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凤萧墨的消息

  接下来的日子里,凤栖梧便专心休养,这身子太差了,明明已经十三岁看起来却只有八九岁,而且自从落了水之后就更加病怏怏的,走几步路就会觉得很累。

  她可不想用这么个残破的身子去报仇,那些人,便先由着他们逍遥,待她涅槃重生,一个都不会放过。

  也不知是不是凤栖梧这个七皇女太过没有存在感,连日来的休养除了刚开始二皇女凤萧墨来过一次之外便再无他人探望,郁闷的同时,凤栖梧也乐的自在,跟着采儿学习刺绣。

  本来一个皇女是不用学习这些的,但前世的云凉在很多方面吃了太多的亏,这一世的凤栖梧绝不再允许自己像前世那样无知。

  而对于自己死后发生的事情凤栖梧的脑子里并没有太多的印象,毕竟自己这具身体此前一直处在凤宫里,能知道云凉殒身的事情怕是也是听别人说来的,这么说,有些事情她确实需要在往后的日子里好好调查一番才是。

  这日一如往常,用了早膳凤栖梧便让采儿拿了绣架放在院子里跟着她学,这宫里除了采儿就只有两个杂役,不过她们不屑伺候凤栖梧,因而基本上这些都让采儿包了。

  凤栖梧仿似未觉,依旧做着自己每日要做的事,也不怕有人说道,索性和采儿直接在院子里绣了起来。

  凤萧墨来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这番光景,一大一小头对着头研究着什么,一时好奇伸着脑袋凑了上去,看了半晌才出声:“你们绣的什么东西?”

  未设防的两人被凤萧墨吓了一跳,抬头就见她好奇的盯着绢布看,采儿惊了下,连忙放下绣线行礼,凤栖梧被人打断有些不高兴,不情不愿的喊了声二姐。

凤萧墨也没听出来,伸手唤了身边的丫头:“玉髓,你看看,这绣的什么。”

  叫做玉髓的丫头听到自家主子唤她,从她背后走了出来,研究了半晌蹦出了一句:“殿下,奴婢怎么看着很像御膳房里未退毛的鸭子?”

  凤栖梧正在动作的手僵了下,嘴角颤了颤,看着那刚绣好的尖嘴皱了下眉,而后将手里的针线放了下来,转身淡淡的看着凤萧墨和她的丫头:“二姐今儿个怎么有空来了。”

  凤萧墨被她一提这才想了起来,整了整神色:“西凉国主退位,新帝刚即位就派人出使凤栖,母皇设宴所有皇家子女皆要出席,虽然你很讨人厌,都没人愿意来通知你,但是我就大方一点,来告诉你了。”

  “你说西凉国主退位?”凤栖梧瞪大眼,有些不敢相信:“你听谁说的?”

  “人家都到驿站了,本宫还能诳你不成?”凤萧墨眼睛一瞪,气哄哄道,凤栖梧小脸白了一下,记忆中总是对她宠爱万分的父皇怎么可能会忽然退位?不对,一定是哪里出错了。

  凤栖梧定了定心情,这才道:“二姐,那你可知西凉的新帝是哪位皇子?”据她所知,父皇总共有三个儿子,皇后的长子云霄,贤妃的云逸和良妃的云冥。

西凉自古便是立长子为储君,父皇退位,云霄很有可能是新帝,果然——

  

第四章:凤萧墨的消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