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凌昭语师兄

  该死的……

他不能现身,这一现身的话,还不立刻露馅,他虽神秘,但是叶大少家的人却是有认识他的,只能看着御狂歌混进人群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不见人影。

这个家伙,好不仗义!

楼星辰怒的一锤柱子,这个家伙,不管你家是哪里,我一定会找到你,竟然戏弄本少爷……

出了胭脂楼,走在街上,竖起耳朵,都是叶炎昭的糗事。

狂歌心情大好,叶炎昭啊叶炎昭,就是打死你,你也想不到整你的人中有我一份吧!

还有那个楼星辰,若是真跟她在一起了,那么就太危险了!她的容貌是经过伪装的,可是那楼星辰却是大摇大摆的,尤其是这么风骚的一个男人,眉间还有一朵耀眼的莲花,那叶炎昭的通缉令一下,她也得跟着栽进去,还不如将这小子甩了,让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谁,最好的主意。

……

正漫不经心的走着,忽看前面一熟悉的身影闪过,穿着粉红的衣服,拿着佩剑,虽然脸上带了面纱,但是狂歌一眼就认了出来,可不就是凌昭语吗?

脚步匆匆,神色也有些严肃,还时不时的回头看看身后是否有人跟着,很是警惕的模样。

狂歌看着她进了一家中等酒楼,当即二话没说的就跟了上去,这凌昭语又想搞什么鬼?

进了酒楼,店小二很热情的就上来招呼,狂歌给了银子打发了他,一路上了二楼,看着凌昭语的衣摆闪过,狂歌当即选择了隔壁的包厢。

刚刚坐下,就听到凌昭语的声音响起,“师兄,怎么是你亲自过来了?”

听凌昭语的声音,她是有些激动的。

“你加急飞鸽传书,又说是很重要的事情,师傅就让我亲自过来了!”

凌昭语师兄的声音响起,有些冷,带着些啥呀,听声音调子,年龄应该不大。

狂歌坐在隔壁也不用刻意去听,慢条斯理的喝着茶,想着凌昭语十万火急的把她那师兄召唤过来是怎么回事?天生的敏锐感觉就让狂歌觉得,这家伙这么做,一定是跟自己有关。

果然,下一秒凌昭语就开口了。

“师兄,你还记得我跟你说的那个白痴三妹吗?”

凌昭语语气恨恨,似有咬牙切齿的味道。

“记得,怎么了?突然说起她了?你这白痴三妹出意外了?死了?”

那师兄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狂歌手一抖,差点把手中的茶水给洒出去,我X,这凌昭语心毒,领个师兄,嘴巴又那么毒,你才出意外死了,你全家都出意外死了!

接着就听凌昭语开口,更加愤愤不平的样子,“哪里死了,她要是死了才好,不知道是不是中邪了,现在完全变了,变的很是让人讨厌,尖酸刻薄不说,还张狂的要命!”

听到凌昭语对她的评价,狂歌简直无语,这女人嘴上是非多,这话说的当真是难听。

“哦?”

凌昭语师兄的语气充满疑惑。

“尖酸刻薄,张狂的要命?”

“对!”

凌昭语重重的说道。

狂歌接着就听到那凌昭语的师兄说道,“就算不白痴了,一个庶出的女儿凭什么张狂?”

却听凌昭语的声音压低了下来,可以放缓了调子,“师兄,我要说的就是这个,你还记得不记得师傅曾经跟我们说过的凤血镯?”

**

凌昭语师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