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一章:都死了

  “都死了?”挽书瞪大眼,似乎很是意外,但那眼底的情绪分明不是如此,看着云冥淡淡的模样,挽书转头看向那汇报消息的断臂男子:“咳,公子,小女子早前提醒过,这林子里可不一般,既然没有多少生还者,那挽书就在这里给他们拜个礼,你的伤七杀阁会安排人替你疗伤,不过这机会,就可惜了。”挽书福了一礼,而后看向云冥。

云冥脸上没有丁点表情,从怀里掏出一件物什丢给挽书:“阁主的做法云冥不敢苟同,但请挽书姑娘告知阁主一声,在下恐无缘与其相交了。”说罢,不再留恋径直离去,暗七瞪了一眼挽书也忙跟了过去。

看了看手里的牌子,挽书笑笑,而后冲云冥离去的背影道:“公子,我家阁主三日后晚风月楼有约,还望公子莫要迟到哦。”

“公主?”挽书话音刚落便听到一旁宛竹略带惊喜的声音,挑眉,回头正看到云镜从林子里盈盈而来,像是没看见挽书般,云镜直直向宛竹走过来,沉声说了句“走”,而后头也不回的离去,挽书撇撇嘴,这公主一点教养都没有,想罢也不理会她,只顾着回去向自家主子复命。

赶上前方的云冥,云镜停了下步子,头也没回:“哪些东西能抢,哪些东西不能抢,还望三哥日后多掂量些。”

“王爷,公主这是什么意思?”暗七蹙眉,看着云镜飘然离去的背影很是不解。

云冥闪了下星目,嘴角动了下,终是没说什么,而后离开。

“她真的这么说?”

“那可不,挽书亲耳听到的,主子,这下那云镜公主怕是要和王爷翻脸了。”挽书站在一旁脸上的神色带着看好戏的意味,帘子里安静了一阵,而后传出响动,一只手带着莹润的玉色从里面伸出,撩起青色的纱帘,而后从里面走了出来。

月白的长衫著于其身,将那莹润的肤色凸显的更加透明,英气的眉微微上扬,慵懒的眸子黑如曜石,睫毛扑闪,衬得那双眼愈显神秘,尖俏的脸带着女子的柔媚,而那挺起的鼻和微抿的棱唇,却又有着男子般的英气,身材修长,轻抬眸,挽书不由看呆。

“主……主子,您能不能别这么妖孽?”挽书扯唇,瞬间的愣怔后忙回了神,要是梅青在这,保不准就扑了上去。

妖孽?那人挑了眉,要说妖孽,她一直觉得那个人才是,司刑,好久不见,你可还好?凤栖梧勾了唇角。

这么些年来,她一直在暗地里发展七杀阁,若说这七杀阁的成立实属偶然,如果不是一次偶然的外出,恰巧救了七杀阁主,这位子怕也轮不到她来坐。

前位阁主心性淡然,不妨被身边人所设计,若不是那天她要上山采些山药,恐怕也无缘这七杀阁了,天知道她废了多大的力气才将那群反叛者给消灭掉,也正因为此她才能够得到七杀阁主的赏识,成为这七杀之主,而这些,牧虚子表面上不知道,但私下里知不知道凤栖梧就管不着了。

第六十一章:都死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