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腹黑皇女

白初末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楔子

  “怀青——怀青——”

  窗外的雷轰隆隆的打着,偌大的府邸里没有一丝亮光,黑漆漆的走廊借着忽来的闪电可以看到廊下盏盏灯笼,里面的灯烛未尽,却是没有一盏是亮的。凄厉的声音还在,饱含着满满的无助和痛苦,却是持续了许久都没见院里有人出现。

  雨还在哗哗的下着,雷声闪电声不绝于耳。

  “怀青……”跌跌撞撞的白色人影从走廊的尽头拐了出来,发丝披散着,绝色的脸上犹带泪痕,女子一手扶着墙壁一手撑着肚子,踉踉跄跄的靠着墙壁行走,我见犹怜的小脸压抑着痛苦与悲戚。

  雨水打湿了衣服,发丝黏腻的贴在脸上,女子浑不在意,执着的朝着府邸那最亮的一处走去。

  “怀青,怀青……”女子腾出手来使劲拍打着院门,“嘭嘭嘭”的声音被忽起的雷声掩盖,女子恍若未觉,依旧锲而不舍的拍打着院门。

  “谁啊,这么晚了还来敲门。”不耐烦的女声从院落里传了出来,伴随着几声对这天气的咒骂。

  女子神色微窒,听出来那是皇姐身边的丫头宛竹的声音,虽然疑惑,手下敲门的动作却更快了:“宛竹,是我,你快开开门,怀青在吗?”

  院门应声而开,宛竹手拿纸伞站在门框间,看着女子衣裳尽湿的样子不由愣住,而后望着她嘴角带笑:“云凉公主?这么晚了您怎么这个样子过来了?”

  云凉放在肚子上的手向下按了按,指尖发白,削瘦的小脸渴求的看着宛竹:“我要见怀青,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柳眉蹙了一下,云凉咬了咬牙,想要忍住肚间的抽痛,她看着宛竹身后大亮的灯烛,心下忽生悲凉。

  “可驸马爷这会子正忙着呢,您过来也没用啊。”宛竹扬了下眉毛,很是得意的看着狼狈的云凉,公主吗,再受宠不还是败给了她家主子?

  “宛竹,你是皇姐的丫头,本宫不想为难你,你快点让开,本宫要见驸马!”云凉厉了声色,她是公主,是西凉最受宠的公主。

  “呵。”宛竹冷了脸色,丝毫不理会云凉尚在雨中,拿着纸伞靠在院门上,神色间带着漠然:“公主?现今西凉的公主可就只有云镜主子一个了,您可是莫家的儿媳,哪里还称得上公主。”

  云凉晃了身子,看着宛竹漠不关心的脸色,一咬牙扶了肚子狠狠向她撞去,宛竹没有防备被她猛扑在地,纸伞孤零零的翻在地上,雨水湿了满身,不由狠呸了一声:“你就算进去也没用,驸马不会管你的!”

  云凉不管不顾,踉跄着朝屋子跑去,刚接近门口脚下不由一软,颤抖着伸手推开了门。

  “怀青……怀青……”云镜的声音软软的,柔弱媚骨。

  云凉只觉得眼前一黑,身子歪倒了下,紧紧扶住了门框,半晌才试探性的开了口:“怀青?”

  屋子里的声音戛然止住,沉寂了半晌才传出莫怀青低沉的声音,冷冷的,毫不留情:“滚!”

  扶住门框的手差点滑落,云凉狠吸了一口气这才站稳了脚,一步步向屋子里走去,雷声依旧,一下下像是撞击在云凉心底。

  红锦帐,暖丝缕,那暖暖灯烛床帐下的不是别人,正是她敬爱的皇姐和信任的夫君。

  心里宛若刀刻,平静了半晌才扯了抹笑,涩涩开口:“怀青,我肚子好痛,你叫大夫过来看看好不好?”

  莫怀青冷哼了一声,将颈间半缠的藕臂拿下,起身下床,英俊的脸在烛光下神色莫名。

  云凉蓦然缩了身子,清亮的眼带了惧意,死死捂着肚子后退,直至碰到冰凉的墙壁,寒气丝丝入心。

  “怀青,皇妹既然想痛便让她痛着,这一时之痛怕是解不了她的渴,不如掐了罢,总归都是不容于世的。”云镜的声音带着不怀好意,懒洋洋的靠在锦被上,极美的脸上有着狠厉。

  云凉慌了,惊恐的看着一步步走近的莫怀青,绝美的脸惨白一片:“不……不……怀青,这是你的孩子,是我们的孩子,皇姐,皇姐……”云凉偏过头向她最为敬爱的皇姐求助,清亮的眸子有着痛苦。

  “呵。”云镜勾唇,艳丽的笑仿似勾魂的使者,云凉心冷了,这一刻,彻底醒悟。

  莫怀青甚至连手都懒得动,直接伸脚踹向云凉腹间,雪白的影子飞起,掉落,狠狠摔在墙角,像是被人甩落的破布,红色慢慢从白色的裙底浸出,然后蔓延。

  痛,很痛,云凉咬破了唇瓣,痛苦的揪着脸,惨白的指尖狠狠压着肚子,那里,是她怀胎八月的孩子。

  “孩子……孩子……”云凉气若游丝,极力瞪大眼睛死死盯着那两道继续纠缠在一起的声音,仿似用尽了一生的力气,凄厉的喊着:“云镜!莫怀青!若有重生,定让你们不得好死——”

  

楔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