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难产?

  两人热络间便听得有宫人传西凉冥王爷到,凤栖梧心下忽然起伏,一双眼直直望向殿外,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让那男子有些讶异。

司刑开口掩饰:“冥王爷可谓是沙场战神,咱老胡对他都敬佩,这小子别提了,可惜了生在西凉,生生把一个良将闷在了葫芦里。”

  男子点点头,倒是信了,凤栖梧松了口气,不敢再露出什么情绪,而后安静看向那会场入口处的来人。

来人穿着西凉的国服,上好的紫色锦缎将云冥本就出色的脸衬得更加耀目,凌厉的双眉直入发间,鹰眸直直射进场中,竟是往凤栖梧他们所在的方向投来。

鼻子高挺,虽然久居沙场,但丝毫没有沙场中男子的粗犷,面部虽细腻白皙,但却棱角分明,加上一张不苟言笑的脸,让他看起来更显的冷肃。

男子黑色的脚靴一步步踩在地上,竟是没一点儿声音,伟岸的身子渐渐逼近,凤栖梧竟不知印象中的三哥何时变得如此肃穆英挺。

三哥云冥待她向来极好,不过这也是在她未出嫁之前了,她与莫怀青的婚事三哥本来就不赞同,奈不过她的执拗,只得无奈任由她向父皇求旨。

不晓得她这一死三哥是否对她有惦念过,脸上有些黯然,凤栖梧不由垂了眸子。

“……三哥。”凤栖梧动动唇默默念了句,司刑耳尖的厉害,放在桌上的手微动,而后平静。

眼见着云冥往这个方向而来,凤栖梧垂在身侧的手收紧了下,心里翻腾着,直欲脱口而出的“三哥”二字被她硬生生忍了回去。

云冥一双凌厉的眸子一直投放在司刑身上,对于他身后的凤栖梧倒是没有多看,上前正要开口,一声突兀的“凤君到”将他的步子止了下来,眉宇间暗了暗停了身形,右手抬起示意身后随从的官员及侍卫,而后双手抱拳冲已坐在首席上的凤谣行了个礼。

“西凉云冥见过凤栖国主。”云冥的声音很沉稳,带着男子特有的阳刚气,司刑的声音魅惑妖冶,上官荛清丽娇气,唯有云冥才是凤栖梧所喜欢的男子该有的气质。

凤谣眉眼间划过一道暗光,对于他江湖般的礼节并未多言,挥手示意他入座这才开口道:“西凉国主禅位,此举算是西凉百年来之先例,朕在此敬西凉国主一杯。”说罢,抬手执起宫人倒好的酒水仰头饮了下去,而后双手将酒杯倒置,表明杯空酒尽。

此时众人皆以入席,凤栖梧分不清谁是谁,安静的待在司刑身后听着凤谣说着客套的场面话,而后竟听她话音一转道:“朕听闻贵国云凉公主于一年前难产而殒,时逢我国帝君身子出恙,因此仅派人前往慰问,不知当下驸马如何?”

凤栖梧愣了下,不想凤谣会在此时提起这事,心下不由一提,脸上也阴了下来,难产?她的殒身竟然被定为难产?莫怀青和云镜定是封了下人的口。

双目闪了闪,凤栖梧嘴角带了讽刺,她怎么忘了,云镜的母亲是当朝皇后,她与云霄一母同胞,这件事若没有皇后的默许她怎么可能会如此就被简单的定为难产?

第三十四章:难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