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我倒要谢谢你了

    湿答答的衣裳披在身上难受的厉害,寒意袭身,此时却也没那份力气脱了去,只想好好睡一觉,醒来后再做打算。

  夜,黑沉的厉害,有雨水从天上慢慢滴下,逐渐变大,白色的影子行走在雨夜中不知方向,远处有声声哀嚎和捶打门框的声音。

  凤栖梧愣怔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走了几步只觉得异常熟悉,耳边那熟悉的声声惨叫,让她止不住缩了身子,慢慢的向前移动脚步。

  女子挺着肚子,白色的衣服将女子衬得异常哀婉,绝美的脸上一副凄容,眼角有着水意,柔若无骨的手一下一下拍打着眼前紧闭的门,嘴里不停的唤着“怀青”二字,一声比一声凄厉,凤栖梧猛地缩了瞳孔,她记得,她记得,那是她自己,那是她自己!

  拍打,拍打,她看着自己一直重复着这个动作,却始终无人来开,缝隙中,那院里分明掌着暖灯,院外却仅有她自己托着八月的肚子挨着雨一下下敲打着门框。

  有血从白色的衫中浸出混合进雨水里,一点点将那白色浸成红色,凄厉,妖冶,凤栖梧看着这一幕,心中宛若刀剜。

  拍打声蓦地停下,凤栖梧只看见眼前的自己慢慢回头,一张惨白的脸猛然出现,血红的眸子像是鲜血炮制,她看着自己开口,狠狠地,夹杂着无尽的恨意:“杀了他们……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啊——”一声尖叫划破夜空,路边疾步行走的宫人听见这声惨叫不由加快了步子,远离这块是非之地。

  浓重的喘息声在禁宫中响起,凤栖梧想着此前的场景便不由打了冷颤,耳边蓦然响起一抹轻笑,小身子止不住一僵,但听得那传过来的声音这才放松下来。

  “小家伙,你这声尖叫可把路过的宫人吓得厉害,说不定明天宫里便有了七皇女已逝禁宫的传言,哦不对,应该是被吃人的怪物给吃了才对。”说罢男人轻笑了起来。

  平息了阵,凤栖梧才感受到身上传来的阵阵暖意,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不知何时换掉的衣服和房间里燃起的火把,拿起一旁放着的披风径直盖在了身上道:“若真有此番传言,我倒要谢谢你了。”

  稚嫩的嗓音有些沙哑,司刑看着她毫不见外的将自己的衣服盖在身上不由翻了个白眼。

   挑了挑那堆火,司刑调笑道:“这才过了几日你便迫不及待的跑来与我作伴,第一次见到有人如此想我。”

  凤栖梧对他自恋般的话不置可否,脸上还疼着,肩上也辣辣的,喉咙里也难受的厉害,哪里还有心思与他斗嘴。

  司刑见她沉默哪里会放过,自顾自开口道:“上次是风寒,这次是内外兼备,你这家伙在这宫里到底招惹了谁被打的这样惨,莫不是被你那冷心的母皇打的吧?啧啧真是可怜,好歹老子吃人都是一口搞定从来不让他们痛苦,你这母皇真是比老子还狠心。”

第二十九章:我倒要谢谢你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