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情殇7

  缓缓走进自己的房间,青儿恍惚中看到有什么东西放在自己的桌子上,是紫红色的绸缎布,低垂的流苏,恰到好处地放在桌子上。青儿慢慢走近,觉得古雅的绸缎布下好像有什么东西。青儿轻轻掀开,是古筝。这不是自己摔坏的那一架古筝吗?

青儿用手拨弄琴铉,掷地有声,余音袅袅。不,这不是自己摔坏的那一架,自己摔坏的那一架,不过是六娘随便从后院的仓库找到的,是一架再普通不过的琴了。它怎能比得上这一架琴的音色,时而浑厚,时而清脆,琴弦松紧恰到好处,发出的曲调婉转低沉。不对,是自己摔坏的琴,没错!上面还有自己熟悉的标记。

可是自己的琴,明明已经摔碎了,不可能再修复了!任谁的手艺再怎么高超,琴技再怎么出色,也难以恢复它本来的容貌,更何况它现在的音色更胜以前百倍千倍。可是它怎会好端端摆放在这呢。是谁呢。青儿百思不得起解。

“青儿,原来你在这里……我找了你好久了!”六娘匆忙地赶来,看青儿正盯着那架古筝发呆。“可怜人家沈公子一番心思!”

青儿恍然醒悟过来,匆忙的催问六娘。

“六娘,你说什么?你刚才说什么?”

六娘看到青儿急促的想知道答案的样子,故意让她心里着急,“你难道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六娘,你别打哑谜了,快说吧,怎么回事?”

六娘慢悠悠地说,“人家沈公子修了一个多月,才把你的这架琴修好。那手都伤了好几处了呢,我看到都心疼。我就说,‘不就是一架破琴吗?也值不了几个钱,再买一架不就得了,至于这样费工夫,伤害自己吗?’可人家沈公子愣是不听,傻了吧唧的,自己默默无声的修了一个多月。哎,不明白啊!”边说,边看着脸色有疑惑转为兴奋,又转为忧伤的青儿。

青儿思索着,是他!是沈仲卿!为甚么,为什么他要这么做?他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为什么他要在原本已经心碎的我的伤口上再伤害我一次呢?他是在嘲笑我的多情吗?他不是这样的人。可是他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只为了假装不明白的做好人吗?

一个下午六娘都在和青儿讲茶香居的事,可是,青儿哪里听得进去,她只在琢磨自己的事情。后来,六娘觉得青儿实在没那方面的心思,她便离去了,留青儿一个人在那里发呆。

深夜时分,青儿深夜难眠,一个人在院落里踱着步。

不自觉的,青儿已穿过层层亭阁,来到沈仲卿住的院落。沈仲卿的灯还亮着,透着窗纸,沈仲卿的身影

是那么清晰。他端坐在那里,他在思索什么呢。为什么这么晚了还不愿入睡呢。

青儿看着这清晰地身影,渐渐地仿佛嗅到他的气息,感觉到他的温度,想到过去就那样静静地端坐在他的怀里,画面如此清晰,亲切。

青儿曾经感觉他们是那么的近,但此时,却又感觉那么的遥远!满目的悲情,心痛!

沈仲卿一个人端坐在古筝前,越是夜深人静时分,往事越清晰历历在目。他想到了过去,八年前那个痛苦的纠缠了他半生的往事:

一支暗箭狠狠地向沈仲卿射来,自己还来不及反应,只见薛山迅速地挡在自己面前。毒箭狠狠地射穿薛山的心脏,薛山痛苦地慢慢倒下去。自己惊慌中忙上前,薛山倒在自己的怀里。薛山在剧烈的疼痛中,脸色苍白,浑身流满了鲜血。

沈仲卿痛苦的喊着“薛叔!薛叔!……”悲痛声撕裂了苍穹。

“少主人!莫难过……薛叔好着呢。”薛山强忍着剧烈的疼痛,仍用最后的气息温情地对沈仲卿说话,他不想让少主人为他痛苦,难过。

薛山想到了自己唯一的女儿,这是他最后难以割舍的心愿,他用带血的手,用最后的力气,缓缓从里面的衣衫想把它取出来,可是毫无力气的手,却僵在那里。

沈仲卿看到薛山的手,好像正努力要取出什么,交给自己。沈仲卿忙把手伸到薛山里面贴身的衣服里,拿出一个银锁子,是女孩子的东西。忙交给薛山。

薛山看到银锁,悲痛中浮出一丝笑容。“少主人……薛叔还有一个心愿……云儿……云儿自小没娘……少主人,我想把女儿……云儿,托付给你……托付给你……让她一生照顾你……为奴为婢都可以,少主人……答应薛叔好吗?好吗……”

沈仲卿手握银锁,“薛叔,我答应你……答应你……”

听到沈仲卿的应允声,薛山在放心中死去。

八年前的这一幕,始终清晰地印在沈仲卿的脑海里,尤其是夜深人静时,更是辗转难眠。薛叔是为了救自己而死,而自己也辜负着薛叔的临终托付。层层的矛盾痛苦纠缠着沈仲卿。

青儿静静地看着沈仲卿的身影,喜欢这样偷偷滴看着他,一袭洒脱的身影。就这样一直静静地看着他,哪怕深夜独自在寒窗外守护一生,青儿也是愿意的。

几声泛着忧伤的琴音,划破了寂静的夜色。

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

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

登白薠兮骋望,与佳期兮夕张。

鸟何萃兮苹中,罾何为兮木上?

沅有芷兮澧有兰,思公子兮未敢言。

荒忽兮远望,观流水兮潺湲。

麋何食兮庭中?蛟何为兮水裔?

朝驰余马兮江皋,夕济兮西澨。

……

青儿听着着忧伤的调子,仿佛感到凉爽的秋风阵阵吹来,看到洞庭湖波浪翻涌树叶漂旋。青儿念着‘沅水有白芷澧水有幽兰,眷念湘夫人却不敢明言。放眼展望一片空阔苍茫,只见清澈的流水潺潺。为何山林中的麋鹿觅食庭院,为何深渊里的蛟龙搁浅水边?’沈仲卿,本应是热恋中的你,你应该过得幸福才对,可此时,你为何也辗转难寐,在这夜深人静之时,独自奏着忧伤的曲子。到底你有什么伤心的事,你为什么从来不说,要独自一个人这样默默地承受一切!你为什么不找青儿诉说,青儿会帮你分担的。怎么可能?就算找人分担,又怎么能轮到我呢。

不知什么时候,沈仲卿推开门,看到静静地站在院落里的青儿。

“你来了?来了多久了?外面冷,进来吧!”

听到沈仲卿地声音,青儿从忧伤中缓过来,静静地看着面前的沈仲卿。脚不由自主地跟着他走进他的房间。

第二十章 情殇7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