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五章:云镜的嫉妒

  “兵大哥,小弟并未有虚言,家师牧虚子,皇上亲谕。”凤栖梧谦恭道,还没待再开口,那守卫已然变了脸色,急急忙忙将凤栖梧推向一边,而后呼喝:“快快快,开城门!”

朱红色的宫门“嘎吱”一声缓缓被打开,凤栖梧扬了下眉,回头看去。

满挂着青紫色纱帘的轿子四人轻抬,丫鬟模样的女子双手覆于腰间,端庄的看向前方,察觉到凤栖梧的视线,偏头看了她一眼,而后回头冲向轿帘内半弯着腰轻声低语了一番。

凤栖梧像是没看到,自顾自冲那守卫气急道:“你这守卫,怎的让旁人进,却不让我进?”

“那是云镜公主,当今圣上唯一的妹妹,你一介不知从哪跑来的野医哪来的资格与云镜公主相提并论。”那守卫轻蔑的看了她一眼,而后谄媚的迎了上去,变脸速度之快让凤栖梧咂舌。

凤栖梧挑挑眉,迈着轻盈的步子快速绕过那守卫,在他的瞪视下来到轿子前,躬身行礼:“七无见过师姐,师姐,师父命七无过来给太后问诊。”

“七无?”轿子里安静了一阵,而后传出此道声音,宛竹瞧了她一眼,而后上前将帘子掀开,紫色纱幔随风飘动,衬得里面的人愈加可人,云镜打量了她一番,将凤栖梧看向那守卫时眼中的得意尽收眼底:“你就是思怜提到的小师妹?”

“师姐,小师姐有提到我?”凤栖梧抬头,眼里带着明显的喜悦,白如象牙般的肤色,以及那因喜悦二瞪大的眸子,还有那张远远比她出色的脸,都让云镜起了嫉妒。

虽是男装,却丝毫遮掩不掉她身上的芳华,想着云镜敛了眸子,伸手用绢帕在唇边点了几下,低垂的眉眼中带着一抹不屑,美又如何,还不是山野村姑。

挥挥手,竟是不再看她一眼,示意宛竹起轿,那守卫忙憨笑着让了开来,对凤栖梧却也是不再阻拦。

凤栖梧朝他努了努嘴,而后背起药箱跟着轿子进了宫,宛竹回头瞟了她一眼,而后冲云镜低声道:“公主,牧虚子怎的就将医术交给了她?您才是他的大弟子。”

头也未偏,云镜胭脂般的唇轻勾了下,似是并不在意牧虚子此举,但眼中却分明划过一抹怨愤,而后恢复平静:“无妨,师父的意思岂是徒儿可以猜得到的,一会儿你带她去母后的寝宫便可。”

“公主,您不过去了吗?”宛竹疑惑,云镜轻笑一声,而后竟隐带嫌弃道:“母后身子多病,想来也不会愿意将病气过给本宫,本宫就不去惹她心忧了。”

“是。”宛竹诺诺答道,凤栖梧在后面听得分明,没想到这云镜不仅对她心狠,对自己的生身之母也是如此狠心,怪不得世人都说最毒妇人心。

暗自嘲笑一番,凤栖梧紧赶慢赶追上轿子:“师姐,咱们不去拜见皇上吗?”

“皇上日理万机,母后的病他比谁都看的重,你直接去便罢了。”挥挥手,云镜丝毫不留恋的离开。

凤栖梧欲追上去,宛竹却停了下来,伸手拦住凤栖梧道:“七无姑娘,这边请。”说罢伸手为凤栖梧引路。

第六十五章:云镜的嫉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