉,这些日子不断地在外面找工作,好养活自己。

可是这只小猫好像很失意,她才二十岁,这个年纪本该是念大学的年纪,可是她却早早的出来工作,皆因家中重男轻女,只让她哥哥念书,不让她念书。导致她现在没文凭,连找工作也变得受牵制。

被重男轻女这种思想观念束缚,我很能理解,我们是同病相怜的人。所以我才说她是一只惹人怜爱的小猫,虽然辛苦,但是从来都不会跟家人抱怨,选择自己认为有骨气的方式活着,即使再外人看来很独特。至少她比我勇敢,知道为了自己喜欢的人争取到最后,而我就连智愚在我面前走了也不敢拉着他,留住他,或许那件事会成为我心中的梗,挥之不去,但是人生没有如果,不可以重来,所以遗憾只能是遗憾。

想东想西,思想都飞到太平洋去了,我还是想想明天该怎么面对森林木的赛车比赛吧。

上周末,森林木和我做了一个游戏,我输了,却要付出一个惨重的代价,就是代替他去赛车。

我知道那个小游戏是森林木刻意挖的坑让我跳,怪我太单纯,被他吃定,所以今天我得勤加练习赛车,好好的打一场仗。

人都是矛盾体,其实我并不是百分之百的怪罪于森林木,听闻有赛车项目,即便是游戏输了,我心中仍希望可以尝试和赛车高手一较高。

所以今天上班,我开车我的爱丽一路狂飙,到达赛车场地。

这里并不是专业的赛车场,而是赛车爱好者们练习的行道,借此来比赛,一举两得。

专业赛车员就是不一样,出场时气场瞬间秒杀我这个业余爱好者,还时不时的发出一种挑衅的信号,蔑视我。

我无奈,第一次赛车希望不要受伤,那便是我最大的祈祷。

我在赛场上紧张到爆,可是一边的森林木却悠悠然晒太阳,更加可恶的是,他借口说自己腿受伤了不能比赛,只能让他最得意的弟子我来比赛,听到这种烂借口,想揍他一顿,可是同时也会毁了我的好奇心,所以我忍着他,然后蓄势待发。

经历长时间的练习,基本掌握赛车的精髓,只要能灵活车上的任何一个零件,收放自如便可。

说是这样说,很少有女人能很好地控制大马,毕竟大马的体重超过自己本身,万一驾驭不了,受伤的可能性很大。抱着一半成功的机率,我还是尝试了这场比赛。

记得小时候坐着爸爸开的摩托车,看见他能平稳快速的超越其他车辆,觉得坐他的车很有踏实感。

现在我也开车,可是却是拿命来开,希望有朝一日别人也会有这样的评价给我。

只可惜在赛车的其中我所体会到的全都是惊心动魄,心惊肉跳,飞一般的速度令人头晕目眩,耳边呼啸而过的声音一阵接着一阵,而我却成为众人眼中的小丑,被嘲笑不止。

那瞬间我也不知道自己基于何种胜负心,居然加速追赶他们的脚步,即使在急速转弯的危险地带,我也能摒着一口气飞速而过,极速漂移,然后战胜他们耻笑我的嘴脸。

那是第一次尝试赛车,忽然觉得自己兴奋过了头,居然创造了一个奇迹。

惊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