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99 品茶思古

  整个下午,青儿都待在流云殿,陪着太妃母子品茶。所谈,所忆都是神仙宰相李沁的传奇事迹,以及他们那短暂的爱情。宛若那两年已经涵盖了太妃的一生,除此之外,别无回忆可言。

天色渐暗沉,暮色已重。青儿忽然想到该是为皇上准备晚茶的时辰了,欲起身辞别太妃母子。

“皇后娘娘驾到!”

一声“皇后娘娘驾到”宛若霹雳,三个人同时警惕了起来。皇后娘娘怎会突然驾临流云殿,万一被她发现沈仲卿在这里怎么办。怎么办?

沈仲卿欲起身,暂避一下。太妃冷眼瞥了流云殿外一眼,高傲的深眸,“卿儿,你就坐在母亲身边。今日,我倒要看看她能把我们母子怎样!他们还想把我们母子怎样!”

青儿分明看的出太妃说话是有分量的,毕竟她还是突厥的公主。可是,昔日,尽管她贵为公主时,有突厥王护着,沙漠之鹰的李沁爱着,尚且不能避免被母子分离,囚禁于皇宫一生的命运!更何况如今宠爱她之人早已不在,而沈仲卿又在她身边,倘若皇后以此要挟,她又能奈何。

青儿道:“太妃娘娘,如今皇宫之内就连皇上都要对太妃尊礼有加,更何况她人呢。可是,太妃娘娘,如今青儿所盼望的只是太妃能和沈大哥有更多的时间相处,毕竟这短暂的两天时间来之不易,又过于短暂。青儿恳求太妃娘娘恩准委屈沈大哥暂避片刻,如此方可省去不必要的麻烦,那青儿与沈大哥也有更多的时间陪在太妃娘娘身边。青儿恳求太妃娘娘恩准!”

青儿跪礼叩头。眼下时机急迫。面对青儿的恳词,太妃高傲的深眸缓和,关切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儿子,沉沉地叹了一口气。“好吧!”再高傲的母亲,在她儿子遇到危险时也会屈服。

“青儿谢太妃娘娘恩准!”

青儿匆忙起身,准备扶沈仲卿去内阁暂避。紧迫的局势下,门外忽然传来一声:“儿臣参见母后!”是他!广陵王!瞬间,紧张的局势稍稍归于缓和。广陵王议政结束了吗?他出现的真的恰到好处。“儿臣正欲拜见母后,未想到却在这里遇到母后!”

“母后也是闲来无事,便到处走走!”皇后道。

“儿臣已些时日未见母后,实则儿臣不孝。”广陵王道。“不如让儿臣陪着母后到处走走,可好?”

“既然皇儿这么有心,那就走吧!”皇后温和地看了看广陵王。“正好你我母子说说话。母后一个人很是闷得慌,身边也没个可心得人!”

广陵王陪在皇后身边,从流云殿殿外离去。殿内的青儿真是虚惊了一场。好在广陵王的及时出现,不然,若皇后发现了沈仲卿,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少时,青儿便辞别太妃母子,去为皇上准备晚茶。

翌日,青儿被传到流云殿,陪着太妃清理石板路上的杂草。广陵王则受到太妃的旨意,一同到来。青儿陪太妃清理中间石板路上草;广陵王与沈仲卿则在品茶。

青儿回望屋宇内淡然品茶,谈笑风生的他们,倘若他们之间的关系能一直如今日这般融洽该有多好!他们本该成为惺惺相惜的知音的,却因各自的出身,以及身后的势力而成为相互猜忌,相互提防的两方!

广陵王,沈仲卿相对而坐,品着茶。时不时的,他们的深眸却瞥向外面的青儿,在他们心里,只有她才能时时刻刻的牵动着他们的心。而他们确是心知肚明彼此的,回望处,他们相视一笑,淡淡然。

沈仲卿道:“这两日,若非广陵王的相助,我们母子也不能相聚。沈某在这里谢过广陵王!他日,若王爷有需要,只要不牵扯到沙漠之鹰,不违背沈某的江湖道义,沈某一定竭尽所能,以感恩王爷今日相助!”

“能得到沈宗主一句许诺,真是千金难求!”广陵王道。“沈宗主,你我早已相识,相知,何必见外!”广陵王双眸扫向院落,停留在太妃身边。“他日,若沈宗主真能助我一臂之力,我必不相负,定助沈宗主圆一个梦!”

沈仲卿无奈地望着院落中的太妃,长叹息。“古人尚不能够,何况今人!以王爷今日之光景,何须沈某多此一举!只是朝政如此,无奈无辜的母亲被囚禁这冰冷的皇宫一生,父亲也因抑郁而辞世,我沈某不孝至此,只恐日后也注定追寻先父足迹,不能圆他此生之梦想!”

“今日事,自非往日事;今日人,自非往日人!”广陵王平静的说。在他的心里自有一个决定,他必会万死不辞的去完成。而此时,既是决心,也是许诺。“本王决定的事,永远不会改变。若他日,事定,本王自不会失信于人!”

“沈某自是明白王爷之贤德!这也是沈某最为钦佩王爷的地方!”沈仲卿道。犹豫的眸子里闪着疑惑。“只是……只是,朝堂之上,自有无能为力的地方。纵使是君主也无可奈何。昔日不也是如此吗。”

“昔日已成过往!”广陵王道。此时的他们明白彼此的顾虑,疑惑。“沈宗主,你我虽道不相同,但也惺惺相惜。若非本王,沈宗主还有更好的选择吗?沈宗主的孝心,本王自是明白。若非如此,本王也不会如此孤注一掷!母妃含冤而死,这二十多年来,我忍辱负重,如履薄冰,所要的目的,就是还她一个公道,还王家一世清白!同是孝心,有何不同?昔日若非他的无能,我的母妃也不会冤死;若非他,你的母亲也不会囚禁在此一生!”

沈仲卿陷入过往。他想到了他的父亲,母亲。“昔日,只为了他的一个许诺,为了苍生,我的父亲为皇上打下了江山。他稳坐了江山。可结果呢。他当上了帝王,却抛弃了诺言,将我的母亲作为人质囚禁在这皇宫一生!我的父亲在我六岁那年,也因抑郁而辞世!无情的最是帝王!一个女人,就真的能为他守护住大唐的江山吗。天下本是男人的事,何苦要牵扯到一个无辜的女人!”

“你以为你的父亲就真的为我的父皇打下了江山了吗?”广陵王反问道。“若真的如此,为何舒王到如今还可以横行霸道?既已相助,为何不彻底?为何不助我父皇彻底的将舒王势力清除干净,何至于留下今日之隐患。”

沈仲卿无奈的深眸望向了远方。似乎承担着和他父亲一样的痛楚。“初登上皇位,便抛弃了诺言,若舒王势力不在了,你的父皇该会如何对待沙漠之鹰?沙漠之鹰该如何存在?天下怎可让一个背信弃义的人独掌,互相牵制,彼此顾忌,又有何不可?我父亲之所以这么做,是为沙漠之鹰,更是为天下!”

“父皇他留下阿史那雅公主,毕竟也是无奈之举,为了均衡各方势力,为了大唐的长远才做出的考虑!”广陵王长叹道。“当时的情形,沈宗主自是明白。突厥在北,沙漠之鹰在西,对于政权更替,内忧外患的大唐来说,随便一方势力,足以撼动大唐根本!为了大唐的稳定,百姓的安稳,着实是无奈之举!”

“何必牵扯到一个无辜的女人!”沈仲卿道。“纵使我的父亲愿意放弃沙漠之鹰宗主的权利,只求与我的母亲长相守,却得不到皇上的恩准!他能如何,又能奈何?”

广陵王道:“他就是为了让你的父亲做沙漠之鹰的宗主!沙漠之鹰的宗主没有比他更合适的!无论是对于大唐,还是对于大唐的黎民百姓!”

“只是,这种博弈伤害的确是我的家庭!为何要这样,为何不得不这样!”沈仲卿叹道。哪怕穷尽自己的一生,也要完成父亲的遗愿,救出自己的母亲。广陵王,这支他早已选定的赌注,能否完成他的心愿呢。“王爷,怎能确定不会追寻昔人之路呢。”

广陵王平静道:“因为我与沈宗主一样,都是为了自己最亲的人!助你,也是助我!何不风雨同路!”

沈仲卿笑道:“好一个风雨同路!”

两人相视一笑,甚是默契!院落中,青儿与太妃正在园中清除杂草。

199 品茶思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