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6章 我有神经病吗

  “你!”花梨走了出来,看着一脸无辜的牧珂,瞬间不知说什么话还好。

相比昨天,花梨自身感觉好些,但还是头部有些涨疼,脚下有些虚浮。

“检查吧!我最好快点离开你!”花梨的怒气还没有消,想必他堂堂活了十六年,岂能被一小女孩看了?

“哦,尽快离开我的办法不是没有,就看你敢不敢了。”牧珂没有生气,在她眼里,这不过都是病人调皮,话说哪个医生或者护士没见过那么多白花花的腚啊?

“什么办法?”花梨心急,此刻牧珂检查他,距离又是那么近。

“在你的屁股上打针,三天就好。”牧珂信誓旦旦,可在某人撇撇嘴,这不是扯吗?这女娃子简直就是一个不懂妇道的女流氓。

花梨所有的动作和表情被牧珂收入眼底,知道他不相信是很正常的。

“想不想快点走啊?”牧珂不着急,继续诱拐,活脱脱一个外表纯良的女流盲。

“真的有办法吗?”花梨看牧珂似认真,似戏谑的表情,但还是抱着希望试了试。

“有,看来你真的很想离开我,那就准备好吧,我们打针,别怕疼哦。”牧珂取出针和药,开始兑药。

花梨看着这奇奇怪怪的东西,感觉就是颠覆了自己的认知。

话说,花梨昨晚原本想跟踪一下牧珂,想看看牧珂到底是何方神医派来的小童,可是毫无所获,此刻他又想起来这件事。

“脱了你的裤子,露出半个腚来就可以了。”牧珂本着职业操守,并没有多想别的。

“这……不合适吧!”花梨将信将疑,但之前病情的好转又让他不能怀疑。

“你想快点离开我,就得这么做。”牧珂手里拿着酒精棉,已准备就绪。

花梨还是按照牧珂所说的,露出半个腚,牧珂先擦一擦酒精,消消毒。

“什么东西?凉丝丝的,不会是毒吧。”花梨一紧张,甩手一个反抓,将牧珂固定住。

这不能怪花梨紧张过度,因为他知道有一种极致的毒也是凉丝丝的。

“你个变态,疼死我了!”牧珂万万没想到花梨这样对她,毫无武功的她哪会是花梨的对手?只能被死死地抓住。

“说!你是谁派来的?”花梨眼底露出一丝杀气,他绝不容许自己身边有什么可以危害到他的人。

但是这种情况放在以前,牧珂早已命丧黄泉了,是什么原因还让花梨问一问她的身份?

“上天派来的!你是不是有毛病?好心给你打针,就这么对待医生的。”牧珂此刻恨不得将花梨大卸八块,以表自己的愤恨。

“你给我用的什么?凉丝丝的,有没有毒?”花梨晦暗的眼眸仔细分辨着牧珂每一个表情,仿佛她一说谎,他就会立刻送她见阎王。

“没有啦!神经病!”牧珂这才知道这花梨为的是哪般,随机又拿出几朵酒精棉,在自己的舌头上沾了沾,以让他确认没毒。

“神经病是什么病?我有吗?”花梨听牧珂又蹦出一个新词儿,桀着眉,一脸不爽。

第26章 我有神经病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