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一点没改

    “在这待了这么久,脾气还是这样爆,一点没改。”空气里的声音带着无奈,司刑对着空荡荡的石洞翻了个大白眼,红色面纱下的唇瓣轻动,仔细听竟又是骂了一句混蛋。

  找了个平坦的石头坐了下来,司刑手里拿着一根不知何时拔得枯草放进嘴里含着,吊儿郎当的盯着石壁,和他一身红的魅惑的装束丝毫不相称。

  过了半晌似是感到无聊又“啐”的一下将嘴里的枯草吐了出去,仰面躺在地上翘着腿道:“龙羲,你别跟我说这辈子都不打算出去。”

  空气里静默了一阵,被称为龙羲的神秘声音才又响起,此时却带着满满的嘲讽以及与生的贵气:“一辈子?太久了,那个位置她坐的够久了,本王的所有物岂能是他人所觊觎的,她既然喜欢那个位置,本王便让她再坐一阵,龙族无主,她想翻风也翻不起来,更何况……”

  那声音顿了一下,而后响起,带着浓浓的唯我独尊:“本王才是龙族真正的主。”

  “好好好。”司刑一个翻身从地上跳了起来,接连说了三个“好”字,暴露在空气中的邪魅双眸带着浓浓的兴奋与隐忍已久的嗜血和野性:“老子就喜欢你这副唯我独尊的架势,之前那样子活像斗败的公鸡,搞的老子都没劲,这下好了,等你出去,老子保准大干一场,哈哈!”

  “呵呵。”龙羲轻笑,其中的意味不明,出去?他当然要出去,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司刑独自乐呵了许久,看神态便知晓他等龙羲出去的这一天等的太久了,不过既然得了他的话,那再等一阵子又何妨?这一辈子,他注定要与龙为伍,想着,司刑隐在面纱下的唇不由咧起。

  龙羲没让他兴奋太久,紧接着便又对她吩咐道:“凤谣那个女人不简单,凤栖梧虽然是她女儿但难保不会一死,她对亲情看的太薄,你不若帮上一帮,将凤栖梧送出宫去,自此生死便由她了。”

  “但是你别忘了,风谣那个人对于感情的事情也向来藏得深,凤栖梧是她女儿,即便再狠心也不至于真的置她于死地,更何况,万一凤谣这个人只不过是为了保护她而故意这样疏远她呢?”司刑咧着唇分析,一双魅人的眸子带着浅浅的恶趣味。

  龙羲沉默了半晌没有回话,倒是司刑安静了没一阵再次开口。

  “你怎么对凤栖梧那个小娃的事情这么上心?”司刑很是疑惑,龙羲倒是没让他等太久,随口解答:“人生活的太无趣,倒不如亲自寻个猎物解闷,如若她不死倒也是她大幸,死了算她的命,我不过推上一推,能让凤谣难过的人不多,我倒希望她能是个例外,有时候看着一些人自相残杀也是很不错的趣事。”

  更何况,那个孩子,似乎在未来对于他来说很有用处。

  司刑对于龙羲的话感到无语,憋了半天也只吐出这么一句话:“你真……变、态。”

  龙羲,不置可否。

第二十章:一点没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