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七章:置她与死地

  待休息了会才反应过来,玉弥出去了好久都没回来,脸上不由警惕,声音却依旧虚弱道:“玉弥,行到何处了?”

“七皇女,已经出了凤栖的地界。”回答的是一抹陌生的男声,音色粗哑,丝毫不像正经的皇家马夫,玉弥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凤栖梧沉了脸,有些凝重,不用想,刚刚那两个随从怕也不是善茬,幸好方才二人忽然离去。

本以为出了龙潭便自是一番天地,没想到却是羊入虎口,这下怕是不好脱身了,而玉弥显然已遭毒手,如果之前不把她留下来,心里慌了一下,暗暗告诫自己一定要沉住气,这才勉强止住慌乱,随之便冷了脸。

到底是什么人竟连一个病弱的皇女也不放过,凤栖梧眯了下眼,而后想起临走前凤萧晗脸上那意味深长的笑,心中瞬间了然,怕是她那个大姐要置她于死地,但她不明白,凤萧晗到底是为什么非要让她死不可呢?

还是说,因为她口中的流君?凤栖梧眯了一双眸子,但眼下显然不是想这个问题的时候。

撩起帘子凤栖梧向外看了看,陌生的景色,看着路的去向,竟是往山顶而去,应是怕在山下下手被人撞见,所以选择在山上,山上无人,下手无所顾忌,这些人倒有些脑子。

凤栖梧不动声色往后看了下,两个随从早已不见了身影,想她一介病弱的皇女估计用不了多少人,所以他们便半路先行离去了,只留车夫一人对付她。

这样也好,少了两个人应该好逃些,打定主意,凤栖梧双目紧紧盯着外面的景色,见前方一个陡坡,眼睛一亮而后准备好,待行到那出时猛然从窗口跳了出去。

惯性使然,竟让她在地上滚了好几米远,衣衫也被地上突出的石头刮破,虽护住了头部,手臂却遭摩擦,渗出了血。

车夫显然听到了车后的动静,“吁”的一声拉停了马车,一个杏黄色身影被他从车上丢了下来,正是已经死去的玉弥,凤栖梧深深看了一眼没敢停留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往旁边的山林跑了进去。

帽子被拿掉,露出男人脸上扭曲的刀疤,黝黑的脸粗壮的身子让他看起来异常凶狠,见凤栖梧拔腿往旁边的树林跑去狠狠啐了一声,而后从车里拔出一把刀拔腿追了上去。

凤栖梧的身子显然还没好过来,刚吃了解药虽说身体舒服了些,但病了那么久行为显然受阻,没跑几步便狠狠喘了粗气。

那男人很快追了上来,将凤栖梧逼在一棵树前停下。

“跑啊,你倒是接着跑,没想到一个快要病死的皇女竟然跑的这么快。”男人呸了一声,拿着刀的手反光了一下,照在凤栖梧的脸上,凤栖梧捂着胸口喘息,听他说话缓了阵道:“你是何人派来的。”

凤栖梧冷着眼看那男人,眼角余光却在不断的搜索着附近哪里好脱身,但她悲哀的发现,这片树林的草丛并不算高,跑起来也不好掩饰神行,有些泄气,凤栖梧竟觉得这次非死不可

第四十七章:置她与死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