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犯罪就该罚

  “混账!”凤谣厉喝一声,拍案而起,桌上的杯盏受到震动掉落在地,“哗啦”一声响碎成瓷片,凤谣指着凤萧墨,一双凤眼里夹杂着怒气:“凤萧墨,你这学堂都是白上了!若是杀人无罪,这天下朕还将如何治理?有罪就是有罪,犯罪就该罚!你可记否?”

  “儿臣知晓,母皇息怒。”凤萧墨惊了一下连忙趴伏在地上不敢起身。

  凤谣冷哼一声,收回直指她的手,坐会桌面,但脸上的不悦却丝毫没有消散:“当真知晓便好,你七妹的事朕自会判决,你且去了吧。”

  不敢有反驳,凤萧墨只得起身告了一声退,出了凤鸾殿,玉髓抖着身子紧随其后。

  见到阳光,凤萧墨方才舒了口气,暗道母皇好大的脾气,不过这下一来,小七的事可就难办了。

  但想到禁宫,凤萧墨就疑惑了,七妹不过是在禁宫边被母皇逮到的如何能惹得她发这么大火?按理来说最多关个几天也就了事,如今竟然拖了这么久,究竟是何缘故?凤萧墨着实不解。

  “殿下,刚刚可把奴婢吓坏了。”玉髓脸色依旧难看,哆嗦着冲凤萧墨抱怨,凤萧墨回头看她不由苦笑:“好丫头,本宫不也同等?”

  “可是殿下,凤君也未免太过于小题大做了吧?”玉髓小心的看了一下凤萧墨的表情嘟囔道。

  “嘘。”凤萧墨连忙捂住玉髓的嘴巴:“你这死丫头不想活了?”瞪了她一眼,凤萧墨拉着玉髓走离凤鸾殿。

  玉髓被凤萧墨捂着嘴巴离开凤鸾殿的范围,这才一把放开了她,玉髓知晓自己之前说话太过于放肆,也没敢说什么,只在她放开手之后道:“殿下,凤君不肯放了七皇女,接下来怎么办?”

  “能怎么办?”凤萧墨看她一眼,而后叹了口气:“母皇既没说放,也没说不放,她的态度模棱两可,拿宫规律例来说此事,本宫也无法干涉。”

  “凤君也太过分了,虽然不受宠,可那毕竟是七皇女啊 。”玉髓不由替凤栖梧抱怨了一句,直到凤萧墨瞪了她一眼这才作罢。

  “没办法,只好去找大姐了。”

  ————

  “给她吃了?”不透光的石洞里蓦然响起这么一句话,一袭红衣的司刑像是早已习惯了对方的飘忽不定,没有丝毫异样的接口道:“吃了,你倒舍得,拿自己的血做引于她为药,你连人家面都没见过就这么大方,还让我跟她定个什么劳什子的契约,真不知道你为了什么。”

  “呵呵。”空气里传来一声浅笑,清冽中带着一丝魅惑。

  “你笑什么?”司刑有些懊恼,都怪自己当初一失足成千古恨,陪着他在这过了大半辈子不说还得给他跑腿,就连时不时出去觅食都得向他报告一声,真真是……气死他了。

  神秘的声音再次消失,司刑等了许久都没听到他开口不由气结,挥手在石壁上打了一拳:“混蛋!你再跟老子玩消失老子就真走了!”

第十九章:犯罪就该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